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喜歡玩顏色:Monstrum的城市美學

圖文:Monstrum DK
翻譯:張楚忱/ 編寫:Christine Lee

2003 年創立的Monstrum,是一個專注在設計、藝術性和建築品質的主題遊戲空間設計公司,兩位創辦人本來是劇場創作和舞台美學的專業,因為其中一位Ole 的孩子的幼兒園需要一個新的遊戲場,但他不想要只是跟著其它家長挑選遊具,反倒希望遊戲空間設計,要可以讓成人和兒童都被啟發及驚艷。

於是,他們的遊戲場,不只是能攀爬、溜滑和擺盪,更能夠在視覺饗宴中,運用想像玩起創意遊戲。在他們的設計哲學中,孩子是要能體驗做出瀕臨危險的選擇時,「讓胃感覺癢癢的」但最後卻安全落地的快樂感受的。純手工在丹麥打造,安全無虞的遊戲設計,但卻充滿奇異樂趣、獨特性及挑戰度。

遊戲空間設計師,要平衡美學和遊戲價值,白話文也就是好看又好玩,而不是只想到遊具擺放,聆聽兒童並符合他們的需求,不代表要讓兒童擔起設計師的專業責任,觀察孩子怎麼和設施及地景互動,尋求具有遊戲知能的專家來協助看懂遊戲行為。

當孩子可以玩太空火箭、潛水艇、巨型鍋牛殼、小丑頭或特洛伊木馬時,單調的攀爬架算什麼?

里瑟本遊樂園(瑞典)


最棒的狀態是金色

從實際的角度來看,遊戲可能像是一件沒有顏色的事情

但以孩子的角度來看,一個好的遊戲包含像血紅、陽光黃、天空藍、大海綠松等顏色,以及在那之中最棒的顏色:金色

當然,一個真正的城堡(像MONSTRUM在里瑟本遊樂園蓋的)只有加了金色才算完整。還有頂部的金絲雀。

蝴蝶花園(中國)

炫目的色彩加強真實性

我們追求外型上的逼真程度
但要強調整個遊戲,加入夢幻的色彩能創造魔力

蝴蝶蝴蝶翩翩飛過
用有著令人目不轉睛的色彩的翅膀
用橙色、和炭藍色的翅膀。也用金黃色的翅膀

林奈公園(瑞典)

顏色讓我了解歷史

植物學家Carl Von Linné’s (1700, Sweden)的解讀
柔和的粉彩,同色系配色,和細微的對比強調植物和房子已合而為一,長成一個充滿故事和歷史的奇妙宇宙.
這是與Annika Carlsson插畫家的合作

中古世紀遊戲空間,赫爾辛堡(瑞典)

歷史的色彩:中世紀

女漁夫:她的鼻子和臉頰因寒冷而變紅。她的手和她賣的魚一樣蒼白。她的衣服是那時很典型的石青色。

周圍環境:遊樂場使用中世紀的礦物色調,如棕褐色、紅赭石色,黃赭石色,綠土色和粉筆色。

艾莫利維爾市遊戲空間,舊金山(美國)

沒有絕對的黑與白

座頭鯨的名字來自它背上的駝。它的特徵也是深色皮膚上的許多疙瘩、灰色斑點和斑駁的白色痕跡。
整個鯨魚都覆蓋著白色的藤壺。有些鯨魚大部分是黑色的,有些比較白,但是大多數座頭鯨是介於兩者之間。

阿拉伯帆船遊戲場,半島物業,科威特

玩玩視野的顏色

當你改變視野的顏色,世界會呈現不同的色調.
像玻璃塔,因不同深淺的藍色,甚至木材都看起來像真的玻璃。

我們喜歡五顏六色,因為,我們就是愛玩顏色。

原文出處為:We love to play with colors

Monstrum遊戲場的觀察分享:MONSTER出沒!到哥本哈根抓怪去~


avatar

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

我們希望能凝聚更多人關心兒童遊戲權及表意參與權,兒童公共遊戲空間設計不該再塑化、罐頭化、品質劣化與低能化,大小公民和設計師、廠商、學界及公部門協力合作,一起要求並協助相關單位更完善規劃公共空間,親子友善基礎建設,逐步迎向兒童友善城市。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灌溉支持作者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