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空間作為方法 – 側寫【an eye for community東京-台北社區交往】策展人伊東勝

文:珊迪林

台北與東京這兩座城市,出乎意料地擁有類似的社會問題,以及面對這些問題所具備的        危機意識。

— 伊東勝

媒體藝術出身的伊東勝Masaru Ito,在東京芝浦經營廣告製作企業社,同時也是SHIBAURA HOUSE經營者,週間的他寄居在東京的旅店裡,週末則搭新幹線回到神戶的家與妻子女兒們共渡。往返東京工作的生活模式對他來說或許不是個負擔,而是相反的是種解脫,在繁忙的巨型城市(Mega City)裡,要維持生活感的日常並非容易之事。


【an eye for community東京-台北社區交往】策展人伊東勝於活動期間在打鐵街區與居民互動。(影像來源// Ryo Noda)

2013 年底,芝浦家(Shibaura House) 於台北展出「東京社區空間」展覽,帶給台北一個不同於主流媒體的東京視角,也開啟東京與台北兩個城市之間關於社區空間的對話。日本311震災海嘯後,不同的當代議題接踵而來,改變許多日本年輕人對於社會未來的想像,對伊東勝來說,社區空間可以是多當代城市問題的解答之一。2017年夏天,伊東帶著對台北社區空間探詢與交流的心再度來到台北,他相信台北與東京之間有許多的相似之處,彷彿能從一個城市看見另一個城市的影子,讓一個城市的現在對應到另一個城市的未來。

作為一個私人企業的老闆,伊東先生認為多數的社會問題能由小型公司著手,擔起回饋社會的公共責任,共同解決政府無從下手的議題。擁有一棟辦公大樓的他,自然而然地從空間動起腦筋,透過社區活動揭開公與私之間看的見卻碰不著彼此的透明帷幕,向活動於芝浦地區的人探頭招手,邀請大家為生活提出另一種想像。

蓋了幾十年的老房子、改造過的小學校、住宅區中的空地,雖有各種經營方法及不同型態的設施,卻都是同好逐漸聚集的場所,這些就是以正視村上龍所說的「棘手的問題」為使命所設的,也就是指面對國家級企業不處理的,社會、地方的問題為任務的設施。                                                       

— 伊東勝

日本小說家村上龍在《希望之國》裡書寫的句子「這裡五花八門的東西都有。可是,就是沒有希望。」距小說發表至今已十來年,這話仍重重地錘在心上。伊東開始離開東京尋訪一些城市之外的社區空間,看見一些不同的可能,調查了各式各樣不同社群,親自造訪東北地方與大阪,這些城市規模和居民氛圍都與東京有所不同,藉由與這些和社群相關的人交談觀察他們的活動,實際感受在這些地方居住的人們意識與社會存在形式,比起透過網路或電視得知,這是更可以真切理解現實的方法。【延伸閱讀:An Eye for Community 東京-台北社區交往|Outside Tokyo 東京以外 – 伊東勝

SHIBAURA HOUSE – 創建一個公私共有的交流場域

將芝浦從單純的工作場所變為更有趣的地方是我們的使命。如果SHIBAURA HOUSE能變成在芝浦的人們的家就更好了。

— SHIBAURA HOUSE


SHIBAURA HOUSE 通透的大面落地窗及輕盈的構築,如同發出與社區來往的邀請。 (影像來源/ SHIBAURA HOUSE官方網站)

SHIBAURA HOUSE位在東京芝浦,其為東京灣的海埔新生地,也是日本典型的商辦區,街道上穿著西裝的上班族熙來攘往、企業緊鄰並列,近年來該區住宅陸續興建,搬進許多年輕的小家庭,芝浦開始趨向商住混和,然而彼此之間卻仍缺少往來交流的機會。父輩經營了40年的廣告製作企業,歷經日本泡沫經濟,過去的廣告公司經營模式逐漸與當今社會趨勢相行漸遠,伊東開始思考廣告公司在當代的生存方式與社區之間的關係,期盼與芝浦地區的人產生互動,從建築著手,由建築師妹島和世操刀,一改街道上一致的封閉型建物,為辦公大樓加入通透的大面落地窗及輕盈的構築,如同發出與社區來往的邀請,跨出企業與社區交往的第一步。

 

四層樓高的SHIBAURA HOUSE只有一個樓層供廣告製作公司使用,其餘的空間則分享給社區或是承租給想利用的組織團體,經營廣告公司也同時經營社區空間。 開放的一樓如同社區客廳,總是在午餐時間像公園一樣熱熱鬧鬧地來了許多午休用餐的上班族、也會有附近的媽媽帶著小孩來走走、午休時間有開放短時間的料理教室和英語會話班、晚上則有太極拳及盆栽教室,有著喜歡孩子的特質伊東使他對於社區空間有著敏銳的感受力,注意到不同年齡層對於公共空間的需求,藉著大大小小的活動,拉近社區裡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共享空間共創社區。

 

 

 

黃色色塊為廣告製作公司,其餘藍色色塊則提供作為社區活動空間或提供出租使用(影像來源/ Kazuyo Sejima & Associates)

 


午餐時間的英語交流會 (影像來源/ SHIBAURA HOUSE facebook 粉絲專頁)


給兒童的遊戲工作坊 (影像來源/ SHIBAURA HOUSE facebook 粉絲專頁)

企劃力與社區空間經營

重建辦公室之後,SHIBAURA HOUSE開始引起注目,伊東還說,由於東京幾乎沒有私人公司提供公共空間的先例,其實剛完工後大家都非常驚訝且不敢靠近。然而作為一個廣告公司,伊東發現真實於生活的連結對於品牌行銷是必要而卻被忽略的,除了虛擬的行銷手法,透過不同的企劃走向,轉而在社區空間裡讓產品與民眾面對面,創造與民眾接近的機會。一改過去四十多年的廣告公司經營方式,以社區居民為行銷出發的起點,創造公司與社區雙方互利的關係。


森永牛奶於SHIBAURA HOUSE舉辦活動 (影像來源/ SHIBAURA HOUSE facebook 粉絲專頁、Ryo Noda)

SHIBAURA HOUSE引新起的社區空間模式也讓許多企業感到興趣,但伊東認為這樣的模式不能複製套用至其他地區,而是反過來重新探究每個人生活中的困境及內心的渴望,重新定義想像中的城市。從自身周邊開始,SHIBAURA HOUSE 對於社區空間的能帶給城市人的意義逐漸明朗,在資本社會發達的今日,社區空間或許真的是個答案。

Local and Global – SHIBAURA HOUSE 作為社區空間的場所精神

SHIBAURA HOUSE向周邊敞開大門後,陸陸續續地許多交流機會逐漸孵化,創造同時在芝浦地區卻不曾相遇的人相遇的機會,社區裡媽媽們因SHIBAURA HOUSE的開放廚房,自行組織做便當的交流活動,社區裡的主人不再是政府、大型企業,與生活緊扣的人際關係建立,成就了具生活感的居住環所在,也建立人們在城市裡的人際網絡,逐漸形成共同生活體。

SHIBAURA HOUSE同時也希望扮演一個國際創意文化交流站(Hub),在積極連結在地社區的同時,也積極地與世界接軌,邀請來自國外的外國文化機構和大使館團體合作,透過講座、工作坊、藝術家駐點等交流機會,讓世界的文化、思想、藝術進到芝浦家,孵化新生活方式的實踐。


透過文化交流活動把世界帶進社區 (影像來源/ SHIBAURA HOUSE facebook 粉絲專頁)

無論身處於何種情勢之中,我認為,我們都應積極思考人與社會今後的存在形式,而「社群」將是一個有益的觀點。理由在於,社群是一種作為人們實際活動的存在,同時也如鏡子一般,倒映出存在於其間的問題 (例如:震災後的復興、高齡化、貧窮等等)。那是一個與魔法無緣的世界,活生生的現實。那也可以說是每個人為了開闢自己的將來而拼命掙扎的真實樣貌。正因如此,我們能相信「社群」存在著可能性。

— 伊東勝

社群的使命

一個社區空間能支持多個在城市活動裡的社群,而社群的存在反應著人們理想中生活的實踐,社區空間落實了理想,給予其孵化的土壤,即使東京與台北有著不同的都市、社會議題,我們皆抱持著想不斷深究與探詢的態度,積極且主動地過有意識的生活。


An eye for community 於台北所舉辦的”SAKE DAY”活動,創造討論兩城之間的場域 (攝影/ cc photo)

 

 

相關連結

伊東勝於 東京台北社區交往OPEN TALK中談論東京之外的社區空間:An Eye for Community 東京-台北社區交往|Outside Tokyo 東京以外 – 伊東勝 http://www.urstaipei.net/article/20656

SHIBAURA HOUSE 官網 | http://www.shibaurahouse.jp/en
An eye for community 計畫網站 | http://www.eyeforcommunity.org/
Tokyo Community Space 臉書專頁 | https://www.facebook.com/tokyocommunityspace/

 


珊迪林
高雄人。著迷於光影變化及顏色。每天都有100件想做的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灌溉支持作者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