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牠們熄燈! 全美20城市串聯 要讓建物更友善鳥類

環境資訊中心 2018年4月24日綜合外電報導,范震華編譯;賴慧玲審校

本文經環境資訊中心授權轉載,原文為為牠們熄燈! 全美20城市串聯 要讓建物更友善鳥類

春、秋清晨,城市還在沉睡,17歲的克萊兒.韋納(Claire Wayner)已經穿梭在美國巴爾的摩市中心尋找鳥屍。雖然她很努力地想找到活體,但大部分都是冰冷屍體。「很難預測今天會撿到多少鳥,也可能一隻都沒有。有時候鳥群就像搬離了這個城市一樣。」韋納說。

《巴爾的摩太陽報》報導,根據美國鳥類學會(American Ornithological Society)在 2014 年發布的調查,美國每年約有數百萬、最多可能有十億隻鳥因為撞擊到建築物(最大宗是撞擊到窗戶)而死亡,且遷徙季節的死亡率特別高。因應這些現象,超過 20 個城市串聯參與「熄燈」(Lights Out)計畫,號召關閉不必要的燈光。

鳥撞到窗戶留下的印痕。圖片來源:Bill Gracey(CC BY-NC-ND 2.0)

科學家認為城市裡的燈光會「引誘」鳥類,讓牠們闖入城市。都市建築更讓牠們困惑不已 — 看似大樹的東西,其實不過是玻璃帷幕上的樹影 — 然後可能就撞上了。

美國國家水族館的鳥類飼養專家琳賽.傑克斯(Lindsay Jacks),同時是「巴爾的摩熄燈」(Lights Out Baltimore)計畫召集人,她認為巴爾的摩夜晚的光害確實「讓鳥兒有些招架不住」。

2008 年起,巴爾的摩熄燈計畫召集志工,以步行方式蒐集城市中死於撞上玻璃窗的鳥隻。志工會在清晨出發,希望趕在大樓管理員之前找到鳥屍。他們的任務是記錄撞上市內建築的鳥種和數量,用這些資料進一步認識鳥類的遷徙模式,然後藉此遊說建築業主和管理員,讓建築物變得更友善鳥類。

撞到窗戶死亡的鳥。圖片來源:Rainer Hungershausen(CC BY-NC-ND 2.0)

眼見為憑 蒐集死於非命的鳥屍

就讀巴爾的摩理工大學的韋納穿著健行涼鞋,一張蟲網從後背包裡探出頭來。她從 13 歲就參與熄燈計畫,和鄰居一起搭車到市區進行晨間尋鳥。她為多樣且無所不在的禽鳥著迷,也對保育議題感到興趣。

熄燈計畫的志工在晨間散步時不會單獨行動,韋納表示,「從不覺得會遭遇任何危險,一切都靜悄悄的」。據《巴爾的摩太陽報》報導,她在 2017 年 10 月一個週日早晨,與 50 歲的麥特.恩里奇(Matt Emrich)和 39 歲的安吉.吉普森(Angie Gipson)結伴參加在博爾頓山(Bolton Hill)社區的晨間散步,他們在城市建築間步行了近 8 公里,一路上擦身而過的人類只有保全、大廈管理員和街友。

他們發現了一隻爬滿螞蟻的鳥屍。韋納試著把螞蟻吹掉,然後把鳥屍裝進塑膠蒐集袋,再收到小書包裡。「其實還滿噁心的。」韋納說。雖然這些鳥是死於撞擊而非疾病,但志工仍會常常洗手。

志工們配備了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USFWS)的鳥屍採集許可。散步結束後,志工會把鳥屍冰在家裡的冷凍庫以防腐化,每一季都會將蒐集到的鳥屍送到史密森尼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Smithsonian’s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分析。

博物館鳥類專家布萊恩.史密特(Brian K. Schmidt)負責處理從巴爾的摩和華盛頓熄燈計畫(Lights Out Washington D.C.)送來的樣本。其中一部分會被送往各個自然歷史博物館進行疾病與死因研究。其他腐爛嚴重或被老鼠和螞蟻捷足先登的鳥屍,則會被丟進垃圾桶。即便如此,史密特仍很感激志工的努力,「我們總是歡迎人們把死鳥送來。」史密特說。

圖為華盛頓熄燈計畫在2013年遷徙季節時,蒐集到因撞擊建築物而死的鳥屍。志工們蒐集到的鳥屍也曾在博物館展出,讓更多民眾認識這項行動。圖片來源:USGS Bee Inventory and Monitoring Lab(CC0)

並非所有的鳥體都會被送去博物館或是被丟棄。巴爾的摩熄燈計畫估算,自 2008 年起,志工至少救援了超過 1000 隻受傷的鳥隻。被志工撿到的落鳥,大約有三分之一還活著,儘管常常因撞擊之故變得動彈不得。

即便落鳥看起來毫髮無傷,也可能因撞擊過猛而產生腦腫或短暫失明。志工把這些裝在棕色紙袋裡的鳥兒送去鳳凰城野生動物中心(Phoenix Wildlife Center)急救。那是一個位於北巴爾的摩地區,專門救援受傷和棄養動物的非營利組織。

意外的是,有些落鳥屬於罕見的鳥種,例如北美黃田雞(yellow rail)。奧杜邦學會說,這種有著黃黑大理石斑紋羽色的鳥兒是「北美洲最神秘的鳥種之一,幾乎從未在正常情況下被目擊過」。傑克斯表示,牠們最後一次在巴爾摩現蹤的紀錄在1800年代末期。沒想到在去年,熄燈計畫志工發現了一隻因撞上窗戶而變得呆若木雞的活體,送到鳳凰城野生動物中心急救後順利野放。

「我們平常無緣親見這些罕見的岸鳥,除非牠們在遷徙期間行經巴爾的摩市中心——接著一頭撞上一塊窗戶。」傑克斯說。

重點在關閉非必要的燈光

巴爾的摩熄燈團隊希望遊說建築物業主,讓建築物更友善鳥類。他們要求在下班後關掉不用的照明,並希望夜間清潔人員僅開啟工作樓層所需的燈光。韋納認為,重點在於關閉「非必要」的照明,「也就是那些與保全工作無關的照明。」

團隊認為,要求建築物關閉所有的燈光並不實際,因而提出較可行的改善做法,例如效法水族館,將外部燈光改為藍色或綠色等鳥類興趣缺缺的顏色;一種策略是在窗戶外面貼上一層特殊膜,上頭印著會讓鳥類避開的圖樣。傑克斯補充,「大多數的鳥類都能辨認出人工的視覺頻障。」

巴爾的摩「市區夥伴」(Downtown Partnership)聯盟主席科比.福奧勒(Kirby Fowler)認為計畫團隊提出了實際的解決方案,讓城市環境對鳥類更安全。在與團隊會面後,福奧勒協助他們與建築業主和管理者搭上線,並表示:「我支持建築物管理者至少思考看看改善照明的方法。

主席科比.福奧勒(Kirby Fowler)認為計畫團隊提出了實際的解決方案,讓城市環境對鳥類更安全。在與團隊會面後,福奧勒協助他們與建築業主和管理者搭上線,並表示:「我支持建築物管理者至少思考看看改善照明的方法。」

而據《Quartz》報導,以華盛頓熄燈計畫的案例來說,這並不容易,因為照明還牽涉到公共安全問題。

多個城市響應 減緩鳥類受脅現況

1990 年代初期,加拿大第一大城多倫多市發起「關注致命光源計畫」(Fatal Light Awareness Program,FLAP)。一般認為這是全球第一個記錄並致力減緩鳥類因都市建築而死於非命的重要嘗試。隨後,多個城市響應,延伸出超過20個熄燈計畫,其中大多數位於美國,包含紐約、芝加哥、波士頓等。

防止鳥撞上玻璃的點狀圖樣。圖片來源:Simon(CC BY-NC-SA 2.0)

近年來,守護鳥類安全運動逐漸累積了許多社會能量。根據美國保育團體奧杜邦學會(National Audubon Society)2013 年的報告,明尼蘇達州第一大城明尼亞波利斯(Minneapolis)成功串連市內 60 座建築物採取友善鳥類的措施。2017年,耗資 7900 萬美元的明尼蘇達大學貝爾博物館新館(Bell Museum)竣工,該建築以燒結玻璃(fritted)技術打造出兼顧鳥類安全與節能的點狀圖樣。

另外,奧杜邦學會的波特蘭分會於去年招募了 2500 位居民,並串連 13 座建築物,攜手關掉不必要的城市照明。此外,馬里蘭州的帕圖森野生動物研究中心(Patuxent Wildlife Research Center)近期也替窗戶裝上由熄燈計畫志工兼藝術家琳恩.帕克斯(Lynne Parks)設計的藍色貼膜。

參考資料

※ 本文為環境資訊中心人與野生動物主題報導,原文為為牠們熄燈! 全美20城市串聯 要讓建物更友善鳥類


環境資訊中心
由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成立,是一個為環境大小事發聲的獨立媒體,不隸屬任何黨派、企業或個人。我們相信提供真實而全面的資訊、創新且富建設性的行動方案,人們必能運用天賦的理性,展現其具體作為。我們用文字、聲音、影像…等各種媒材和媒介,為環境發聲,只為喚起更多關懷,凝聚更多力量,共同為我們下一代留住這片美麗的風景,與安身立命的家園。網址:http://e-info.org.tw

環境資訊中心的其他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灌溉支持作者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