渲染模擬圖沒告訴你的事:從MVRDV的建築視覺模擬談建築與媒體(的上下交相賊)

原文: Mark Minkjan / 翻譯:punkelephant

註:本文獲2016年度Geert Bekaert Prize建築評論獎

在不久的將來,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市即將落成一棟世界知名建築事務所MVRDV設計的大樓。如果我們相信設計師的電腦渲染模擬圖,這將會是一棟外觀綠意盎然的的山形建築。但現實中,這棟大樓永遠不會長得跟渲染模擬圖一樣。

這種視覺美化的建築只是一個表徵,實質反應的是媒體與設計事務所如何使用超現實的視覺效果與毫不相關的文字呈現建築作品。這些報導充其量只是協助建築與都市規劃業界裡最狡猾的玩家們散播他們製造的「視覺糖果」(無法影響實質的公共討論。)

凝視著這棟既樸質又嶄新的獨特建築,為了不扭曲對建築神話的幻想,建築與空間產生的社會影響、政治衝擊與建築的內部問題,都被方便地排除在模擬圖之外。

Valley
OVG Real Estate/MVRDV

讓我們以此為例: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委託OVG房地產與MVRDV建築事務所,聯合開發位於城市南邊的新興商業區澤依達斯(Zuidas)。這個開發案名為拉婓爾廣場(Ravel Plaza),是個整合住宅、辦公室與休閒消費的複合式開發,將三種機能混合散佈在三棟大樓中,其陽台與露台和屋宇交錯在綠意的植栽牆上。根據OVG房地產開發公司總裁的說法,這將會是一棟「面向公共」的建築,公共空間將實實在在的從建築的內部延伸到外部。

模擬渲染與真實

仔細檢視模擬圖就會發現,其實我們並無法真的感受如日常一般的光線。那是因為,模擬圖要凸顯的是建築師雄心壯志的數位詮釋。在模擬圖的表現法下,連鑽石都可看起來透明無暇,事實上,建築玻璃鏡帷幕的反光會讓建築看起來像一塊巨大的鏡子。更晃論建築業內都知道,設計進入實質階段後,材料與空間配置在預算的刪減下,模擬圖最終不可能成真。更甚者,我們應該對建商與建築師所聲稱「建築內外皆可為公眾使用」有所保留與懷疑,畢竟從模擬圖看來,那些種滿綠樹的陽台看起來都沒有欄杆,實在讓人懷疑施工前後的落差有多少?

我們也必須承認,模擬圖裡陽台上蔥鬱的樹叢們在視覺上的效果驚艷,但仔細想,這些天空花園在現實上要如何被「掛」上天際呢?與植物結合的「綠」建築是2010年以來的設計潮流,即便是Stefano Boeri在米蘭的 Bosco Verticale,實際施工成果都與模擬圖有很大的差距,至今植栽牆這樣的設計在現實中幾乎沒有成功的案例。這些天空花園永遠無法像模擬圖裡一般的闊氣,不只是因為霧霾侵擾(拉威爾廣場坐落在阿姆斯特丹的環形高速公路旁)或影響植物生長的高樓強風會,更根本的是植物只會在適當的土壤環境了蓬勃生長,高樓上的植物不可能四季如模擬圖一般翠綠。

如此用「綠色」的植栽牆視覺意象宣示建築的「永續性」,無疑是一種「漂綠」的行為。營建產業是現今城市污染的主要來源,即便在房子上放點植物綠化,也無法彌補營建過程中製造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值得一提的是,近來開發商OVG亦負責開發座落在阿姆斯特丹商業區澤依達斯Zuidas的全球知名會計師事務所Deloitte(德勤)新總部大樓’The Edge’,根據英國綠色建築BREEAM評比,The Edge’是世界上最符合永續性的辦公大樓建築,但沒有說的是,Deloitte(德勤)的上一個在阿姆斯特丹另處的總部大樓只使用了12年,他們拋棄了只使用短暫時間的舊大樓,追求更新、更有聲望的建築作品。

拉威爾廣場在這張視覺模擬圖裡被呈現的視角是盤旋在高速公路上鳥類的視角,並沒有多少人能夠在真實世界從這個視角觀看大樓,最靠近的也許是鄰近的ABN AMRO銀行總部頂樓。走在路上的行人只會看見一個玻璃帷幕盒子和幾片綠葉掛在大樓上面。簡而言之,拉威爾廣場「真正」的樣貌,絕對不是設計公司所呈現「模擬圖」的夢幻現實。(編按:就如同自己在家煮的泡麵永遠不會看起來跟包裝紙上的照片一樣)

建築師作為化妝師

事到如今,你能責怪建築師嗎?今日的建築專業,除了幫房地產開發塗抹脂粉的化妝師,還有別的用途嗎?

當然,建築師長期以來倚賴業主的委託,並時常(過於開心的)在這個遊戲裡,扮演誘惑擔當。說穿了,這個「拉婓爾廣場」的3D渲染模擬圖,不就是張銷售廣告,被OVG用來說服市政府首肯開發?並不是說市政府是佛心來著的,最終都還是得讓消費者買單,公司政府一起發大財!

看著這張拉威爾廣場模擬圖,我們見到的只是一個裝飾得美輪美奐的空殼。這不僅僅是在視覺上的錯誤呈現,看看用來形容這個建案的字眼:「獨一無二」、「創新」、「永續」、「高品質」,這些形容詞跟評價建築物毫無關聯。美麗的模擬圖和圖說,不過只是用來渲染拉威爾廣場的投資工具。

當然,上述的所有評論,並不意味著建成後的拉威爾廣場不會是一個美麗、充滿功能性並使許多人愉悅的作品,但我們現在看到的,就只是一個美麗的預售展示提案。從另個角度來說,這個圖像被當作阿姆斯特丹並不非常受歡迎的澤依達斯(Zuidas)區的宣傳材料。如同澤依達斯(Zuidas)區的總監所言:「由OVG提案、MVRDV設計的這個建案,有著大膽而獨特的建築外觀,並標示著澤依達斯( Zuidas)將從商業辦公區發展成為住宅、就業和服務等住商混合的轉捩點, 拉威爾廣場的計畫,有效的提升澤依達斯(Zuidas)的吸引力。」讓我們祝福美夢成真,因為自願落腳澤依達斯(Zuidas)的人們真的不多。

為何質疑建築?

這是一個建築設計將自身降格為房地產開發化妝師的例子。渲染模擬圖隱藏了建築與都市發展的醜惡面,並讓媒體買單。拉威爾廣場永遠不會成為令人欣喜若狂的建築,更糟的是,這樣的千篇一律的美麗照「騙」讓設計評論家只好發呆,麻痺了對建築原本應有的專業討論。

而大多數與建築有關的媒體,做得只是不假思索的轉載開發商與事務所公關部門發佈的精美壯觀的影像與空洞的文案,當然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這個案例上,這些圖文被發布在 DezeenDesignboomArchDaily等知名建築媒體網站與在地的媒體上。這些建築媒體長期倚賴點擊率與流量生存,搶快跟吸睛才是能夠帶進財源的要件,何須保持媒體的批判性?說穿了,這些媒體也只是開發商與建築事務所發派「業配」的公關對象。

圖片搜尋引擎對「建築」關鍵字搜尋主要的結果,感謝建築媒體的吹捧,「建築」脫離常民成為虛假的現實

詭異的是,事實上真正能夠體驗到這些完工知名建築作品的人數相當稀少,為何大眾依然喜愛沈迷於精美如糖的視覺圖像?也許是因為,能夠住在ArchDaily所展示的房子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突然恍然大悟,瀏覽建築照「騙」與收看情色片是異曲同工啊!

最大的問題是,因為氾濫的華麗建築模擬圖,人們往往將建築與奢華獨尊連想在一起,而忽略了建築的日常社會性、公共空間中的脈絡,並消弭了建築與社會的連結。真正應該,卻在靜默中消失的問題是:我們真的需要這樣的大樓嗎?這樣的大樓,如何貢獻於解決城市面臨的問題?營造的費用誰買單?又是誰從中獲利?誰將被允許使用這棟建築?若是住宅建案,售價是平民可以負擔的嗎?大樓的營建與後續使用,是否符合永續性?

我並不是要說「拉威爾廣場」案對上述的提問都是負面的。我要說的是,如果我們對即將興建的建築,僅有如此貧乏的視覺材料,實在是毫無評判標準可言。若有更健全的資訊與思考,有批判性的觀眾才有可能提供更好的替代方案。

多數的媒體報導,混淆了建築與藝術、建築師與雕塑家。無可否認,在有限之處,建築師依然可以被視為發揮創意的專業,建築獨特之處是,在所有的創意產業裡,建築是少數對我們日常生活環境會產生巨大影響的專業。市井小民可以不用面對抽象藝術、陶藝或是席琳狄翁的演唱會,但是他們卻得被逼迫住在由建築「誤」所組成的城市裡。

我們應該把注意力放在設計對生活想望的建構:怎麼樣的鄰里、社區、城市與社會是宜居的?建築如何打造宜居的環境?以及發揮其他的影響力。最後,我們不應該讓數位模擬製造的妄想誤導我們。

原文連結:https://failedarchitecture.com/what-this-mvrdv-rendering-says-about-architecture-and-media/

荷文版本:https://www.vice.com/nl/article/ae4q7p/het-nieuwste-gebouw-op-de-amsterdamse-zuidas-is-een-plaatje–en-niet-veel-meer-dan-dat

MVRDV回應:https://www.archdaily.com/783045/in-defense-of-renders-and-trees-on-top-of-skyscrapers-mvrdv?fbclid=IwAR0MRJX6Q8bdK1WyGG01kbBD1vq2sv-glmCFVDRuEeCbHd6bBs4QT0rdotc


avatar

punkelephant

時常懷疑是否因為從小在城市街頭晃蕩成性,才選擇空間規劃為業。腦袋裡有一張世界發呆地圖,堅信一個好城市要有許多免費可以盡情坐著發呆與躺著打滾的角落,為此努力發掘與創造地圖上的新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