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的藝術:智利重建規劃展現的包容與智慧

譯/文:一心

臺灣經歷過921地震與88風災,對於災後的重建議題並不陌生,面對受災地區的重建除了提供安置住宅外,如何策劃一個人們安心居住、免於憂慮的家園,智利南邊的小鎮孔斯蒂圖西翁(Constitución)是個很好的參考範例。另外在這個案例中也可學習智利在面對海嘯與洪水威脅下,如何以謙卑的態度與自然共處,而不是人定勝天的開發思維,亦是與荷蘭還地於河概念相似的另一個示範。

傾聽的藝術 一心 01

孔斯蒂圖西翁海嘯前後照片對照(照片來源:http://designtoimprovelife.dk)

 

8.8級地震,家園變成死城

2010年2月27日凌晨,智利居民在一陣長達三分鐘的劇烈搖晃驚醒。當晃動停止18分鐘後,海嘯來襲,六米高的海浪席捲而來,摧毀了河口的康塞普西翁市。

孔斯蒂圖西翁是一個居住25,000人口的小鎮,地震與海嘯使小鎮形同摧毀。一位逃離低地的居民在黎明破曉時回家查看,他說:「當時只剩下六塊磚在地上,其他什麼都沒了」。災後幾個星期,全城水、電無法正常供應,五家銀行在一個月內全都關閉,沒有任何一家超市營業,沒有商店繼續經營,整座城市成為了一座死城。與其說是重建,更準確的說是必須新建一座城市。

傾聽的藝術 一心 02災後一扇門佇立在街上,前面放這一塊牌子寫著“不要拆除”
(照片來源:http://designtoimprovelife.dk)

重建團隊組成,設定百日任務

當居民茫然不知如何面對滿地廢墟的家園時,智利住房部副部長Andrés Lacobelli開始為該城尋求生機。他清楚知道在沒有私部門的協助下,政府將沒有足夠的資源與經費處理重建。因此他邀請了在孔斯蒂圖西翁鎮上僱用超過數千名員工的林業公司Arauco,以及智利知名的社會住宅建築師阿拉維那(Alejandro Aravena)一起參與小鎮的重建。

智利建築師阿拉維納,1967年出生,年紀輕輕已有許多輝煌的經歷,曾任哈佛大學客座教授、普利茲克獎的評審團成員,並于今年獲聘為2016年第15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策展人。阿拉維納的作品涵蓋社會住宅與公共建築,長期關注如何在建築設計專業中注入社會關懷,積極地與不同基金會與大學合作;並且與智利石油公司(COPEC)、智利天主教大學合作成立Elemental事務所,主要投入與公共利益相關的創新設計工作。

傾聽的藝術 一心 03 智利建築師阿拉維納Alejandro Aravena(照片來源:Elemental)

林業公司Arauco同意贊助小鎮進行以可持續為目標的重建計劃,該重建計劃命名為PRES,由阿拉維納與Elemental事務所負責,並且邀請其他專業團隊一起投入。

首先,他們認為公民參與是必要的,整個過程必須諮詢在地居民的意見。因此邀請Tironi協會負責公民參與,也邀請ARUP倫敦總公司加入,最後還包括本地政府、區政府及聖地牙哥住房部。

這個跨專業的重建團隊自己定下目標:100日內完成重建規劃PRES。建築師阿拉維納說:「當城市已經滿目瘡痍,我們必須在很短的時間中完成城市的重建設計」。整個計劃預算為美金一億五千萬,其中百分之七十的費用由政府支應。

急迫中,民眾參與仍是必要之務

前期階段,Elemental事務所在市區主要廣場設置一處“開放小屋”(open house),向民眾呈現持續更新修改的計劃內容。任何人都可以進入看看,並對計畫內容提出建議。除此之外,亦定期針對市民舉辦會議,每一位市民都被邀請。其中一位78歲的市民Dolores Chamorro說:「與一群年輕建築師討論我們想要的城市願景,這個過程真棒」。

面對重建,專業團隊可以選擇只單純的思考如何處理災害問題,但他們選擇傾聽市民的聲音。建築師阿拉維納在TED的演講中回憶說:「這一點都不是嬉皮、浪漫、一起坐下喝酒吃飯般的討論」,在與居民的溝通會議中規劃師被大聲訓斥與質疑。但是溝通是寶貴的,市民告訴規劃團隊他們一輩子只碰過一次海嘯,但他們每年都要面對洪水威脅;而且城市不斷擴張,但好的開放空間卻付之闕如。「我們這才了解到原來洪水的問題與城市空間品質的問題,同等嚴重」規劃團隊說。因此Elemental事務所的城市規劃師開始思考,如何讓城市更有調適能力,同時也提高城市的適居性。

“在談論海嘯威脅的同時,不能不同時處理住宅供應問題、就業問題與開放空間品質。”Elemental事務所城市規劃師Cerdar說。

傾聽的藝術 一心 04參與過程中的討論是激烈與充滿質疑的(照片來源:Elemental)

三個方案,交由居民決定

其中最難處理的是受到海嘯衝擊的La Poza濱河區域,該區居住了一百多戶家庭,大多數都失去自己的房子。有些居民想要原地重建,有些想要搬離但需賣掉土地才有資金,但也有部分是沒有土地所有權的非正式住宅。因此重建計劃必須同步處理權益等問題,過程中常有居民表現出憤怒、不信任與指責。

許多漁民居住在La Poza區域,世代都以捕魚為生,他們不願意離開這片鄰河的家園,因為這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居住地。而另外少數有錢的家庭在河岸邊擁有地產,也不願易遷離。

了解各方意願後,Elemental事務所提出三個不同方案。第一個方案是最簡單、最快也最便宜的方案,保留這片被摧毀的區域,不做任何發展與使用;第二方案是建設一座堤防,堤防內社區將被重建;第三方案是將土地全面徵收規劃為森林,用樹木作為應對未來海嘯發生時的緩衝區。

孔斯蒂圖西翁的居民針對三個方案進行投票,最終選出了森林方案。建築師阿拉維納說市民選出了最有遠見的方案,他指出:「如果我們只是將區域劃設為保護區,禁止任何建設,最終市民還是會想盡辦法以違法使用的方式進入並居住,此將讓市民仍處在受海嘯威脅的情況中。而堤防的選項是財團比較喜歡的方案,因為他們可以取得建地,但是從2011年日本311海嘯的經驗中讓我們知道,堤防並不能有效的抵擋海嘯。一座森林,並不是企圖阻擋海嘯,而是降低海嘯對於城市的衝擊力;在面對自然的威脅時,我們必須找出呼應自然的解決方式。」


三個方案由市民投票決定(照片來源:Elemental)

我們的反海嘯DNA是一座森林

因此孔斯蒂圖西翁的居民將擁有一座森林。將在La Poza區域的河口與河岸區域設置森林公園與森林帶,並以微地形設計出一些小丘。城市規劃師Cerdar預估這些小丘與樹木將可阻擋40%至70%的海嘯破壞力,當海嘯再次發生時,森林將延緩海嘯侵襲的速度,為市民爭取寶貴的逃生時間。這也是這座城市的『反海嘯DNA』,也是學習與自然共處的調適規劃。

「在過程中有一些政客要求規劃歐式風格的大草坪公園,但我們需要的是一片森林。」Cerdar說。這座森林形成一道城市的緩衝區,是改變以往對抗自然的思維模式,重新建立與自然對話的永續思維。

“這座森林也有另外一個目的:在原本擁擠的城市中增加一片開放空間。世界衛生組織建議人均綠地面積為9平方米,該市僅達標準的四分之一。若將濱河區域規劃為開放空間,人均綠地面積將提高至6.6平方米。”

傾聽的藝術 一心 06與自然共存的調適規劃(照片來源:Elemental)

 傾聽的藝術 一心 07災後與未來森林模擬對照(照片來源:Elemental)

真正缺的不是錢,而是協調再協調

在這個重建規劃案例中,空間規劃專業者更貼近、迫切地處理災害的議題,並且將防災議題與宜居性、自明性一併考慮。適當且真切的聽取民眾意見,了解民眾需求,是空間規劃專業者在提出方案與實際建造的整體過程中非常重要的關鍵,因為城市是大家的,不僅是政府的,是全民生活在其中的。

另外,有效的整合相關資源,也是重建計劃能順利推動的重要原因。當地木材公司 Arauco的公關經理即說:「以往我們總是認為任何問題,會有相對應的政府機關負責處理。但這次的天災規模太驚人,我們必須展開企業與政府的合作夥伴關係,因為沒有任何組織可以獨立處理這麼大的議題。」而政府部門的跨組織協調與支援,也在這次計劃中看到其成果,包括資金的整合及推動效率,Cerdar說:「一個單一的土地可能有很多不同的政府單位管轄,包括港口管理單位、水務機關、道路管理機關、住房管理機關等,當讓他們一起在一個目標下工作,可以看出來真正缺少的不是錢,而是協調。」不斷溝通協調,進行對話,包括公部門間、政府與人民間、空間專業者與權益關係者間,是城市發展必備的包容與智慧。

 

資料來源:

The rebuilding of Chile’s Constitución: how a ‘dead city’ was brought back to life
Earthquake lessons: A Chilean city develops a new way of living with nature
智利建築師阿拉維納Alejandro Aravena于TED的演講「我的建築哲學?就是把民眾帶進來參與建造的過程!」


一心
一心
從法學院轉到念設計,從大學時代的翹課王到開始念博士,從認真工作的上班族轉為天真無邪學生族。時間開始有彈性,想在敲敲鍵盤中,敲敲腦袋也敲敲不同扇門。
作者其他文章

2 thoughts on “傾聽的藝術:智利重建規劃展現的包容與智慧

  1. 肯定譯者想表達的意義與內涵,但因為是翻譯文章!錯誤百出,包括
    1.康塞普西翁市(Constitución)是錯的!是Concepcion(康塞普西翁)….這是個連週邊衛星城鎮加上去,超過100萬人口的大都市!
    而受海嘯嚴重影響的海邊城市中文翻譯叫孔斯蒂圖西翁(Constitución),應該是翻譯者搞錯!
    2.另外,『2010年2月27日凌晨,肯亞居民在一陣長達三分鐘的劇烈搖晃驚醒….』….什麼肯亞居民?這應該是白字,提醒注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