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城市綠肺: 澳洲202020 願景革命

文:Janelee Li

當代城市環境設計,已走向與過去20年前大為不同的思維。舉例來說,如今全球氣候變遷與適應已成為非常重要的課題1,全世界人口卻仍然不斷往城市集中2,反而加劇了城市熱島效應與溫室氣體排放。因此當代城市的綠地系統,不應僅只有城市美化或妝點的作用,良好的植被串連與規劃,不但可有效降低城市熱島效應、改善空氣居住品質、清潔水質,更能夠能增加城市韌性,讓水泥城市轉變成為健康可呼吸的海綿城市。

202020 願景」是一個目標在 2020 年以前,增加 20% 城市中綠色空間的合作計畫
(The 202020 Vision is a collaborative plan to increase the amount of green space in our urban areas by 20% by 2020.)

澳洲目前與韌性城市相關的主要計畫,是由澳洲雪梨科技大學(UTS)環境永續研究中心所主導的202020願景計畫(Vision 202020)3,預計在2020年以前,能夠增加20% 的城市整體綠地面積4,以減少碳排放為主要標的。這個計畫可說是首次有系統地將「樹」及「植被」的重要性,以科學量化方式推廣到幅員廣大的澳洲區域的相關規劃。

where_are_all_the_trees
Figure1 我們城市的樹呢?- 澳洲城市樹木覆蓋率分析報告的封面(Source: 202020 vision)

重要突破工具:區域綠覆率計算

在這個計畫中,最重要的突破就在於發明電腦測量工具來估算區域的綠覆率(i-Tree Canopy)。這套軟體原在2006年由美國 USDA Forest Service 所開發,能計算出每個區域所涵蓋的綠地(含樹木灌叢植被),後來被 UTS 研究中心的學者引進,並應用在計算澳洲城市綠覆率面積。他們提出當時所關注的核心問題:如果我們無法準確地計算出城市區域內綠覆率數量,又如何能有效地增加城市綠覆率?(How do you increase amount of green space in urban areas if you can’t measure it? )在這套軟體中,使用者可依需求,在地圖上清楚界定目標區域內的面積估算綠色植被綠覆率,計算的項目包括樹木(Tree cover )、灌叢(Shrub cover)、草地 / 荒地(Grass and/or bare ground)和硬面地表(Hard surfaces)。

官方的分析結果報告指出,全澳六大省中總體綠覆蓋率最高為澳大利亞首都特區(ACT),再來是塔斯馬尼亞省(Tasmania);以全澳主要城市樹木綠覆率(TREE CANOPY)來看,則以塔斯馬尼亞(Tasmania)的 59% 最高,墨爾本 13% 為最低。若再進一步以澳洲最小行政區(Council) 所界定的範圍來比較,可看出各行政區綠覆率表現及相對特色,其中大部分城市地區都有高居不下不透水地表的困擾,但某些城市卻在有樹木綠覆率(tree canopy)方面有相當優異的表現,如昆士蘭省的凱恩斯城市(Cairns Regional Council, QLD)。

對於草地/荒地(grass-bare ground)綠覆率面積相對較高的城市,在官方的分析報告中被認為具有潛力,可進一步轉變提升為植樹綠覆率空間,這些城市包含溫德姆( City of Wyndham, VIC)、旺納盧 (City of Wanneroo, WA)、高勒(Town of Gawler, SA)和卡姆登(Camden Council, NSW),報告中建議,如果無法直接改善高爾夫球場面積,可先試著從高速公路兩旁的荒地著手。而對水泥硬體鋪面積太高的區域如瑪利拜朗(City of Maribyrnong, VIC)、弗里曼特爾(City of Fremantle, WA)、豪得法斯特灣(City of Holdfast Bay, SA)和羅克代爾(City of Rockdale, NSW),則建議可從建物的綠屋頂或綠牆開始著手。

green_cover
Figure2 澳洲各城市綠覆率(Source: where are all the trees, p20)

 如何執行 ? 維多利亞省(Victorian State)的城市森林策略

澳洲政府 CRISO 國家科學中心在近期計算出,全澳每個區域在未來 20 至 50 年間即將面臨的氣候升高趨勢以及其他災害風險,各地區域政府相關負責專員相繼提出應對策略。因此維多利亞省墨爾本區域市府負責團隊,認為在植栽方面的策略性很重要,他們訂立出優先順序,除了做好每一個十年的規劃,在這第一個十年也與鄰近的五座苗圃場合作栽培,確保每一階段需要的行道樹植栽數量。另外更以 CRISO 科學研究中心數據為依據,與皇家植物園合作,對過去從未種植過的植栽進行選種培育,開始考量如何進行副熱帶植栽選種苗木栽培(相對於墨爾本區域所在的溫帶氣候,來應對逐年升高的氣溫變化)。

另一方面,維多利亞省(VIC)也以RMIT皇家理工學院和墨爾本大學(MELBOURE UNIVERSITY)等環境學術單位所組成的研究人員,積極推廣「城市森林計畫」(URBAN FOREST)。所謂的URBAN FOREST是指讓人有居住在自然叢林的感覺,包含城市建物本身到附近自然景觀藍綠帶的加強生態復育串聯,而不是僅僅只是將綠地獨立規劃成一個公園單位。除整體規劃的Master Plan外,最為基礎的便是城市中各街道的植栽植被調查。目前相關學術單位已獲得政府經費補助,聘請博士後專員/相關研究人員專司研究調查,已建立詳細的資料庫(database)。其中從如何植樹到編列維護經費等等,都是整個計畫的成敗關鍵,而早在約十年前,由澳洲景觀公會5主導帶動的景觀系學生畢業專題命題,也為這次澳洲202020願景計畫的推廣工作,在政府與民間團體添加不少生力軍。

urban_forest_visual3
Figure3 墨爾本城市森林視覺化地圖(urban forest visual,Source: city of Melbourne http://melbourneurbanforestvisual.com.au/#issues)6

2020年,城市擁有多五分之一的綠色森林

擁有城市森林的好處(the benefit to have urban forestry )可以體現在不同的層面。目前的研究數據顯示,擁有綠地面積較多的區域除了能夠有效降低城市熱島效應、淨化水質、淨化空氣、增加生物多樣性,也能讓居民更加健康。統計指出,城市森林讓居民更願意運動,因此心血管疾病比例較低;辦公室雇員工作效率更高;房產價值提升;對商家來說,也更能提高顧客的購物意願7

正因為這波202020願景計畫以科學的方法,在其溝通網站及相關文宣上,提供全國相關150個成功案例,成立近30位專家顧問,由上而下,由官方8(state government level)到民間與談(consultation)有系統有組織的溝通推廣,並製作出真正可執行的時間計畫表(achievable time frame),至目前為止已成功有效地與353 相關機構協會做連結推廣。

澳洲這波202020綠色願景革命決心,在短短的兩三年間,從研究、策略、實際操作到各方資源連結的計畫推動,提供相關方法、工具、資源、聯合官方學界到產業界等相關合作網絡,不同層面環環相扣,獲得各方好評,甚至連聯合國組織也成為其夥伴之一(the 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 Cities Programme)。不論在策略方法或執行決心,都值得我方參考借鏡與學習。

備註:
1. 1960年代聯合國發表我們只有一個地球,到近期2016巴黎氣候協定
2. 75% of population will be living in cities in 2050. The Endless City (2007)
3. http://202020vision.com.au/about-the-vision/
4. 這裡的綠地面積包含 牆面綠化/ 綠屋頂/ 公共開放空間/公園/濕地/ 河道/ 住宅庭園等等
5. 在景觀建築方面,由於公會制度的成熟體制,對這行業的尊重,除了界定清楚景觀專業範疇,更幫助其國內景觀建築系更為成熟,4年公會評鑑的學士訓練,再加上公會認證的2年景觀事務所實務培訓.孕育不少優秀景觀建築師人才,從其人才輩出的城市景觀作品可窺一見.景觀建築師扮演城市整合系統,在澳洲更是常常處理城市設計議題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因此在這環202020願景計畫,更是舉足輕重.從近十年來相關景觀建築得獎案例.可意識到 景觀建築師如何透尤其專業訓練思考,來處理城市基地,以達到環保,節能,與生態種種考量
6. 2016 PIA national awards for planning excellence: Winner of the Public Engagement & Community Planning Award: Creating a City within a Forest by City of Melbourne.
7. 美國的研究調查顯示, 顧客更願意在綠意盎然的商店街進行購物
8. 聯邦政府方面為了因應氣候災變與適應議題的重要性,紛紛加派經費在各州聘請環境變遷與適應區域專員,負責各區域內協調宣導等活動,為這難以應付的議題,尋求並整合各方意見。另一方面也在各區開發審議委員會中,增加氣候變遷專長的審議委員席次,促使城市每個開發案都能達到節能減碳的目標,同時也制定相關參考手冊,幫助民間在開發案中以科學理性的手法進行規劃與設計,達到雙贏的局面。因此這波202020計畫目前也為其主要參考計畫手冊之一

 

校稿編輯:理查


Janelee Li

“Cogito, ergo sum” 學習永無止境,期能在不斷探索當代永續概念中,串起多元文化之間彼此的正向交流,共同打造怡居新視界。

作者的其他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灌溉支持作者喔!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灌溉支持作者喔!


7 thoughts on “+20%城市綠肺: 澳洲202020 願景革命

  1. 這篇文章讓我認知到台灣在綠色基盤上的不足,往往大多數人都認為綠化的推廣是應該由政府來推動,但從澳洲的例子可以看出,民間的推動才是最重要的,只要大眾有對綠色基盤的認識就能更關懷環境的議題,要從基層做起。

  2. 一個城市居民,每天穿梭在城市之中,日復一日,早就忘記想像城市的可能性了.
    而我們能做的也不多,不過就是為世界畫出一張更美麗的未來藍圖,帶領著大家一起前往想像中的未來.

  3. 202020用一個簡單的概念貫穿整個計畫,背後卻創造了無限回饋。這個計畫不僅是一群專業者在自己的小天地默默耕耘,難能可貴的是它讓所有人都可以開始為這個計畫起身行動;個人覺得成功的要點有三:一是建構資訊網,打好計畫基礎,知道為何而戰、二是由上到下的齊心協力,整合多方讓效益與效率大大提升、最後則是價值觀的推廣,更多人因此了解綠空間的重要,並且得到更多方式可以去為環境做努力,當大眾開始重視,這塊土地會有更多的轉機。

    1. 202020能夠順利在澳洲推動,很重要的因素之一是強而有力的推手作為支持,在台灣其實不乏對於都市綠化有想法有理念的團體與人,但大多礙於現實因素都只能空有理念,身為這個土地上的一份子,我們應該好好思考如何讓人民更重視綠盤的價值和如何影響開發商和政府的思維。

  4. 202020能夠順利在澳洲推動,很重要的因素之一是強而有力的推手作為支持,在台灣其實不乏對於都市綠化有想法有理念的團體與人,但大多礙於現實因素都只能空有理念,身為這個土地上的一份子,我們應該好好思考如何讓人民更重視綠盤的價值和如何影響開發商和政府的思維。

  5. 看完這篇文章之後不禁會令人開始思考,台灣跟澳洲的差別在哪?澳洲預計能在4年後就能增加20%的城市整體綠地面積,而今天是台灣來訂定這個計畫是否會是203010呢?台灣的城鄉範圍小,要做一個區域性的綠化計畫其實是會比土地大的國家實施來的快速且有效率,而有這樣優勢的台灣卻沒辦法跟澳洲一樣去讓我們的生活環境充滿更多的綠色。或許台灣地狹人稠,需要的方法不相同,又或許這之中牽扯了諸多的政治因素以及利益問題,但我仍相信著台灣有著這麼一天能夠帶給大家更好的活環境。

  6. 202020願景計畫在於政府與民間的緊密配合、各界的合作配合,以及對於環境、生態、那樣的積極推廣,並且實際規劃執行時間,這些都是相當值得台灣學習的。
    此文章亦提到l澳洲在街道植栽植被的調查方面都相當謹慎與專業,和台灣相比之下,台灣的街道植栽似乎僅是為了裝飾性–急於獲得立即、短期的視覺收穫,一下就種了好多樹木,卻沒有計算好植栽生長的距離,導致日後生長不健康,光是這點就令我覺得國人並沒有相當重視永續性,但也許背後有許多複雜問題才導致這樣的惡習不斷的輪迴,可見台灣由裡到外都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呀。真的好希望有天能夠看到台灣也能夠擁有好的城市森林之空間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