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未來的綠能實踐.關渡干豆好太陽能電廠由市民作主

文:吳心萍

商業市場機制下的發電侷限

目前國家訂定的能源政策。2025年的再生能源占比要達到20%,而首都台北市2019年的用電量高達152.4億度電,自己產生的再生能源比例卻僅0.25%。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在社區推廣生活節電及社區公民電廠的環境教育課程過程中,發現很多都會區市民,願意一起推動在地發電。但通常會因考慮到屋頂違建、鄰居對屋頂的用途沒共識、或陽光被遮住等等障礙而停擺。相對來說,公部門的建築就單純多了,公有建物的合法比例高,也不需要經過上百戶的住戶同意,通常可施作的屋頂面積也夠大。目前台北市的太陽光電總設置容量33.63千瓩,當中79%面積就是公家房地。[i]

台北市第一座集結政府、民眾、NGO三方,完成設置的全國最大關渡國中公民電廠,啟動記者會。(圖片來源:聯合報

但臺北市及其他地方政府,過往皆是由公開招標的方式,由系統商透過價格競爭(提供市政府租金高低)的方式,一口氣取得上百座屋頂施作太陽能的權利。在這種以價格取勝的設計下,當地社區如果想和系統商競爭,使用公部門的屋頂發電,幾乎是不可能的。反之,對系統商來說,通常規模做不到100千瓩以下的面積較小的屋頂,也不符合商業利益。台灣22個縣市中,高達16個縣市,中小學裝設太陽能的比例不到50%。全台平均也只有不到4成的學校安裝,因此,當公有屋頂發電的機制以商業考量出發,也讓許多可供發電的屋頂被市場放棄。

借鏡京都:市民成為發電者

為了讓更多市民也可以當「廠長」,讓更多中小型的市有屋頂不會被市場放棄。主婦聯盟在2018年就透過記者會公開訴求雙北市府,要能設計出讓市民也可以一起參與公部門屋頂發電的機制。2019年,主婦聯盟參訪了京都市政府,發現京都市有極不同的思維,京都認為公有屋頂本來就是市民的財產,因此市民若想使用公有屋頂發電,不需要像系統商一樣交房租給市政府的。不過,市民團體若承包了公有屋頂的發電,發電的收益部分就需要投入在地的環境教育使用。主婦聯盟爾後將京都的經驗分享給各地方政府,希望能讓台灣的市有建築,也成為市民一起發電的基地。

京都自主發電案例

台北第一座社區公民電廠成立

2020年,主婦聯盟透過臺北市政府的公開招標,在關渡國中的屋頂上,實踐了首都第一座以市民為「廠長」的社區公民電廠。這座名為「干豆好」的太陽能電廠,共有63片太陽能板,32片的「板權」開放讓臺北市民出資,而當中更有一半是北投人。另31片則是由贊助者們捐板子給主婦聯盟,而主婦聯盟持有一半的板權,也是為了干豆好的公益性能夠被最大化。

關渡國中屋頂,名為「干豆好」的太陽能電廠

其實,在太陽能板還沒放上關渡國中的屋頂前,主婦聯盟就已經提供老師們能源課程的培力、也在朝會上和全校分享生活節能及公民電廠知識。之後更使用學校的閒置教室布置成能源教室,以及邀請劇團以戲劇方式,讓教師及7年級的學生,思考氣候變遷對生活的衝擊,以及能源未來藍圖。這些教育推廣回饋的成本,早已經超過原先合約中規定的2%教育回饋了。不過,這也是為何各縣市政府,都應該設計讓公益團體、在地公民設計的理由,因為有許多值得投資的事業,比如教育,不該只有金錢投報的考量,且公民團體施作太陽能的切入點,也往往和系統商要求盡速回本的動機不同。公民團體更多是希望利用20年的躉購費率,來支持長期的在地教育、公益發展。

關渡國中學生進行能源課程培力

在臺北市關渡發電的另一個重要意義,是打破網路謠傳臺北市不能發電的不實傳言。的確,臺北市因為陽光不若中南部,所以發電量相對少,但也不至於北歐永夜那樣半年沒半縷陽光。2020年11月11日是干豆好的驗收日,當天是陰天且偶有細雨,當天僅到中午都有21度電。從2020年10月23日到2020年12月底,這座只有19.8 瓩裝置容量的電廠,累積的發電量也達到將近3千度電。所以說,網路上流傳「只要一片雲飛過,太陽能板就變成廢物」的傳言,也是假的。

以社區為主導,發電可成為與農共榮的關鍵

主婦聯盟期望未來在台灣各地,都能讓民眾掌握在地發電的主導權,也能讓發電的收益留在當地,幫助更多在地發展。以最近台灣在討論的“光電侵農”來說,其實在日本千葉,看到的卻是另一種共榮的結果。原因就是日本的案例係由在地的居民發起,以農業需求為先,比如將太陽能板設計成長條狀、棋盤狀等。好讓作物可以吸收陽光,讓在地居民有兩份來自太陽的收益。可見,同樣是發展綠能,有沒有在地的主導,更是影響綠能夠不夠綠的關鍵。

千葉社區發電案例。(照片來源:日本農電共構與設備認定考察報告,經濟部能源局,107/3/12)

進入2021年,離2025年的能源轉型目標年又更近了,而達成目標不是只有衝速度和量,唯有讓更多公民參與能源轉型,台灣的綠能之路才能走得更長遠。

[1] 記者林麗玉、蘇健忠,最大公民電廠啟動 柯文哲:目標2030太陽光電成長3倍,聯合報

avatar

吳 心萍

在環保團體推動公民電廠。也關心性別議題,希望女兒可以生活在更平等、永續的環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