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待開發基地的空間經營與永續生活

講者|Clément Tricot、Morgane Le Guilloux
撰文|蘇孟宗
(本次講座由基隆市政府都市發展處主辦,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策劃的「KEELUNG a city in full swing 友善治理與都市更新創意操作 週五講堂」第二場)

「過渡性都市主義」的發展,大約十年前開始在法國有了新的操作實踐模式。許多案例原始基地多半是荒廢地,因為失去原有功能而逐漸閒置,使得重新開發期間的過渡性行動逐漸成為焦點。在法國的都市更新過程中,加入研究、程序編制、建築編制、核發建照的專案研究,閒置空間的潛力在於更新之前的這段時間,能夠提供過渡性行動使用。

在這類的都市空間可以舉辦許多活動,例如都市農園或各式臨時創新實驗。類似的游擊行動起源來自於1970年代的佔屋族與佔屋文化,當時都市中存在許多閒置空間,初期人們進入使用是非法的,但是經過空間規劃與管理,後來佔屋族、地主和屋主甚至進行簽約與合法性的認證。如位於巴黎市區的佔屋族,與屋主有合法簽約,而市場冷凍冷藏的倉儲區,在棄置後也由佔屋族進行活化。

過渡性都市主義與更新歷程(圖片來源:IAU îdF、Morgane Le Guilloux)

工業化所引起的空屋潮,包括以下幾項緣由:

1) 房地產和土地價格的大幅上漲不斷飆升,造成負擔得起的住房或商業空間住屋缺乏,房價高漲至一坪需約台幣110萬元,甚至引發了城市近用權的問題。

2)都市更新的時程被拉得很長,隨著城市的更新需考量更加複雜的環境變數,包括參與者的類型數量增加,例如包括非政府組織、非人類的角入如動物和植物生態、土地權屬基礎更加分散,土壤污染頻繁等因素。

3) 以人/空間為本的社會思潮興起,過去的都市發展以建造和設計為主,近代更注重人們的使用和活動,也因此新的工作方法更具橫向性整合介面。

4) 去工業化引起的空屋潮在巴黎和其他城市發生,而隨著網路的發達,更容易在不同的地方工作與移動,資訊可以快速地傳播。

在都市更新過渡時期的三方利害關係人,包括屋主/地主、地方政府、最後進入的使用者。為了三方的順利溝通,產生了一個新興行業,就是所謂的促進者/中介者(facilitator),這個角色也可能是地方政府來扮演。一般地方政府的角色,在於創造地區動能,讓城市發展的實踐能夠和使用者溝通。同時地方政府也可能是地主,以地主的角度去思考, 最終目標是避免建物的傾頹,減少維護的經費,並利用這樣的活動可提升基地的形象。對基地上的使用者來說,提升生活的品質,遇見新的工作夥伴,是他們想要加入的主要原因。在法國有不少過渡性都市主義的促進者,包括非政府組織和商業行為的公司,從事多元活動的策劃、社會關懷以及參與的促進。

過渡性都市主義很難定義其中的明確步驟,在此提出幾個主要的關鍵。然而每個基地都不一樣,各利害關係人之間的關係,在每個地方也都不同,因而其性質(大小型態、基地限制、易達性)都非常重要,其他如案例的財務運作、經營模式、夥伴關係的對象及建立方法、相應的法規等,也是不可避免的考量要素。而過渡性都市主義的關鍵是時間,何時有活動,何時必須關閉 ,預算和時間的切分點都需要掌握。

過渡性都市主義之歷史淵源:佔屋族與佔屋文化
(圖片來源:wikipedia, mon chat aime la photo, paris-streetart, mamasuco, Kala Barba-Court)

法國出現第一個過渡性都市主義的案例是 Trans305,位於巴黎外圍的衛星城市塞納河畔伊夫里 (Ivry-sur-Seine)。伊夫里市,是一個氛圍和巴黎很像的地方,居民有六萬人,多以藍領階級為主。該區域在70、80年代的時候曾是工業重鎮,如今工業衰頹轉移,市政府嘗試將其轉變為新的社會性的住宅區域,而高原都市更新地區 (ZAC du Plateau) 是其中最精彩的實踐案例。伊夫里市政府結合民間藝術平台團體HQAC 的藝術能量,期許更新過程不讓城市荒地僅淪為建築工地,或帶來新的問題,它更是能帶來藝文活動的核心。因為住宅相對便宜的,此區本就匯集了許多藝術家、創作者等。Trans305 計畫邀請不同的藝術家沿著道路的線型空間來進行創作,藉由設置新的街道照明和鄰里空間活動的發生,活化大片死氣沈沈的道路空間。

高原都市更新地區採取聯合開發區 (Zone d’Amenagement Concerte, Z.A.C) 的模式,全基地面積有八萬米平方,創造 1,059 個住宅空間 (50% 社會住宅)。 Z.A.C是一種將建築基地逐漸開放給公共或私人使用者的都市發展手法,其目的為呈現基地規劃並與民意產生互動,屬於一種具備協商角色的都市規劃操作模式,公部門則擔任彈性開發計畫的管理角色,扮演與地主討論產權問題並協商開發強度許可。因此,ZAC更著重政府與民間、居民、藝術進駐團體所共同發展出來的協商中動態關係。在法國,民眾參與是都市更新必經的程序,從規劃到營造的過程中,必須考慮包容性和資訊的透明性,若開發者無法解釋他們的作為,那就必須再向市府及市民重新報告說明。高原都市更新地區過程預計需時12年,將帶來交通問題、衛生問題、觀感問題都會讓市民反感,因此打算在透過邀請藝術家Staphen Shankland進行實驗性質的行動藝術策劃,探討「在都市更新開發的過程中可以做些什麼?」並以該區的門牌編號命名,創造了「Trans 305」這個計畫平台。換言之,高原都市更新地區與「Trans 305」屬於硬體建設與軟性社會溝通並行的開發計畫。

過渡性都市行動有多種類型,扮演著回應、解決地方問題的任務。
(圖片來源:Yes We Camp, Bertrand Gardel-hemis.fr, Yes We Camp, Bellastock, Bellastock, Simon Lemarchand)

Staphen Shankland 利用移動藝術貨櫃屋在每個工地舉辦工作坊,配合逐步開發的過程,將貨櫃屋移動到不同的區塊基地。人們因此很容易看到開發基地內正在發生什麼事。另外,利用招牌和導覽的方式來產生解說互動。其中存在的重要概念是,不論他們進行什麼活動,都邀請人民來認可其藝術價值。類似於綠建築認證,計畫發起「綠色鄰里」(green neighborhood)作為藝術價值的前哨站。解說標誌介紹了工程何時開工,將動土開工的意象重新設計了標誌,並且用顏色分佈在兩公里長的線性空間上。此外也媒合當地許多機關來參與工程,參與者包括當地民眾,以及來自於義大利、德國、捷克等其他國家的建築學院學生,他們是進行研究與民眾互動的最佳理由。藝術學校學生通常沒有機會接觸工地,透過舉辦一系列六場「移動式工作坊」讓學生與工地連結。特別是利用法國人最活躍的暑期,邀請當地居民來當志工並共同創造公共藝術。這同時也是嘗試建築廢棄物回收再利用的機會,比如鋪面使用原有建物拆除後的磚石材料,街道傢俱非從外部引入原物料,而是用工地建材建成。這些由居民與藝術家做的回收材料雕塑,會以各種形式被留在當地作為人民的記憶,因此成品不但改善了工地形象,也增加了在地居民的歸屬感,甚至可以用當地產出的建材製作藝術性材料來舉辦展覽。不同權益關係人之間通過公共藝術的過程,促進新的合作關係,中央政府提供資金協助、地方政府尋找開發商來完成都市更新,而當地市民可以在藝術活動中獲得更多資訊並進一步產生聯繫。Trans305案例的價值在於邀請藝術家作為地方行動的觸媒,不只讓更新改建過程與鄰里互動更為順暢,同時藝術家也能接觸地方重要的關係角色。

整個更新計畫總花費是23.3億台幣,賣出的社會住宅投回收的費用有11.6億、售出辦公室和土地的費用有8.1億的收入,從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獲得的財政補助為3.4億。收支大致平衡下,藝術家的作品最後也被留下來,居民也因為參與的方法與過程能表達他們的需求,對開發計畫有更深入的認識,工作坊活動讓開發商和市民能夠產生交流和對話,這個過程公開透明,讓居民對開發案產生信任與安全感。

Saint Vincent de Paul 都市更新地區未來開發願景規劃,不同開發階段操作之民眾參與成果(圖片來源:Les Grands Voisins)

接著來看看巴黎市的案例,「大鄰居」計畫(Les Grands Voisins)是最成功且先驅性的。此基地的空間計畫是創造新的社會住宅完成都市更新。分為更新前、更新後兩個階段來管理開發程序。「大鄰居」計畫結合了漂泊移民的社會照顧議題和藝術家公共策展手法,主要的目標是將不同年齡和階層的混合,提供更新階段進行必要的可行性評估及試驗機會。「大鄰居」計畫的基地前身是閒置的醫院院區,位於巴黎市中心比較安靜的住宅區內,屋齡溯及1650-1750年間便是兒童醫院,1934年成為大型綜合醫院,而2010年後空間開始不敷使用,因而遷移到其他區域。巴黎市政府在開發規劃階段需同時思考未來這片空地的用途和機能,首先找了Aurore非營利組織,幫助街友在城市中過生活。

一開始,政府考慮全部空間交給Aurore經營,雖該組織必須支付水電和維護管理費用,但地主獲益是,每年省下約台幣350萬元的修繕及保全費用。市政府也不希望這裡變成廢棄用地,因而計畫的重點在於服務人群,將街道打開提供活動使用。2015年邀請了另外兩個組織:Yes We Camp 和 Plateau Urbain,共同協助活化這個地方。民間團體將獲得經營權的五年期間,規劃為兩季來達成目標,每一季有兩年的時間。縱使到2018年,已經有部分基地開始施工,經由兩季的規劃,可以分區進行地區活化工作。

Aurore過去主要提供無家者、毒品成癮者、精障患者中繼安置的社會照顧及住宿空間;而Yes We Camp是地方營造的組織,提供創新、功能齊全且包容性的臨時設備來探索建築、生活和使用共享空間的可能性;至於Plateau Urbain 則是振興閒置建築物的新創物業平台。在「大鄰居」的空間使用中,人們無低消的限制,這是一個向每個人開放的空間,不論是席地而坐,或發展想要進行的活動,如都市農耕,透過肥料製作、養蜂等耕種活動,在互相對話的過程中得知地方居民的需要。

第一季的計畫中,Yes We Camp 建造平價的露營設施,和巴黎的青年旅館比起來十分便宜,人們很驚訝,觀光客會願意來到這個區域,和街友以及移民共享空間。這個計畫能夠讓城內的人來此拜訪,並且和城外的人相互融合,是很重要的事情。另外也有共享辦公室的空間提供給新創公司使用,其他有製造樂器的工作坊,及禮堂食堂空間也都可以租借使用,對巴黎來說都是很好的價格。第二季的計畫中,他們開始成立小商家和工作室並成立協調小組,向外提供機構夥伴,設置技術與空間委員會、藝術委員會等等,每兩個月開會一次,亦有任何人都可以加入的居民大會。

計畫所嘗試的商業模式中,三個計畫夥伴單位都有投資,2019年的年度總投資額是六千萬元台幣,獲利模式包括辦公室和倉庫的營運、短期的店面租金、餐廳、商業活動空間等。政府也有提供補助,但所佔比例佔很少。大鄰居計畫第一季階段,室內空間20,000平方公尺,室外15,000平方公尺,約能提供250個機構與個人工作室或藝術家進駐,600個緊急住宿空間提供給無家可歸者。第二季將部份基地封閉起來進行工程,可使用的空間坪數減少,但是建立在第一季的試驗方法上,活動的強度和密度事實上皆卻增加。

讓民眾了解到未來都市更新後的樣子也很重要。原來基地上只有一部分建物為市定古蹟,幾年下來,居民開始關心這些老房子,也支持建築的保留,最後有60%建築保留下來,甚至也有增建的容積,包含社會住宅、學校、托兒所和600個家戶單位。改造過後的情境,有共享的學校空間,白天作為學校,晚上為社區活動中心。原本要拆除蓋高樓的區域,歷年累積的民意調查下,老建築的存在價值被挖掘後更予以保留,另外也保留50床位給予Aurore 所建議的無家者使用。這些計畫同時提供了未來的展望,在實際營運的四年期間,發掘許多民眾期待的需求,包括保留臨街道沿線行人徒步、維持小店家的商業模式,甚至原本只發生在街道上的活動,未來也會拓展在建築內部。

都市更新過程充滿復雜的利害關係角色,催生了新興行業扮演促進者/中介者(facilitator)的角色,促進地方的社會培力與溝通。(圖片來源:IAU îdF、Morgane Le Guilloux)

為活化鐵路周邊而開發新品牌:Ground Control

最後一個案例是Ground Control的鐵道閒置空間暫時性利用,探討如何將鐵路局的所有地進行過渡性都市主義的規劃。SNCF法國國家鐵路局於2005年成立不動產部門,該單位共有850萬米平方房地和25,000棟建築,因而像一個典型的開發機構,有住宅、服務、技術等部門,他們於2015年在第18區成立了過渡都市主義的特別部門(new department of transitional urbanism),處理相關的臨時行動計畫。Ground Control是傳統都市主義與過渡都市主義的結合,與其說它是一個計畫,不如說是許多小計畫的組合,每個計畫期程大約半年左右。大部分的鐵道設施都是醜陋而讓大家怯步的,現在卻是吸引雅痞的徘徊之地。

ZAC 巴黎里昂車站都市更新案新的計畫,全區佔地六萬平方公尺,其中將1/10的範圍(6,000平方公尺)開放出來進行過渡都市主義的操作。為了轉化形象,鐵路用地融合新開發轉為住宅用地,規劃為期九年的開發計畫,以過渡性都市主義試驗新方法。預計涵容600個新住宅家戶,其中60%的社會住宅,還有學校、幼稚園、一百公頃的市民花園、商家與辦公室。試驗兩年的過渡性空間,投入重新裝修費用600萬元由鐵路局投資,使用在倉庫結構的安全性上。在這兩年內,SNCF鐵路局與公關公司合作開發,舉辦活動、引入酒吧、廣播電台以及設置臨時的辦公室、花園等。組織管理架構的部分,則是地方政府與鐵路局合作,再由公關部和不動產部門與ZAC合作,替ZAC進行營建管理,比如里昂車站的更新案。La Lune Rousse公關公司是暫時性空間Ground Control的合作夥伴機構,也是進行空間活化最主要的角色。其包含兩個部門,一是15人的團隊執行策展與規劃活動,另一則是負責向市民解釋計畫的內涵,同時也決定倉庫未來的使用方向。

這項兩年的過渡計畫吸引了70萬人次的人潮,十分的出名,但是也有批評的聲浪。因為它有65%的比例受眾為特定年齡層的年輕人(19-35歲),受眾十分年輕也充滿熱情。如何扮演好「知會」的角色,同時改造基地的意義,仍然是一大挑戰。不動產部門不只是透過空間創新方案來賺錢,而是結合市民的力量讓老舊的空間改觀。廠房不是市定古蹟,但是經過活動之後,大家還是決定留下歷史建築。這一系列轉變令人驚訝,以往不認為廠房可以使用,但是現在有許多創新的活動可以在裡面發生,因此對SNCF鐵路局來說,保留建築的記憶與原始風貌也是不動產策略的一部分。

如何進行過渡性都市主義方法分析(圖片來源:IAU îdF、Morgane Le Guilloux)

綜上所述,過渡性都市主義能產生不同層面的社會影響力。第一個案例是關於藝術價值的創造,第二個案例聚焦社會關懷,第三個案例則較注重商業價值,三者的共同點都是在於其實驗精神,並不斷發明新的活動。了解在地需求、是進行藝文活動與實驗的基礎,藝術家與進駐團隊、非政府組織在迎接多元公眾的時候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

這樣的過渡性都市主義在法國來說是居民可以重新發現一個地方的機會,同時也兼顧了經濟和都市的發展。SNCF鐵路局的Ground Control和醫院的「大鄰居」計畫,其既有土地的使用不僅被人們參與改善使用,也因此提升了基地的形象,更讓地主和屋主省下原本因為閒置而應該要付的維管費用。同時,廉價的都市空間提供出來給需要的使用者。在這一波新型態的都市更新浪潮中,SNCF鐵路局也開始尋找新的方法來適應這個都市主義的興起,專業技術與服務人才在近年來慢慢出現,因應而生的新經濟模式也伴隨著新型態社會活動的出現。

然而這其中仍然隱含著經濟風險問題,「大鄰居」計畫中的三個實施機構必須承擔投入營運的風險。所以這便需要地方政府和過渡性都市主義實施者、未來開發商之間的相互信任,才能讓機構願意承擔風險。從傳統的都市主義到未來的過渡都市主義,兩者之間的溝通與計畫的延續性是非常要的。整體來說,後者仍然創造了許多社會和歷史的價值,這是值得正面鼓勵的。

​回顧以上的案例,有以下幾項重點作為最後的總結:

社會影響力 Social Impacts​

1. 過渡性的規畫使用是了解在地需求、藝文活動或文化研究的實驗基礎​。

Transitional occupation can be a source of experimentation of new uses, of understanding local needs, a time of artistic or cultural research​

2. 藝術家、進駐團隊與非政府組織在迎接多元公眾時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

Artists, associations or NGOs have an important role in welcoming various publics (residents, professionals, etc.)​

3. 過渡性活動的設計可以避免控制地成為負面的外部效果,同時可預告大眾基地的未來性,給予安全感​。

The organization of activities during construction works or in vacant spaces is a way to reduce nuisances, inform the population and reassure them about the future development​

4. 這些首發活動是城市發展的第一步,且將成為大眾的集體記憶、參與創作,可引發在地認同感​。

These projects are a first step on the local development of the future neighborhood: first memories, participatory creations, appropriation by the inhabitants​

​經濟影響力與都市更新 Impacts on the economy and the urban project​

​1. 過渡性都市主義改善了空置地或空置建築的形象​。

Transitional urbanism reveals the potential of vacant land or buildings and can change their image​

2. 過渡性都市主義可以讓地主與屋主省下維護管理費用,並同時提供低價的租用工作空間​。

Transitional occupancy allows for savings in security and management costs for landowners while providing work space at low cost​

3. 隨著都市發展新型態管理方式的興起,相關專業與技術人才近年來正逐漸出現​。

Expertise and professions are emerging as well as new methods of urban project management​

4. 過渡性都市主義創造出新的經濟模式​。

New economic models are being created​

並整理了實行過渡性都市主義的相關提醒與注意的事項:

1. 經濟風險問題: 實施機構須承擔基地營運的風險,而往往這些機構是由志工組成的​。

Economic barriers : economic insecurity, a risky economic model for project leaders in some cases and a project supported by a large proportion of volunteers​

2. 機構溝通問題: 過渡性都市主義實施者與未來開發商及其他機構關係決定其案例是否具延續性​。

Institutional barriers : separate management between transitional and permanent urban projects​

3. 地主/屋主與使用者之間的信任關係:此信任關係不只是攜手得到待開發土地,未來的關係經營非常重要​。

Relationship of trust between the owner and the occupants : be careful that this is not only for communication purposes or a way to get a project accepted​

4. 過渡性都市主義進行過程中,需時時注意保持社會價值的延續性​。

It is necessary to try to preserve in time the social value created by the project​

Morgane藉由法國先驅案例,闡述傳統的都市主義到未來的過渡都市主義,需要更多操作實驗與實踐。(圖片來源:社區交往)

  • 學生、老師、父親,期望播種與收割的遊牧民族,修過建築史,教過景觀史,做過景觀設計和規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