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遊戲時的「暴力衝突」,讓你恐懼了嗎? 來看看「愛與信任」能做什麼。

翻譯:蔡青樺

前言:
安吉遊戲學校 (Anji Play),是程學琴女士因為 1989 年中國簽署成為兒童權利公約締約國一員,而從「兒童遊戲權」發展 16 年獲得國際認證的幼兒教育方法,是兒童遊戲權的教育先驅。現在,在中國浙江安吉縣擁有 130 所分校,讓 1 萬 5 千個 3-6 歲孩子「從真實遊戲中學習」的一個幼兒園系統,宗旨是「愛、喜樂、風險、投入及反思」。

程女士認為,孩子的教室應該是戶外的縮小版,而戶外就是孩子教室的放大版。

MIT 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的教授 Mitchel Resnick 則出書提到:「世界變化太快,孩子要習得最重要的能力,就是創意思考和創意行動。安吉遊戲學校,就是一個範本,因為今日的孩子經過它的培育,能在明日世界過得更好。」

在安吉遊戲學校裡,孩子有以下幾個基本「遊戲權利」:

  • 從學校提供的豐富種類裡,自己選擇遊戲的素材、決定怎麼運用以及要用這些素材玩多久。
  • 自主結構的遊戲。
  • 自己決定跟誰一起遊戲。
  • 自主決定要大團體遊戲
  • 小團體遊戲或是自己玩。有權決定什麼都不玩。

真實遊戲(True Play),是表示孩子以自己的意向來遊戲,而不受成人打斷、干擾或指導。但是,在Anji遊戲學校裡,仍然有三條底線:

1. 孩子不可以傷害自己。
2. 孩子不可以傷害其他人。
3. 孩子不可以傷害環境。

然而,Anji遊戲學校所畫的底線,跟真實遊戲的環境,可能會跟我們深深抱持的「何謂構成傷害」的感覺,互相牴觸。

怎麼說呢?

衝突(Conflict),是一個存在於人類社會互動的普遍經驗。解決衝突的能力以及找到有效策略的能力,直到達到合理並可接受的結果,對我們能持續地、有意義地、並喜悅地與世界跟其他人連結,是非常重要的。

允許孩子擁有自己解決衝突的空間,是我們信任孩子的能力,也展現了我們的愛。去干擾並且代替孩子去解決衝突,經常是剝奪了孩子真實學習並成長的能力和空間。

在這支影片中,兩個孩子在爭奪一個遊戲素材。在相當短暫時間的課程裡,這兩個孩子在過程中,進行了一系列互動的策略:

  1. 口頭爭執,堅持他們擁有該物件,「我先找到這個的」(失敗);
  2. 拉扯並使用力氣以取得個人的所有物(失敗);
  3. 召喚盟友來幫忙爭奪(失敗);
  4. 打跟踢以取得所有物(失敗);
  5. 召喚第三方的同儕來決定誰有權力先使用這個素材(成功)。

在這個例子中,第三方的調解人,將他的手放在他裁定有權先使用的孩子的手臂上,發生的時間少於一秒(如果你不放慢影片,你可能會錯過)。

那是一個團體的孩子,使用互動的策略,來達成同意以解決衝突的時刻。這個行為,證實了解決衝突的價值,是確實存在於他們自己的社交及材料空間環境中。在這個例子中,這些孩子「被賦權(給予權力)」去進行做決定,解決問題並減少爭執的過程。

如果老師在此過程中的任何一個時刻,進行了干預,那在這支影片中可以明顯看出,學習與成長可能不會發生。

而也許已經嚇到很多人的踢打行為,並沒有被老師視為是「一個孩子傷害另一個孩子」,反而是被視為「那個孩子正在經歷並協調衝突的過程」。老師基於他自己觀察孩子的經驗,而對於肢體互動的嚴重程度,做了最適切的判斷。

老師經常問:「如果那個孩子踢打了對方,並且如願了,會發生什麼事呢?難道,他不會學到他的行為是解決衝突的可行策略?」那就是為什麼這段影片的後段非常重要的部分。

讓我們再看一次影片。

如果暴力可以得到該物件,那個受害的孩子是否可以歡樂地再次加入團體並一起玩呢?其他的孩子是否會歡迎他加入遊戲呢?另外,當孩子在遊戲後聚集並進行遊戲分享時,討論他們那一天的遊戲經驗,你認為他們會如何描述該經驗以及對他們的意義呢?

這裡的重點是:這樣的行為不會在「隔離(把衝突隔絕)」中發生。當孩子有成人的愛跟信任,有調節自己及他人行為的空間,有足夠的時間和機會去反思跟表達他們的經驗,那麼,那些對我們而言似乎需要介入的危險衝突,其實是自我決定學習跟成長的重要機會。

*原文出處:https://www.facebook.com/AnjiPlayWorld/videos/2142721139078984/

 

 


蔡青樺
從完全不知道怎麼跟孩子相處,到慢慢練習傾聽孩子,並進度緩慢地學習成為一個「好大人」,也因此更加關心跟孩子有關的議題。衷心希望台灣的孩子,你的我的大家的孩子,都能真正擁有自由快樂的童年,也能在更友善尊重的環境成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灌溉支持作者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