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的憂鬱?! 選Prada皮鞋? 還是大嬸皮鞋?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 魯汶藝術花邊教主 部落格,原始文章為 灰姑娘的憂鬱?! 選Prada皮鞋? 還是阿桑的大嬸皮鞋?

文:魯汶藝術花邊教主

風傳媒在2017年3月24號報導一篇有關雲嘉南濱海國家風景區最新風貌的新聞,「高跟鞋教堂夜間光雕秀,仿佛置身童話世界」http://www.storm.mg/localarticle/238129

對於台灣的環境美感與庶民美學,近幾年大家都有諸多的討論。以下這篇去年寫的文章,所提出一點看法似乎還有讓人再重新審思「我們需要什麼樣的環境」的價值。


2016年7月新聞報導台北火車站耗資3億進行拉皮手術,其夜間燈光的光色設計,實在令人不敢恭維。隔沒幾天又看到「瑞龍瀑布懸臂式空中景觀平台」的嚇人設計,我真的不懂:難道我們的美學教育真的這麼大崩壞嗎?

這又是一場如「國王的新衣」”不敢說醜”的蒙蔽鬧劇!說實話真的有那麼難嗎?

我想試問一下所有的女性,下面這二張照片鞋造型的空間如果都是結婚教堂,你會選那一間?

我是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想啦!但是我會喜歡建築師札哈.哈蒂(Zaha Hadid)設計的Melissa巴西鞋的造型,作結婚教堂!


()高跟鞋教堂)()建築師撒哈˙哈蒂為Melissa設計的鞋子概念店
(圖片來源 : ettoday.net ; hiveminer.com)

這就好像是”Prada鞋 與 阿桑的大嬸皮鞋”的戰爭!

一間是剛過世的女建築師撒哈˙哈蒂為巴西品牌Melissa設計的鞋子概念店,結合鞋款與賣場的整體設計,優雅而流線造型,令人愉悅,讓人下手購買絕不手軟。


女建築師撒哈˙哈蒂為巴西品牌Melissa設計的鞋子 (圖片來源 : https://www.pinterest.com/anetagenova/creative-shoes/)

另一間是之前被新聞炒得火熱的布袋高跟鞋教堂!
與環境不和諧的突兀的造型,美感比例不到位的笨重感,令人覺得就算是新鞋,穿起來心情也不美麗吧!

如果灰姑娘穿到這樣的鞋款,一定會很憂鬱
王子撿到這樣的鞋子,應該也不會對遺失鞋子的女子產生美麗的幻想,沒有非找到她不可的理由!

設計的好與不好,就在這裡見高下!
弄不好的東施效顰,就會變成畫虎不成反類犬!
好的設計卻能化腐朽為神奇!

我覺得燈光設計界「醜女變身的經典代表,就是上海東方明珠的燈光設計師!

建築人常笑稱東方明珠的大珠小珠落玉盤的設計概念,好像被串起來的「三顆貢丸關東煮。


東方明珠日間 (教主攝影)

但當華燈初上,在燈光設計的巧手修飾下,利用燈光掌握光色的質感,以精選的彩度亮度,將不好看的比例藏拙,使「三顆貢丸」關東煮搖身一變成為凹凸有緻、穠纖合度的美女。

就好像夜店裡巧遇的美女,在spotlight燈光照射下搖身變仙女,但是天亮後…「三顆貢丸」還是見光死」!!!


東方明珠夜景 (教主攝影)


東方明珠夜景燈光搖身變美女 (教主攝影)

這就是設計的奧妙!
如果遇到不好的設計,即使是體質好的美女,也會被弄得俗不可耐。

過去上海外灘的萬國建築博覽群,夜景燈光的設計概念就是打亮! 基本上就是黃澄澄的一大片,黃光刺眼,光害過度使再美麗的建築,都覺得俗氣。


這張舊照片就是黃澄澄的一大片,刺眼黃光,光害過度! (圖片來源 : http://leuvenartgossip.blogspot.tw/2016/07/prada.html)

2012年後,上海外灘進行整體燈光控制設計,猶如都市設計管制規則般,將重要的地標建築物特別指認與規定:和平飯店的祖母綠屋頂、海關大樓的鐘塔黃頂、(原)匯豐銀行的圓拱屋頂與冷光藍配紫水晶寶石的牆面色調,其他臨接建築的光色以互作補色的搭配,使外灘整體光色的韻律非常優雅而和諧。


現在的外灘光色優雅,不愧為上海灘! (教主攝影)


海關大樓的鐘塔黃頂、()匯豐銀行的圓拱屋頂與淡藍配紫水晶寶石的牆面色調! (教主攝影)


最優雅美麗的()匯豐銀行! (教主攝影)

我們在國內也是做得到!

最近我常常注意101燈光設計,我覺得她變美了!
夜間照明光色的明亮度與光色質感,悄悄做了調整與改變,例如:大樓的尖頂燈光,綠色有祖母綠的萃透,藍色光線沒有LED光的刺眼感覺,每天變化的光色都優雅而美麗。


101燈光設計 (圖片來源 : http://www.taipei-101.com.tw/en/lighting-schedule.aspx)

所以,台北車站的燈光設計大變身,絕對不是醜女不可能大翻身的事!!
但是,如何找到她獨特的美的特色,真得很重要!

可惜目前的設計只是個打燈工程,未經挑選過與設計的LED光色,俗耐而刺眼,跟我常笑稱是”LED樣品展示櫥窗”的LED之城廈門的光色,像孿生兄妹。好像個不會打扮的大嬸,不懂自己最勾人魂魄的特點哪裡,凸顯優點,只是一昧地把粉塗在臉上,一塊紫一塊紅,當然嚇人!

我記得美豔紅星崔苔菁有招牌的崔右臉”魔咒,她知道自己那個角度最迷人!
每一個好的設計,都應該找到屬於地區場所的美麗崔右臉」!!


台北車站的新燈光設計 (圖片來源 :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60727/916845/)


廈門的夜間燈光,好像是LED燈大展,整體光害十分嚴重 (圖片來源 : http://www.pc196.com/uploads/140116/7_094139_2.jpg)

關於「瑞龍瀑布懸臂式空中景觀平台」這一檔事,真的要先搞清楚重點是 :瑞龍瀑布景觀?還是懸臂式空中景觀平台的設計?

我想,大家應該同意該設計是劃錯重點,懸臂式空中景觀平台的設計居然「僭越」了環境的最重要性!

懸臂式空中景觀平台的點子,無非是想要與許多國際的知名案例看齊!
這就是Prada阿桑的大嬸皮鞋”的戰爭,又再次出現!

我舉個位在奧地利哈爾施塔特Hallstatt的景觀平台為例。

哈爾施塔特是世界文化遺產的村落,以湖光山色及鹽礦歷史聞名。她的懸臂式空中景觀平台異常輕巧低調,與山勢地形、步道及建築物的擋土牆基結合。極簡的懸挑平台,結構體薄到不能再薄,沒有冗贅的設計,而且從底下湖畔望上看,懸挑量體完全被山坡上的樹蔭遮住,整體環境景觀視覺完全不被破壞。


Hallstatt的景觀平台 與山勢地形、步道及建築物的擋土牆基結合! (教主攝影)


Hallstatt的景觀平台異常輕巧! (教主攝影)


Hallstatt的湖光山色! (教主攝影)

找到屬於地區場所的美麗「崔右臉」,不「僭越」環境的美質,適宜適性的設計,才是好的設計。這應該是每一個人、設計者、執行者(業主)、政府部門都應該有的共識吧!!

而以瑞龍瀑布這麼精緻小巧的自然環境,真的需要一個懸臂式空中景觀平台嗎?

問一問瑞龍瀑布吧!
我猜,看到「瑞龍瀑布懸臂式空中景觀平台」的發包設計圖,應該會像灰姑娘看到阿桑的大嬸皮鞋,心中會非常的憂鬱吧?!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 魯汶藝術花邊教主 部落格,原始文章為 灰姑娘的憂鬱?! 選Prada皮鞋? 還是阿桑的大嬸皮鞋?


魯汶藝術花邊教主
唸建築在比利時客居2年的魯汶人,分享多年的藝術私房帖。GOSSIP畫家、名畫、建築、藝術的各種八卦!讓普羅大眾讀懂藝術背後的故事,發現原來美的東西,是平易近人的… 從事都市設計、建築領域與設計教學,以多年旅行與玩賞藝術史之經驗,融合美術、建築、文學、當時政經背景、歷史,從普羅大眾較熟悉的現代電影、文學或是熱門話題的角度,切入藝術,八卦閒談一下藝術的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