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的空間:第三空間與地理學空間對話超展開

文: P.LU

「活的空間」這個專題其實是從漫無目的的超展開無差別對話開始,在建築與地理兩個專業擺盪的過程中,我發現了很多好玩的事 – 是時候把這兩位名稱看來毫不相關,但在空間討論中很有關聯的專業放在一起聊聊了。專題中我們問了很多問題,包含了空間與需求,如「他們的教室比較大」;空間與活動,如「我該在哪裡約會?」;空間與記憶,如「那個臭臭的走廊」;空間與行為,如「一起坐在北車的黑色地板」;以及空間中的權力與對話,如「我們該上哪個街頭」。要把超展開連起來實在令人焦躁,也許地理學「第三空間」的觀點能提供我們一些討論的基礎和想像。

#請不要再說地理學就是學教地理了

第三空間:3>1+2

Henri Lefebvre是20世紀重要的馬克思主義思想家,在他眾多的論述產出中,「空間的生產(La Production de l’espace, the Production of Space)」最為都市與空間研究者所討論,Lefebvre揚棄非黑即白的二元立場,以空間生產三元論(或譯空間生產概念三元組,conceptual triad of production of space)來解釋空間與人的連結,亦即空間實踐(spatial practice),空間再現(representations of space)與再現空間(或譯活現空間,representational space 或 space of representation)。Edward Soja延續這種空間三元的立場,提出了第三空間(thirdspace)的概念,協助我們來理解空間場域與人的活動抽象,複雜且多變的關係。相對於物理層次的第一空間與精神層次的第二空間,第三空間可以被當作是揉合了物理與心理,再加上時間與使用者的混合體

以家裡的廚房來說,第一空間所描述的是物理性的空間,乘載著我們能具體看到的烤箱,冰箱,瓦斯爐等烹飪的器具與設備,第二空間強調使用者在空間中所經歷的歡樂與哀愁,這些經驗「個人化」了乘載廚具的廚房空間,屬於空間和個人情感的連結。第三空間,相較於第一與第二空間的明確界定,關注的是綜合性,揉合了各種感官,情緒與記憶空間經驗 – 在1+2之外,還包含了「群體」與「時間」的向度。以廚房來說,週末和媽媽一起做菜,酒足飯飽後和好朋友一起洗碗卻創造了整缸泡沫的記憶,每週三隔壁總是飄過來混雜著烤雞與大蒜麵包的香氣,抽油煙機的轟隆隆隱含的媽媽忙碌中勿擾的標籤,搬著高腳椅洗手兼玩水的小孩,打破碗的尖叫聲,泡沫溢出或菜翻倒的各種意外,這些很重要,卻無法被明確畫進第一或第二的空間事件與情境,都可以放在第三空間的範疇。

第一,二,三空間
Ref. https://www.mdpi.com/2071-1050/10/5/1542/htm

為什麼要談第三空間?混搭中的對話與其價值

以混搭風出現的第三空間概念,擴大了我們討論空間的深度與廣度,而在這個什麼都有,什麼都算的深水(和稀泥)中,空間中各種權力間的對話與抵抗,是我們關注的核心。以廚房為例,「誰在什麼時候如何使用廚房?」,這類的問題儘管函示了物理與心理層次,卻無法將其切割開來單獨回答,只能在第三空間混雜的理解中,探討支配與被支配的關係,並經由空間中持續的對話與辯證,來「揭露(explore)」在不同時間,不同使用者的屬性與意義。 探討第三空間的意義遠遠不止於滿足地理學對於空間權力的分析與理解,對於建築,規劃與設計這一類以創造空間未來性(design/plan for the future)為職志的專業來說,了解使用者在空間使用上的權力,差異與衝突,「應該要」是極珍貴且富價值的發想

我們對「活的」空間有個無法量化但容易被理解的界定 – 有趣的,討人喜歡的,合適的,普世與個人共存,可以建立對話的。這個專題包含了本文之外的五篇文章,前四篇探討生活經驗中不同尺度的空間使用與價值,我們將環境觀察限縮在台灣,並援引1980年代建築時代巨著「建築模式語言(Pattern language)」對空間形式的分析(文中#___代表空間屬性在建築模式語言裡的編號),以暸解具在地性的活的空間應該囊括的元素與意涵,最後一篇文章則從空間社會性的角度,探討空間作為社會對話場域的重要性, 活的空間的社會價值,以及讓空間好好活著所該注意的事。

延伸閱讀:

封面照片提供:一心


avatar

P. Lu

台大地理系,成大建築所,Lund University與TUDelft校友,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地理系菜鳥老師一枚。擅長氣候變遷,韌性城市發展與國際比較研究。相信有愛有溫度就可以一直走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灌溉支持作者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