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空間也可以這樣玩–直擊哥本哈根水上浴場

文:littlemonster

提到泳池,大家想到甚麼? 在丹麥的首都哥本哈根,再簡單又日常不過的泳池變身成時髦又有趣的公共空間,大家可以在這裡一起同樂。在市中心是這樣,在市郊也是這樣。

哥本哈根海港浴場Islands Brygge Harbour Bath

從哥本哈根市中心直流而過的運河,一直是城市裡非常重要的公共藍帶,早期運河負擔著運輸的重責大任,近來除了依舊行進著的水上交通外,運河兩側多了諸如圖書館等公共類建築、商業辦公、住宅及餐廳酒吧等,成為市民重要的生活空間。2002年,丹麥建築師Bjarke Ingels在運河上,以人工浮島的方式,設計了一個漂在水上的海港浴場。這個對公眾開放、周邊視覺景觀通暢的運河泳池,包含一個75公尺長的泳池、跳水台(景觀台)、潛水池及兒童池。泳池免費對外開放。天暖的時候,成群”哥本哈根客”湧進了這個位於城市中心的水上樂園,或者游泳、或者潛水、曬太陽;天冷的時候,來的人少了,但還是有無敵勇健、低溫不怕的冬泳民眾向泳池報到。

因為這種大家都可以使用,也與日常生活習習相關的活動內容,海港浴場成為哥本哈根非常受歡迎的公共空間,左右兩側的運河生活,也因為泳池的關係,增添了很多熱鬧。

哥本哈根的泳池01
照片來源:DAC&

哥本哈根的泳池02
照片來源:DENMARK.DK

哥本哈根的泳池03
照片來源:Den Store Danske

哥本哈根的泳池04
哥本哈根的朋友開玩笑的說,冬天看著Harbour Bath,就覺得夏天快到了呢!! (照片來源: ©littlemonster)

卡斯查普海水浴場Kastrup Sea Bath

距離哥本哈根15分鐘車程的東南海岸,同樣也有一個很有趣的海水浴場Kastrup Sea Bath (丹麥原文:Kastrup Søbad),由瑞典建築師White arkitekter AB於2004年利用非洲木搭建完成。這個蛇型構築像是一個漂浮於海上的獨立樂園,有一條步道與陸地及沙灘相連。不單美感十足的外型極度吸睛外,Kastrup Sea Bath也創造了一個很舒服的環境可以游泳、聊天野餐、跳水潛水、甚至還可以划橡皮艇及進行其他水上活動。自完成後,Kastrup Sea Bath受到很多丹麥人的喜愛,夏天沒有意外地滿是玩水的民眾,冬天則搖身一變成為周邊社區民眾溜小孩、散步、約會及曬曬日光浴的好場所。

哥本哈根的泳池05
(照片來源:White arkitekter ABPhotographer/Illustator: Åke E:son Lindman)

哥本哈根的泳池06
從海灘往海上走,好像即將進入另一個世界般(照片來源:©littlemonster)

哥本哈根的泳池07
在夏天,Kastrup Sea Bath自然是哥本哈根還有附近社區居民玩水的好去處(照片來源:White arkitekter ABPhotographer/Illustator: Åke E:son Lindman)

哥本哈根的泳池08
在冬天,Kastrup Sea Bath成了曬太陽、散步、聊天的慢空間。(照片來源:©littlemonster)

哥本哈根的泳池09
丹麥人真的好愛游泳!!!即使在接近0度的低溫,還是有勇往直前下水的泳者們!!!(照片來源:©littlemonster)

「哥本哈根海港浴場」及「卡斯查普海水浴場」都是所在區域重要的公共空間,也是城市生活重要場景。兩個小案例非常簡單,僅僅是泳池而已。但這樣的簡單卻發揮了很大的公共作用。

一個城市的公共空間當然重要。也因為如此我們習慣給予「公共」或「公共空間」非常多的任務:一年四季都可以使用、可以這樣用那樣用、要複合要多工…,因為這些大任務,公共空間開始變成了一種「樣版設計」,城市裡冒出一座又一座長的很像的公園或廣場,也為了達到最大的效益,最多的人潮,而必需在一年四季塞滿活動,或者說場所必須為“一年四季都可以進行的活動”進行規劃設計。

文裡介紹的兩個浴場,因為活動性質的關係,夏天是市民非常重要的聚集場所,而在冬天,因為游泳戲水頻率降低,自然形容另一種空間樣態。一個場所在一年四季有不同表現、不同使用密度、不同使用人群,是這兩個案子的思考邏輯。

但若在台灣,以戲水游泳為主題的Harbour Bath及Sea Bath,可能在設計的初期就面臨了”冬天該怎麼辦?”的問題,而導致該概念胎死腹中。這樣的提問不是不該提出,只是或許我們應該跳脫對於公共」的成見及既定印象,重新思辨「公共空間」的定義與實質內涵,接受「由不同主題,不同族群可以組合不同公共生活」的概念,以更大的開放與彈性,容許「公共」的各種可能。100人是公共、3人也是公共;1年是公共、1日也可以是公共;國人是公共、移民也是公共;甚或是公有土地或公有館舍是公共、私人所有或私人領域也有機會成就另一種令人舒適自在的公共…透過風土與習慣的挖掘,加上一點點從既定規則的跳脫,我們會發現公共空間可以小至一張街頭的椅子,也可以擴及宇宙。

試著回想行走在巷弄、或者在城市間移動的時候,意外的驚喜或感覺被屬於,往往不是出現在公共空間的模範設計裡。我們常受限於法律規定,又或者受限於經驗,談到公共空間設計時,除了公園外,多半仍以可以舉辦市集、大型音樂或表演作為好的公共空間意象。但日常的行止坐臥其實提供了很多發想公共生活趣味的養分。參加戶外露天的音樂會是公共生活、買個東西、健個身、在公園打牌閒坐、甚至是自己的居家空間成為與他人一起的共用辦公空間等都可以是公共生活…只有在接受這樣的多元性,我們才有機會在現有的體制與社會約定下,更寬廣自由的討論我們真正需要的城市生活到底是甚麼,而又該如何透過公私部門的合作得到滿足。

 


莎莎自介
littlemonster

我是小獸,很愛玩

作者的其他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灌溉支持作者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