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些遊戲場超好玩?但其它卻有夠悶?我們能為城市中的孩子補救什麼?

作者:Fatherly,受訪專家:Paige Johnson
翻譯:葉于莉,編輯:謝宜暉,照片案例:李玉華

原訪談出處:https://www.fatherly.com/play/why-some-playgrounds-are-amazing-most-are-lame-and-what-to-do-about-it/

 

Paige Johnson是一位奈米技術和材料科學家,她同時也擁有景觀史碩士學位。這些看似無關的興趣,在她的網站PlayScapes上找到了出路,這是一個關注世界上最酷、最新潮的遊戲場的部落格,同時也是擁有遊戲場歷史和設計原理的珍貴資料庫。

任何一個有眼睛的人都可以告訴你,遊戲場變得越來越遜,Johnson可以告訴你為什麼,並且該怎麼做。

過去幾十年來,遊戲場變得越來越一致且乏味。你有沒有發現這種趨勢的轉變?

總體來說,在公共遊戲空間裡,我們終於開始看到對於設計的重視,並且擺脫到處看起來都一樣的規格化遊戲場;這些新的遊戲場是訂做且客製化的,將當地環境納入設計考量。遊戲場就像任何景觀一樣,應該要尊重其所處的場域與環境才對。

另一方面,遊戲與場地也分開了,拋棄了地產界對於遊戲的定義:遊戲在特定場所發生,而且只會在那個場所進行。70年代有一位偉大的作家科林·沃德(Colin Ward)撰寫了一本名為《城市中的孩子》的書,其中把遊戲場稱為隔離區。我們將孩子限制在這個空間裡玩耍,因此孩子被我們隔離了

這是個令人感到不舒服的觀念:在城市裡,有指定用來玩耍的地方是很棒的。這意味著,城市想要提供遊戲給孩子,而如果城市沒有騰出空間,那麼就只能另外建造一個出來。但是,這導致了另一難題:孩子必須被載到遊戲空間。為什麼你必須開車到某個地方去從事體能活動?城市裡應該要有遊戲場,我很高興它們的確存在,但我更樂於見到遊戲與場地分離的趨勢,這使得城市景觀能以不同方式呈現出可玩性

要怎麼讓城市景觀,增加兒童可玩性?

沒有理由人行道一定要是平坦的水泥磚鋪面;,擋土牆可以讓孩子在上面走或翻上去。穿過公園的人行道可以變換高度,看起來如同波浪一般。你可以在自行車架上翻筋斗;其他城市景觀還有可玩的鋪面、數位交叉式的互動地面,以及顯著可玩的雕塑。

如果大家覺得自己都有繳稅在公共雕塑上,那就讓它成為人民可以參與設計和決定。讓城市自己選擇可玩的藝術元素,並提供資金上的贊助。

(圖片來源:https://images.adsttc.com/media/images/50af/d440/b3fc/4b0c/ad00/00d4/large_jpg/MK090730_1231.jpg?1353700421)

遊戲場在其他方面是怎麼演變?

一個地方可以透過遊戲來創造社區,這是我們還沒有充分思考過的事情。一個美麗且在視覺上吸引人的遊戲場,能夠吸引大批人潮,在那裡鄰居之間會如同家人般互動,這正是現代城市所缺少的情景。這種互動,不會發生在塑膠罐頭遊戲場,但我們卻能在一個有趣的空間看見。

Toshiko Horiuchi MacAdam是一位專門創作大型織網遊戲場的織品藝術家,她剛在羅馬完成一件室內作品。 當她正要撤下作品時,一位女士前來敲門,原來她想要感謝他們,因為這個遊戲場重新營造了在她記憶當中,童年時期住家附近那種社區的氛圍。

現在這些預製塑膠罐頭遊戲場,會導致什麼結果?

過去的遊戲場設計,是以滿足15歲以下孩子的遊戲需求為目標。但現在的遊戲場,變得越來越無趣且挑戰性又低,導致遊戲需求能被滿足的年齡層降低,所以現在8歲以上的孩子們就不來了,轉而尋找其他挑戰性高的活動

這是讓遊戲場變得無趣又呆板的其中一種結果。相較於電動玩具,遊戲場太沒有吸引力了。你常聽到孩子受到這樣的指責:「他們需要更常去戶外活動」。但是,這其實是我們大人的錯,因為大人把遊戲場變得超級遜且有夠悶

美國測試材料協會聲明草不是安全遊戲場鋪面?

這是安全至上走火入魔的結果。這顯然是荒謬的,而且是由遊戲廠商帶起的風向。鋪面費用約佔大部分遊戲場總預算的三分之一,與現在遊戲場為了整地所花的費用相當。製造防撞鋪面的廠商和測試鋪面墜落高度的檢驗單位相互勾結,利益輸送。身為委員會的成員,他們推動了這股風向。Tim Gill 是網站「重新思考童年」(Rethinking Childhood)的創辦人,他非常關注遊戲場的安全和風險元素,並且對這些彈性鋪面進行了最新的研究。Tim 認為這種鋪面不正常; 它們太過有彈性,反而容易讓人跌倒,因為孩子是不習慣走在像枕頭的地面的。彈性鋪面不符合人體工學,所以孩子更會跌倒受傷。

我們必須有這樣的概念:遊戲風險等同於運動風險。父母送孩子去踢足球,如果他們摔斷了手臂,那將是一種驕傲的象徵,代表「我的孩子因為很努力地踢球,而摔斷了手」。體育運動中的風險已經被接受,但遊戲的風險卻沒有。

事實上,遊戲對於身體提供了與運動相同的益處,甚至在其他方面有更多優點,例如:非正式團隊的建立、在沒有大人的指導下練習衝突協商、學習分享和發明遊戲、建立自己創造和架構的遊戲等,這些和任何團隊運動一樣重要。

歐洲 – 尤其北歐 – 有非常酷超好玩的遊戲場。為什麼歐洲可以?!

維多利亞時代的思維:在戶外活動等於能擁有更健康的體魄,這在歐洲文化中更是一股相當強大的潮流。北歐人無論天氣如何,每天都會外出活動。我們對於戶外遊戲沒有與北歐人相同的理念,在文化觀上同樣也出現差異,他們認為孩童的風險是家長的責任,而非遊戲場域的責任

他們也更著重於客製化設計。美國是製造業大國, 生產線上製造數千輛汽車,這是美國的驕傲。但在歐洲則有較多的手工製造、傳統工藝製造,和在地以社區為本的建築業,這與一般直接購買中國製造的產品形成強烈對比。

但是這些決定也勢必有財政因素的考量。如果遊戲場使用大量塑膠和金屬遊具是為了壓低成本,是可以理解的,但它們實際價位卻落在平均台幣八百萬到上千萬之間!如果有台幣八百萬,就可以委託在地藝術家或建築師做出更棒的設計,而且他們會很樂意進行這項工作。但這需要花更多的時間來委託設計、審核以及聽取回饋,有些政府官員對此不感興趣。這就是(編註:像特公盟)個人倡議需要出現的時機,人們明確表答出此需求的重要性,並為此成立社群,讓更多人關注

有沒有任何一個城市因為遊戲場而能獲得「最佳城市」的稱號?

我沒辦法說出有任何一個城市能真正得到這個稱號,通常只有在優渥的社區才能看到較多好的遊戲場,因為那裏的居民才有財力去提倡優秀的設計。我多希望我們有個哥本哈根──它是真正的遊戲天堂,從小型到大型、從暫時性到常駐性的一切,都是可玩的。它涵蓋了一系列的活動,而不只是「我們這個地方有這種類型的設施」。在哥本哈根,有各種可玩的設施,有設置一個月、一年,甚至是常駐的; 那些裝置具有高度藝術性,且極富冒險性

對於那些想改善在地遊戲場的人,你有什麼建議?

如果你無法擺脫塑膠罐頭遊戲場,那就加條溜索吧!增加一些植栽,讓年紀較小的孩子可以在隨風搖曳的長長青草中奔跑穿梭。添加一些可以讓孩子在上面玩耍的大石頭,甚至只需要加個小山坡 —— 遊戲場不應該是平坦的。

我們應該來談談,在遊戲場上加入更多的自然元素和冒險元素。另外,何不在夏季時,設置些富有冒險性的移動式裝置,在專人引導下供人玩耍,像是走繩或其他具有些許風險的暫時性設施?也可以擺些鬆散素材或一大堆沙子

遊戲場應該是富有變化的靈活空間。這就是為什麼孩子們不再去遊戲場的原因。當你開車經過一個遊戲場,裡面卻空無一人,那就是一個失敗的例子。當大人的我們,沒有讓它夠吸引孩子。好玩的遊戲場,會吸引人潮蜂擁而至,因為它們向我們展示了遊戲的可能性。


葉于莉
於半導體業擔任電腦工程師一職。現為全職雙寶媽、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翻譯工兼小將一枚。翻譯純為興趣、一股熱忱及使命感。深受特公盟成員朋友感動而投入其行列,決心為孩子爭取遊戲權及參與權。
謝宜暉
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成員,史丹佛大學雙碩士,曾任職科技業,目前為全職媽媽,兼職翻譯。

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