兒童遊戲政策的重要性 — 不僅只是為了身心健康

文:Adrian Voce (OBE) / 譯:夏立民

英國從 2010 年開始,除了談到預算削減和私有化,「兒童遊戲(Children’s Play)」這個主題幾乎在政策議題中消失。但是,上一個工黨政府卻在現任領導人 Jeremy Corbyn 的堅持下,領先全球提出了英格蘭12年遊戲政策。本文作者、也是兒童遊戲專家 Adrian Voce (OBE) 的新書內容,指出了以往政策達成了什麼以及一個新版本的遊戲政策是迫切需要的。他說,遊戲政策應該是政府優先議題,這不只是為了反肥胖計畫,也是「支持友善童年(Good Childhoods)」相當重要的部分。

英國政府因應問題飲食和運動不足,所產生層出不窮的健康問題,即將提出國家級肥胖對抗計畫(Obesity Framework)。而英國國會的跨黨派健康童年事務委員會,也出版了同名的調查報告。其中一個跨黨派的提案,就是將重點放在兒童非正式的活動上。這代表了在一般場所和兒童友善的公共場域,給兒童更多玩樂的時間與空間將是優先議題。2014年,由前兒童台主持人 Baroness Floella Benjamin 所領導的國會組織,要求兒童遊戲政策應該被重新指定為部長的職責,也必須像威爾斯地區一樣,在新的遊戲政策中,規定地方政府有法定義務針對遊樂提供足夠的資源。

自從 2010 年聯合政府放棄 2010 年英國工黨的國家遊戲政策,兒童遊戲議題也沒有在全國辯論時被提及。不過,推動10年計畫後的2年,卻被重新搬上檯面討論。英國兒童權利協會(Children’s Rights Alliance)提出兒童遊戲和休閒的政策與辦法,應該被重新視為首相的責任。

最令人訝異的是,即將就任的工黨領袖 Jeremy Corbyn 同意,要在英國媒體 Sunday People 上撰寫一篇意見書,表達國會對於兒童遊戲政策的支持,也譴責保守政府竟然選擇將企業和繼承減稅議題的優先順序,放在協助地方政府加強遊戲區域的品質之上。

英國地方政府遊戲的經費從 2010 年開始就大幅下降。當保守黨議員 Michael Gove 重整教育部(不再包括兒童、學校和家庭),犧牲掉許多課外活動,來確保學校在預算削減下仍能運轉。12年的遊戲政策因此被捨棄,而國會議員 Nick Clegg 承諾的新遊戲聯合政策,也化為泡影。

從 2006 年開始,執政者出現背棄國家政策,每年中央預算 4 億英鎊中,遊戲相關的預算因為撙節,變得不成比例。英國兒童權利協會 2014 年的報告中發現,152 個地方主管機關中,32 個因為資訊公開法公佈遊戲的預算。在 2008-09 和 2014-15 年間,大約減少了 54%。這個數據,也被認為不夠真實,因為許多未公佈資訊,甚至連負責遊戲的官員都沒有。許多遊戲的服務和場所,都因此關閉或是私有化,像是指標性的開放公園-泰晤士河南岸的 Battersea 公園,在過去40年,兒童曾在這攀爬和盪鞦韆,現在竟然要付 18-33 英鎊(大約相當於台幣 1,500 元)才能入內。

遊戲政策,其實不一定僅只在於加強或是擴增遊戲場所。最大的挑戰,是要扭轉「數位世代童年(Battery-Reared Childhood)」。現在的兒童常待在家,或者參與被安排設計過的活動,外在的世界變得愈來愈遙遠。正式的教育中,也只強調未來的就業能力。這些現象,都不僅只是因為遊戲場所不夠的關係,而是公共場域長久以來的改變,還有大家的看法轉變所造成。對於童年來說,也是被政治論述(political discourse)所型塑,以及公共政策所影響。讚揚英國新工黨把公共場域變得更友善兒童(child-friendly)和適合遊戲(playable)的人,也是現在疾呼希望兒童遊戲政策可以被重視的人,除了在乎遊戲場要能夠持續存在之外,也關心這些比較深的議題。

「漫遊自由(Licence to Roam)」*註和遊戲做為人權政策與兒童遊戲權,是 1989 年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UN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還有 2013 年施行法則中所明訂的。其中,也提出了一個結論,要求政府要從立法、計畫和提供預算等方式來實踐兒童遊戲權。

實務上來說,真正推動兒童遊戲的動力,來自於兒童因為缺少活動造成的健康問題。英格蘭公共衛生部門估計,10-11 歲的兒童,有三分之一都過胖。4-5 歲的兒童,則有五分之一是過胖的。當政策制定者把焦點放在改善飲食和增加正式運動,許多兒童卡路里效用的研究指出,自由活動的兒童(freely playing children)比參與較激烈的、安排式運動,來得活動強度更高。與運動不同,兒童活動是即興的(spontaneous),所有人都可以參與的,不會有賞罰的問題。因此,兒童休息和動作是自律的,比起固定維持一段時間更自由。學者 Dietz 同意自由遊戲對身體的好處,2010 年在英國醫學雜誌針對肥胖症說,只要關掉電視,讓他們玩(let them play)就好了。

不管是為了什麼,兒童遊戲權要能重新被重視,需要在被漠視的領域提出長期的政策。而最終,就只是要對抗一個概念 - 就是人生只是為了長成為大人所需要的一切而準備而以。

有一個經常被用來檢視兒童自由在戶外不受管控活動的判準方式,也是與他們的獨立活動程度和漫遊自由有關的,就是觀察兒童「自由無監督狀態下步行到校」的比例。1990 年政策研究中心的報告發現,在自由無監督狀態下步行到校的兒童比例,從 1971 年的 80% 降至 1990 年的 9%。近年來的報告,觀察到的比例更低。遊戲政策實踐,也需要處理這個問題。

交通,計畫和居住

常年來的研究,透露出汽車、廂型車還有貨車,不管是移動還是靜置,都是兒童獨立活動、還有街頭遊戲的障礙。英國執行少數交通寧靜疏解措施,但並無法處理這個問題。需要的是,針對人們居住的街道,去做觀念的轉變和長期的反思。

「街道遊戲計畫」是一個草根嘗試,重新翻轉以車為主的概念,但是,也必須同時在長期的計畫裡強調要設計:家庭區域,行人步道和共享空間。這些設計,應該不是例外性而是常態性的存在。人們所居住的街道,才能重新讓不同年紀的人都能夠享受,而不是只淪為汽車用路。

計畫決定對於形塑環境打造的本質,或對於人們的需求有什麼回應,可以這樣看:國家計畫政策和當地的發展框架,應該要特別將「孩童遊戲的區域」列為優先。在居住政策上,要在質跟量上清楚列出最低標準。新的發展計畫內,要包含遊戲區域,就像 2006 年當時倫敦市長所提出的政策一樣。

管束和反社會行為

如果一個社會禁止跳格子(hopscotch)、玩球和年輕人群聚,卻又接受兒童只因為過馬路就造成傷亡的事實。這樣的社會,在創造一個兒童友善的公共區域上,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2006 年 Demos 的報告很驚人地指出,反社會行為專線應該不是用來舉報年輕人的不良行為,而是用來記錄年輕人「被成人社會(adult society)騷擾」的狀況。像是英國曾使用惡名昭彰的「蚊子音」裝置來驅趕年輕族群。但是,大部分的年輕人,只是想要待在公共區域而已。也許這樣做比激進的 Corbyn 還要誇張。但是,成功的遊戲政策,需要有更敏感和有效的做法來管束年輕人。

兒童照顧和校園

讓兒童照顧更加普及和可負擔,不只是學齡前的兒童,幼/學齡的也是。這是歷來政府主要的政策。在英國工黨 2015 年的備忘錄中,承諾透過法律讓父母可以在各地的小學,得到從早上八點到下午六點的全包式兒童照顧。但是,自從他們的旗艦法案「每個孩子都重要(Every Child Matters)」推動結束之後,就很少人關心這個願景裡的兒童照顧品質。結果,只看到兒童被留在學校裡超過 10 小時。在遊戲政策中,也是有延長照顧服務應該包含專人提供兒童遊戲(staffed play)相關內容,而且是適切地在有合格指導老師下進行。從室外環境的要求,到遊戲工作(playwork)標準提升,這樣,才能讓遊戲環境更加完善。

大部分國家的各地學校,是孩童最大的資源。可惜,大多數都在政策議題主導下,狹隘地強調創造未來生活機會的課程,而未注重他們的基本需求。就算是這樣,學校其實是各地學生全年的每日主要遊戲場域。但一天課程結束後,學生常常都沒有機會使用。如果,有更多外部的或以社區為主的方法,許多很少使用的公共財,都可以當做各地的遊戲中心。這樣,才能長遠確保兒童在住家附近就有地方可以去玩。

未來政策方向

長期來看,一個積極的兒童政策,要在學術專業的檢視下,看看最近針對兒童遊戲的研究有何啟發。從不斷演進的生物學到腦科學,去挑戰現今以皮亞傑(Piaget)為基的現代教育狀況。

在現今時代,對於公共服務無止盡的縮減情況下,兒童遊戲的議題似乎討論起來似乎期盼甚深(wishful thinking),但在六年之內,其實就有英國工黨提出的持續性基本計畫,要用十年的「兒童計畫(Children’s Plan)」來把英格蘭打造為全球最適合成長的國家。

David Cameron 的國家級肥胖對抗計畫能不能像 Baroness Benjamin 和她同事所建議被列為優先政策,還值得觀察。但是,如果 Jeremy Corbyn 和他的團隊要用一個大型又受歡迎的議題,來團結國會各黨,並讓不同光譜上的家庭都注意的話,檢視兒童政策中要有兒童遊戲相關議題、以及提出公共場所的兒童遊戲策略,絕對是正確的。

註:漫遊自由(Licence to Roam),或是舊稱每個人的權利(Everyman’s Right)指的是每個人都有最基礎一般的權利,去進入或使用公共或部分私人擁有的遊憩和娛樂的地區,還有一個常見的說法,叫作「公共進出野外的權利(right of public access to the wilderness)」。

原文連結:http://blogs.lse.ac.uk/politicsandpolicy/the-long-read-how-one-policy-area-to-unite-the-labour-party-could-be-childs-play/


夏立民
媒體人。愛小孩和老人的婚姻平權支持與實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