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城市綠寶石:老樹、老屋、老青田街區

本文由台北城市散步 Taipei Walking Tour 提供,文字/照片:葉文茹

 

台灣夏日,早晨七點半的陽光已是灼熱難耐。老樹蔭伴著微風,漫步在靜謐的巷弄,連時間也慢了下來。戀上透著晨光的綠、開始習慣早起,是我搬到台北郊區就學後養成的習慣。要是我生長在青田街,或許我的人生哲學能更早得到啟蒙,誰叫我們大多活在一個講求快速而喪失溫度、追逐高同質性的世界呢?

日本殖民台灣五十年,為了將台灣塑造成南進政策示範殖民地,在各地留下許多改造的痕跡。為了推動皇民化教育,日本政府在台北城外東南區的富田町、古亭町與龍安坡興建了今日的台灣大學與台灣師範大學。其實台灣的日式宿舍大多由政府統一興建,但1928年時值經濟大恐慌,日本政府無力興建學校教師的宿舍,是以青田街區的日式宿舍是由教授們自行貸款建屋。因此這裡的建築群同中有異,或洋和兼具,或純標準和式,青田街是台灣日式建築中最有「人文氣息」、最活潑靈動的一區。

DSC_0391.JPG 的副本

合抱之木需要多少年的灌溉與滋養?青田街區的老樹群使得「綠寶石」的名號不逕而走,房屋、人、老樹的和諧共存是都市中難得一見的清幽。直到台大椰風二期的工程意圖拆掉老屋、砍倒老樹以應付龐大的空間需求,居民才意識到低密度的居住型態與老樹老屋的閒適,對於急欲發展的都市來說是如此彌足珍貴,在寸土寸金的台北更是一種奢侈!難道面對空間不足的壓力,文化的價值都得被犧牲嗎?曾幾何時,認真享受歷史文化還得被揶揄是「不切實際、不諳世事的文青」?

我常想著,古蹟維護與城市發展究竟該如何取捨?這或許就是價值的選擇吧。我們想要留給孩子什麼樣的台北?我們希望別人怎麼認識台北?我們的每一個決定都將變成歷史,一個城市的歷史厚度在於它是否能說出動人的故事。保存與發展不該是二選一,而該以光譜的形式相互成就。如果台灣的日式建築群全因都市發展而拆除,那麼幾年之後,人們將開始遺忘日本對於台灣的影響,這段歷史終將變成一段與我們毫無干係的、「別人的」故事,就像被手指塗抹過的鉛筆痕跡,漸漸難以辨識,最後再也沒有人看得懂,所以被全部擦掉。

青田街古蹟保存運動讓我想起松菸護樹,遠雄集團表示「砍這幾棵樹有什麼?我到時候在旁邊種一排更漂亮的!」他們不明白的是,各個保存運動想守護的從來就不只是那幾棵樹、幾間老房子,而是文化的根!

DSC_0401.JPG 的副本

我們現在擁有的、引以為傲的多元文化,都是過去層層累積、交織而成。大家都希望台灣能走向國際、都渴望世界接納我們,我以為,若我們不先用心了解自己,又怎麼期望別人能真正認識我們呢?知道自己往哪裡來,才會知道自己該往哪邊去,否則台灣就只是另一個新興水林叢林,巴巴地追逐別人的腳步,自己的文化就在不知不覺中,被認證為別人的文化。

誰說大城市容不下老樹老屋?誰說大城市只能有高樓大廈?來走趟青田街吧,讓這塊靜靜佇立的城市綠洲告訴你台北的故事!

 

本文出自台北城市散步出版的《在這城市的人》


LOGOtaipeiwalkingtour補洞版
台北城市散步Taipei Walking Tour
台灣唯一中英日語步行導覽團隊,以台北各街區生活、族群等城市文化為核心,由文化、設計、社會等各領域專業者帶領,規劃電影、社工、建築、歷史、藝術、公民等多元主題,引領台灣及各國民眾走進台北各個角落,從不同觀點重新認識台北。

台北城市散步Taipei Walking Tour的其他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灌溉支持作者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