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城市都有綠色基盤:2. 社區園圃,西雅圖怎麼做?

文:潘哈利

種菜是流行、是健康的表徵、是教育的成功、是市民素養的象徵。步行於世界上各個進步城市的街道地景中,也往往可見市民照顧著尺寸不同、大大小小尺度的菜園。社區園圃於城市中的重要性不僅於食農、教育面向,更扮演都市中重要的互動空間、社區交流空間,展現都市地景的活力。「社區園圃」的提倡,也是綠色基盤的一環。綠色基盤六面向-Hydrologic 都市永續水文、Social 永續社區與開放空間、Circulatory 低碳與人本交通、Metabolic 能源能量與食物、Geologic 土壤與保護、Biologic 生物與都市生態之中, Metabolic 面向指的是都市的新陳代謝,意指生產、消耗,都應盡量健康、低耗能、低汙染、短旅程。一個城市中,社區園圃的數量一旦增大,則有機會建構「社區支持型農業(CSA)」,達到理想的都市代謝狀態。美國西雅圖市為北美數一數二的綠都之一,社區園圃的數量相當壯觀。他們是如何營造風氣、達到今日的果實呢?

圖1:夏季時,在西雅圖散步,可見人行道上居民自種蔬菜水果。而且並非罕見,而是常見。

開路先鋒 P-Patch 打頭陣

西雅圖地區一直以來是全美國都市農園、綠色城市中的領導者。在西雅圖的鄰里間最常見的集中型社區園圃多為 「P-Patch 社區園圃」,是由在地市民由下而上、又得市府認同協助,自1973年開始,三十年來不斷爭取奮鬥而來的甜美果實。2015年的今天,P-Patch 社區園圃共增至88處,全數加總面積高達32公畝,88處平均分散在城市中的鄰里間,使得市民隨處散步,處處見菜園。想種菜的市民可透過電子郵件或電話,與管理者溝通,就可認養幾塊屬於自己的區域。加入成為種菜一分子後,再依各 P-Patch 點不同規則,幫忙排班澆水、或整理堆肥等。各點也會不定時主辦社區交流活動、或種菜教學,讓不論是新手或老手都能互動學習。「社區園圃是一個可以藉由互動加強社區網絡,讓大家聚會的空間;是一個讓社區居民驕傲的地方;是一個可彰顯都市健康及合宜土地使用的地方。」-Seattle Department of Neighborhoods。

圖2:44年來西雅圖市的 P-Patch 農園增加到 88個,全部加起來的總面積增大到 32公畝

在地化、獨特化的各種 P-Patch

西雅圖一直以來都有厚實的「市民參與」基礎,因此各鄰里的街道地景也會有自己的區域氛圍或特色。而社區園圃也不例外,由社區自組的團隊,藉由不同種開放式的活動,由居民自己參與及實做,往往可發展出多樣化的特色。以位於 South Lake Union 的 Cascade P-Patch 社區園圃為例,雖然園圃面積小,由居民組成的團隊發揮他們的創意,使用回收瓶罐塑造有趣的迎門藝術品,並且與市府共同腦力激盪做出一套收集雨水的系統。整區的配置溫馨可愛,並設置小朋友可以玩耍的地方,將「耕作」與「好玩」綁在一起。

圖3:South Lake Union 的 Cascade P-Patch 社區園圃,有相當厚的藝術風格

位於 Wedgewood 的 Picardo P-Patch 社區園圃,是歷史上第一個 P-Patch。P-Patch 的 P 就是為紀念 Picardo 家族的貢獻而取。這個園圃的特色其一為充分利用四周天然邊坡,改造為友善傳粉昆蟲的植栽坡。這些植栽有些會開花、有些提供昆蟲築巢棲息,同時也為農園定義邊界,視覺上給人的感覺像是「野放的周圍、農作的中央」。視覺中心點並保留了四十年前 Picardo 農場的簡易農舍。今年夏天,居民更相約每周末共築新的木構涼亭,讓彼此有更多的空間能休息交流。每個 P-Patch 的氛圍都因地而有不同特色,也襯出不同鄰里之間的獨特性。

圖4:Picardo P-Patch 為歷史上第一個 P-Patch。現仍由市民朋友組隊認養管理。

 

圖5:Picardo P-Patch 特別重視蜜源植物與授粉系統。整個農園不僅在養菜,也在養野蜜蜂蝴蝶等昆蟲,進一步更幫到以農園周邊更廣泛的區域。

圖6:Picardo 農家在 1970 年提供部分土地讓社區種菜,後市府接手做公共性 P-Patch,以「P」紀念Picardo家族的貢獻。

 

圖7:生態多樣性混合種植,吸引某些雜食鳥類前來,對應某些蟲害問題。

 

圖8:授粉對種植來說相當重要,除了鳥類,昆蟲也是授粉大功臣。

 

圖9:社區組隊歡迎新血的相關資訊。當社區園圃強盛起來,空間便成為社區中心。讀者曾想過嗎:社區中心不一定要是一棟建築,它可以是戶外的。

種出來的菜到哪裡去了?

社區園圃得以起飛,很大部分的原因建構於參與者可以吃到自己種的乾淨作物。自己不施化肥、不噴農藥,吃得安心,也當然產生「努力耕耘、協助維護管理」的動機。不過西雅圖社區園圃的產物也有一定程度的公共性。P-Patch 的產物有一定的百分比捐給 Food Bank-一個到處設點,定期供餐給低收入戶的慈善機構,因此社區耕耘除了自給自足的短生產距離優點,更有濟弱的社會性。西雅圖的另一個社區園圃組織 Seattle Tilth 則是朝著 CSA 社區支持型農業發展,讓在地消費者訂購作物,以每周一份、半份方式預付蔬果組合。如此一來園圃就可有足夠的運作基金。訂購的消費者也等於直接支持「短食物里程、友善土地耕作」等理念,自己也可前往參觀園圃滿足對於作物與種植過程的好奇。

圖10、11:Seattle Tilth 是組織 Seattle區 CSA(社區支持型農業)的一個單位

沃土怎麼來?通通都是自然堆肥而來

土壤、陽光、水、空氣、溫度等幾個種植關鍵的條件中,土壤常常是植物生長良好的關鍵。因市場需求、消費者意識改變,北美的農業在過去十年,許多農夫改種有機。西雅圖全系列的 P-Patch 園圃都有設有堆肥站,並且開課教堆肥。堆肥站中可明顯看到三個月前與三個月後有機質的變化。透過適當的碳氮比,枯葉、廢果、爛葉變沃土,每一陣子農園就有新的土壤可用,而且是以自然的方式產生。「都市中堆肥」是都市健康代謝的一個重要關鍵。我們每日的垃圾中,果皮、咖啡渣等廚餘佔了許多體積。堆肥站的數量一多,可以把這些體積大量轉為土壤。

圖12、13、14:「自己堆肥、自己做土」。P-Patch農場中很流行格柵型堆肥站。依分解程度移動有機質。狀況好的時候,三個月即可成土。

西雅圖路邊種菜

西雅圖是全美國城市中很早開始開放路邊種植的城市。市府SPU局提供簡單的申請管道,並清楚寫明一系列的種植上手指南,只要申請簡單的「植床使用照」、或「種樹核可照」,就可以將家門前人行道單調的草皮改裝客製化為自己想要的植栽帶。有些居民愛種花草打造家門口的清新感、有些愛種菜。路邊種植不是馬虎隨便,規則是相當謹慎的。例如:「請不要種果樹,水果砸到地上踩爛後怕滑倒出車禍」、「路側植栽帶是完全公共的,很難去控制寵物或有惡意的人會做什麼,如果你怕路邊種蔬菜會受到汙染,那麼建議你參加 P-Patch ,改在路邊種非食用的植栽」、「多為鄰居著想,在路側停車位旁,盡量別種植有刺的黑莓藍莓等」、「若要種作物,可以先將土帶來讓我們化驗,確定沒有汙染再開始」…。

圖15、16:市府有某些「路邊種菜」的規範,如規定必須架設覆土容器。

UW farm

關於都市種菜,值得一提的是,西雅圖市的華盛頓大學也有各式園圃。最新的 Mercer Court 學生宿舍設計,更直接跳脫傳統,不再設計觀賞用的「景觀」,而是三大片都市農園。日照與角度確認過後,再依現況地形做仿梯田式設計。農園種植至今不但產量大,更是有效利用土地、提供學生互動與教育的機會、並且營造棲地給各種不同鳥類及昆蟲,在學生宿舍中,還可不時看到小動物,是真正進步的象徵。

無論是集中式社區園圃、校園式、住農混合式、路側式,西雅圖的都農仍在迅速成長擴張中。種菜早就是進步城市的象徵,都農地景映出城市活力、健康意象,並且達到綠色基盤中「城市健康代謝」的目標。論都市設計,都農更藉由種菜「占領」開放空間,使空間公有化、使居民可交流與享受。這種非常「順其自然」的「占領」,現今各個歐美城市都急著要學呢。

圖17:UW Farm Mercer Court 景觀設計直接跳脫傳統,以三大塊都市農園直接取代「景觀」。產量夠大,還可供給 CSA 來宅配作物給認購的市民。

圖18:都市農園在路邊、社區中,一切非常自然,人們也非常習慣,是真正「進步城市、健康都市」的象徵。

圖19:UW farm 內青花椰菜就在宿舍中庭中。

 

*延伸閱讀:

P-Patch 網站:http://goo.gl/qO6QBn
路邊種植網站:
http://goo.gl/aoKfXM
UW Farm:
http://food.washington.edu/farm
Seattle Tilth網站:www.seattletilth.org

*好城市都有綠色基盤系列:

1. 什麼是綠色基盤? https://eyesonplace.net/2017/03/03/4915/


潘哈利
一條背著相機(ㄕ ㄨˇㄆ ㄧ ㄢˋ)的狗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灌溉支持作者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