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觀察:呼吸裡的政治經濟學

文:P.Lu

 

又到了空污拉警報的季節。空氣中的污染很多,粒狀污染物是空氣污染的一種,包含懸浮微粒、落塵、金屬微粒、黑煙、酸霧、油煙等。PM2.5是細懸浮微粒是粒徑小於2.5微米的粒子,石化燃料,工業排放,車輛廢氣等,都是PM2.5的來源。在性質上,PM2.5 可分為原生性和衍生性兩類。原生性PM2.5是指未經過化學反應的細小懸浮微粒,來源包括海鹽飛沫、工地粉塵、交通揚塵、工廠排放等。衍生性PM2.5則經過化學反應後形成,如硫酸鹽、硝酸鹽、銨鹽等1。儘管PM2.5只佔大氣成分中很少的份量,卻因其極細小的體積,可經由氣管、支氣管經肺泡吸收進入人體內部,而對人類健康產生極大的威脅。近年來,許多流行病理學研究已確立PM2.5對於健康造成影響,如呼吸器官病變,心血管疾病與肺癌的增加等。無論長期或短期暴露在空氣污染物的環境之下,皆會提高呼吸道疾病及死亡之風險2

誰正呼吸著那一口充滿了PM2.5的空氣呢?我們利用公開圖資,將2013 年PM2.5年度平均與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 HDI3)做了空間上的套疊。圖一中黑點為2013年年平均PM2.5大於50 μg/M3的城市,若以現行行政院環保署的空氣品質規定,PM2.5年平均超過15 μg/M3即為不良,這個數值已超標三倍以上4。高 PM2.5城市主要分佈從東亞,南亞一直延伸中東波斯灣區石油國家群。

 

圖一  PM2.5年平均超過50 μg/M3的城市
(資料來源:Ambient (outdoor) air pollution in cities (pm2.5) https://www.arcgis.com/home/item.html?id=d948fe3313f24f0eb295689e27df7ef6)

 

圖二為2013年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HDI)分布圖,人類發展指數是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從1990年開始發佈用以衡量各國社會經濟發展程度的標準,並依此將各國劃分為:極高、高、中、低四組。只有被列入第一組「極高」的國家才可能為發達國家。指數值根據出生時的預期壽命、受教育年限(包括平均受教育年限和預期受教育年限)、人均國民總收入計算出,在世界範圍內可作各國之間的比較。2013年的指數區間為:

Countries in category HDI
極高度發展國家 (Very high human development) 0.736 and higher
高度發展國家 (High human development) 0.615-0.735
中度發展國家 (Medium human development) 0.494-0.614
低度發展國家 (Low human development) 0.493 and lower

圖二  2013年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HDI)分布圖
(資料來源:Human Development Index by country, 2013 https://www.arcgis.com/home/item.html?id=0bd845b384254cb09872d5bbae699206)

 

若將中度發展國家篩選出來,則可以發現,大部分高PM2.5的城市,都落在『中度發展國家』這個區間內,如圖三所示,也許與這些國家正經歷的快速都市化,工業化與高強度的經濟發展有關。

圖三  中度發展國家與高PM2.5城市分佈圖
資料來源:Ambient (outdoor) air pollution in cities (pm2.5) https://www.arcgis.com/home/item.html?id=d948fe3313f24f0eb295689e27df7ef6;Human Development Index by country, 2013https://www.arcgis.com/home/item.html?id=0bd845b384254cb09872d5bbae699206,https://b88208035.carto.com/builder/94ffb4c3-5a7b-474e-938a-4f3698d7ca41/embed)

 

進一步探討這些國家的人口數,則可以發現這些地區多數是人口大於五千萬國家,其中不乏中國,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等人口大國,如圖四所示。參考NASA資料,這些國家也是致死性洪災的高風險地區,如圖五所示。

圖四  人口大於五千萬的中度HDI國家分佈圖
(資料來源:Ambient (outdoor) air pollution in cities (pm2.5) https://www.arcgis.com/home/item.html?id=d948fe3313f24f0eb295689e27df7ef6;Human Development Index by country, 2013  https://www.arcgis.com/home/item.html?id=0bd845b384254cb09872d5bbae699206,https://b88208035.carto.com/builder/158cd03c-6679-4584-a681-26c754d7e977/embed)

 

圖五  致死性洪災風險地圖
(資料來源:Worldview Earthdata NASA,https://go.nasa.gov/2CyE2fe)

 

 

所以,最多的人口,用力呼吸著最危險的髒空氣,承受著最高強度的開發壓力,並生活在最高的自然災害風險之中。

 

 

Note:

  1. 資料來源:《空氣污染防制法施行細則》《永續之殤─從高雄氣爆解析環境正義與轉型怠惰》
  2. 參考:https://momma.tw/3931.html
  3. HDI計算方式可參考:http://www.wikiwand.com/zh-hk/%E4%BA%BA%E7%B1%BB%E5%8F%91%E5%B1%95%E6%8C%87%E6%95%B0
  4. 參考:https://taqm.epa.gov.tw/taqm/tw/b0206.aspx

 


沛文照片
P. Lu
台大地理系,成大建築所,Lund University與TUDelft系友,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地理系菜鳥老師一枚。擅長氣候變遷,韌性城市發展與國際比較研究。相信有愛有溫度就可以一直走下去。
作者的其他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灌溉支持作者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