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你家也還是罐頭公園嗎?

圖、文:Check雀可 

你家附近有公園嗎?閉上眼睛,你能描繪出這座公園的空間樣貌嗎?如果可以,你覺得這座公園還可以變成什麼樣子?

以員林為例,距離我家方圓一公里內約有八座公園,除了面積大小不同以外,公園的設施配置都大同小異:外圍種植台灣欒樹、水黃皮一類的行道樹,中間區塊鋪設黑色橡膠軟墊,再擺上一座塑膠製溜滑梯遊具,有的會再擺上兩座搖搖馬,然後有一區健身器材區(漫步機、扭腰機、關節活動器等)。

基本上,擺上這些之後,比較小型的公園,空間就所剩無幾了,頂多再擺幾張公園椅跟零星的草地。從上述的設施配置可以粗略推估,一座公園至少扮演三種功能:綠化、遊憩、健身,但又可以從設施的豐富性看出,其比重順序可能是健身>綠化≧遊憩。

公園,是誰的公園?

從上述的設施配置比重,或許能勾勒出公園之於建造者預期中的公園主要使用者是誰。的確,公園裡那些健身器材並不寂寞,清晨傍晚都有不少長者使用,而公園裡附設的遊戲場,的確也是許多幼童遊戲的場所,但包括中間那座罐頭遊具或周邊的搖搖馬,仔細觀察下來,這些孩子在遊具上停留的時間並不如想像中的長。

這些標榜提供給5-12歲兒童使用的塑製遊具,設計固然符合國家安全標準,但遊具的難度與挑戰性對3-5歲的學齡前孩子來說已經略顯單調,對更大的孩子來說,單一形式的組合遊具無法滿足溜滑、攀爬、擺盪等遊戲刺激。

「這樣的遊戲場對孩子來說好玩嗎?」

在《兒童友善城市:特公盟引入國際經驗改造台灣兒童遊戲空間》[1]文中提到:「兒童友善城市(CFC, Child-Friendly Cities),已經是聯合國的主要工作項目之一。」什麼是兒童友善城市呢?就是期待孩子能在安心的環境下成長,包括獲得良好的社會服務、擁有乾淨的空氣跟水、可以在城市裡遊戲與學習。

好幾次我在遊戲場看到國小中年級以上的孩童把塑製遊具當作跑酷跳上跳下的在玩,而夜間的遊戲場也看過幾個約莫國高中階段的青少年站著盪鞦韆或是踩踏翹翹板。單看他們用接近成人的體能使用這些遊具的行為,或許第一時間冒出來的想法會是:「這樣好危險!

這些看似瘋狂的遊戲行為背後,實際上反應出來的就是這群孩子或許是遊戲場中最被邊緣的一群,他們旺盛的精力、渴望遊戲的需求,在城市裡並沒有辦法被滿足。而管理城市運作的大人們,是否看到了孩子們的需要,提供給孩子們一個友善的活動空間?

當小鎮出現第一座兒童遊戲場之後

2019年底,員林出現了第一座融入特色公園概念的兒童遊戲場。

遊戲場最大的特色就是場邊的人工草皮山丘,擺脫過往塑製遊具的配置,挪用部分整地土方推高後鋪設人工草皮,並利用土丘高低地勢放置磨石子滑梯,讓孩子的遊戲場域跳脫以往制式的單一動向。這座人工山坡成了孩子可以攀爬、行走、溜滑的立體遊戲場,沒有順序也沒有限制,孩子們可以自由發揮上行、下滑的各種可能。

除了上述的山坡滑梯外,也設置了遊戲場常見的鞦韆、蹺蹺板與單槓,並結合鐵道遊戲場的特色,挑選了火車造型的創造遊具,提供包括平衡木、攀爬網及攀岩坡道等多種促進肢體協調的遊具設施。

這座遊戲場的出現,讓我看到的是一個以兒童友善為中心的遊戲場思維。

「有沒有可能,這座公園成為小鎮後續推動共融式公園遊戲場的起點?」

這樣的疑問,推動我從里長、市公所承辦人,循線找到了推動這個空間改造的單位──彰化縣政府城市暨觀光發展處,並透過訪問該處建設工程科謝永宏科長,了解這座遊戲場的興建緣由。2014年,歷經七年徵收、招標、建造的員林高架車站完工,原本的平面鐵道空間成了一段長條形的空白空間。因此,為活化高架鐵道下的閒置空間,縫補過去被平面鐵道切割的東西區塊,由彰化縣政府城市觀光發展處提案,會同交通部台灣鐵路管理局整合資源,共同打造這塊空間成為社區民眾散步休憩的長型步道,並在步道中段打造一座以兒童遊戲需求出發的遊戲場,不管是磨石子滑梯抑或是全區鋪設彩色橡膠軟墊,都在兒童遊的安全與美感之間取得平衡。

在針對該座遊戲場調查所回收的113份問卷[2]中,一週帶孩子造訪遊戲場超過五次的重度使用者比例高達45.1%,而中度使用者(2-3次/週)則佔了37.2%,總計超過8成的使用者屬於經常使用公園的人。而決定他們造訪該座遊戲場原因的前三名依序分別是「離家近」(61%)「遊戲場有特色」(56.6%)、「有洗手台」(54.8%)

而在最後的開放性問題中,請使用者分享另一座經常去的公園及原因,其結果前三名依序為:三義公園(24.1%)、三樺公園(14.2%)、龍燈公園(13.3%);而選擇該座公園的兩大主因,一個是離家近(22.3%),另一個則是有沙坑(15.1%)。其中三義跟三樺公園都有洗手設施,且為員林市區裡唯二的兩座擁有沙坑的公園,而龍燈公園則是離調查的新生路遊戲場最近的一座公園。剛好符合前面使用者決定造訪公園遊戲場的調查結果。

換句話說,這些把公園遊戲場視為育兒活動場域的使用者來說,離家最近的公園,如果也能提供孩子豐富的遊戲體驗,才有辦法真正提供這些主要照顧者們育兒上的實際支持。而距離員林最近的一座特色公園,是今年剛啟用,交通時間約半小時的彰化市兒童公園,這樣的時間花費,我想,除非有特殊理由及原因,否則那些經常造訪這座兒童公園的,絕大部分應該都是住在附近,抑或交通時間在10-15分鐘以內的人。

對經常帶孩子去公園遊戲場的使用者來說,全台如雨後春筍般一座座落成的特色公園更像是一個攜家帶眷去朝聖打卡的親子景點。就像其中一位受訪者說的:「我和先生很常帶著小孩去外縣市遊玩時順道拜訪一些有特色的親子公園,甚至更常的時候是為了去某個特別的親子公園玩,才順便遊玩那個城市。」不論是問卷結果還是受訪者的自身經驗,都告訴我們,無論這些特色公園遊戲場多麼吸引人,如果必須舟車勞頓才能造訪,那它們終究屬於觀光景點,是必須規劃路線、串聯景點、安排行程,做足功課才能抵達遠方。

對孩子的主要照顧者來說,能真正提供育兒支持的遊戲場,不在他方而在地方,離家最近、最方便抵達的才是他們使用頻率最高的公園遊戲場。

那麼,這座遊戲場是否成功激起漣漪?使用者的使用經驗如何?

在回收的問卷中,在遊戲場的「遊具多樣性、遊具安全性、地點便利性、滿足孩子遊戲需求、遊戲場整體設計」等五個面向平均分數落在3.6-3.9之間;而在「環境乾淨衛生、提供育兒支持、願意推薦這座遊戲場」等三個面向平均分數則落在4-4.1之間。整體而言,使用者們都給這座遊戲場相當正向的評價,其中最喜歡的遊戲場設計前三名分別為:磨石子滑梯(40.1%)、山丘草皮(36.6%)、高架鐵道遮蔭(16.9%)。這顯示出,對經常造訪公園遊戲場的使用者來說,新生路遊戲場最大的特色就是其他公園裡所沒有的設施。

甚至,許多家長直接表明:「不要再用模組化的遊樂設施!」、「不要都用罐頭遊具」、「員林的孩子很多,但日常玩耍的公園卻非常貧乏,盡是罐頭遊具,大部分的人只能接受或忍耐。」其實使用者們早已察覺,遊戲場中那些如出一轍的罐頭遊具並不是好的育兒選項。問題是,放眼望去每座公園都長得一樣。所以,不是不做選擇,而是根本沒得選。但是,這樣的心聲是否被主政者聽見了呢?

幸福城市自許的員林,能不能也是一座以兒童為本的友善城市?

根據報導[3],員林是彰化縣的第二大城,也是近五年來全縣少數人口成長的鄉鎮市。過去十年,出生兒人數逐漸上升,成為全彰化縣最敢生的城市。員林市長游振雄在報導中指出:「(員林)184公頃市地重劃帶來的人口紅利這幾年才爆發,展望未來,現在只是「人口初升段」,接下來幾年人口一定還會再增長。」(自由時報,2020/8/30)

都市計畫帶來的人口紅利,磁吸效應帶動了區域間的移入人口。根據戶政事務所統計[4],過去十年,員林市的新生兒人口總數為1萬2082人,直逼彰化縣人口數最少的鄉鎮,如二水鄉跟竹塘鄉人口數僅1萬4千多人。換句話說,總人數直逼一座鄉鎮的這一萬多名兒童,主政者針對這些群體提出的相關福利政策又有哪些?

在彰化縣107年的縣市首長及鄉鎮市長選舉公報[5][6]中,無論是現任縣長提出的「先於偏鄉設立公托」;抑或是現任員林市長提出的「制定幼兒照顧方案,設立公立托嬰中心,減輕年輕父母負擔,妥善照顧下一代。」都偏向以設置公托機構作為兒少福利政策的落實方式,然而,這些政策反映出的思維是主政者把政策焦點放在親職友善(家長)而非兒童友善,並沒有針對兒童本身的發展需求提出更多方案。

然而,在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7]裡,提出了兒童有「生存與發展的權利」,兒童的生存權必須被家庭、社會及國家保障,且在「身體、心理、心靈、道德、精神及社會」方面充分發展。在衛福部建置的兒童福利公約影片中更提及「健康的環境、完整的醫療、完善的教育、適當的遊戲與休閒活動」才能保障每一位兒童的生存與發展權。其中,關於兒童有權「從事適合其年齡之遊戲和娛樂活動」的遊戲權,亦被規範在兒童福利公約之中。

如何在制定政策時,以兒童的生存發展為考量,提供一個在教育之外,兼顧孩子健康成長的適宜環境?或者,聚焦來看,以員林這樣新生兒人口數呈正成長的鄉鎮市來說,政府現有提供的遊戲休閒場地,對孩子來說足夠嗎?能提供他們充分的身體、心理發展刺激嗎?

在台灣長期推動兒童遊戲權、參與權的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特公盟)指出政府人員或設計師「有可能會因為安全、預算、構造、材料或主觀地認為孩子會喜歡,但並沒有試著去瞭解過孩子想法,因而設計出和孩子期待不同的遊戲空間。[8]加上政府制定CNS12642、CNS12643兩項國家兒童遊戲設備安全準則,各縣市政府為了符合安全法規加上節省經費,說明了為什麼罐頭遊具佔據了全台各個公園遊戲場。

在問卷的最後一個欄位裡,我請使用者們提供遊戲場相關建議給公部門參考時,以增加特色公園(22.3%)與兒童遊戲設施(17.8%)的聲音最多,前者包括「可參考其他縣市,規劃具更多豐富多樣的共融公園」、「希望員林也能增加有特色的公園,讓我們不用再帶小孩去外縣市玩。」對家長來說,如果居住地就有夠好玩的遊戲場,不僅省下舟車勞頓的時間,也提升親子互動的品質。  

一座以兒童為中心所設計出來的遊戲場,不只是讓孩子覺得好玩而已,更重要的是孩子能透過遊戲能發展感官、壓力調節、人際互動、冒險耐挫等,無形中培養孩子面對不確定性、抑或是風險評估等能力[9]。而這些,都需要透過了解孩子遊戲行為、發展需求,規劃合適的遊戲設施,甚至必須將周邊地景一併納入考量。

因此,有家長建議「增設彈跳床或直排輪、滑板等場地」、「提供沙坑、樹皮、礫石、水道、仿自然森林的植栽設計,還有青少年也可以玩的攀爬網、木樁等」。不論是增加攀爬、旋轉、彈跳、沙坑、戲水等設施,或是增設具有挑戰性的溜索、攀岩、越野自行車道等,抑或是增加特色公園、共融公園。所有的意見都指向同一個方向:希望員林是一座友善兒童、友善青少年城市。

在《天下雜誌》2020幸福城市大調查[10]裡,從「經濟、環境、施政、文教、社福」這五個面向對各縣市進行評選,但不論數據如何,對實際生於斯長於斯的居民來說,所謂的幸福城市,或許是這座城市能不能讓自己的下一代開心成長,那對他們來說才是幸福宜居的關鍵。


[1][8] 兒童友善城市:特公盟引入國際經驗改造台灣兒童遊戲空間
[2] 由筆者製作問卷進行該座遊戲場的使用者經驗調查。「員林新生路遊戲場使用者經驗調查結果
[3] 「幸福城市」員林 出生數逐年增加 (自由時報,2020/8/30)
[4] 彰化縣最敢生的城市 10年新生兒總數幾近一個偏鄉  (自由時報,2020/8/29)
[5] 臺灣省彰化縣第十八屆縣長選舉選舉公報
[6] 臺灣省彰化縣員林市第二屆市長選舉選舉公報
[7] 聯合國兒童福利公約資訊網
[9] 【投書】這一代孩子們的悲傷罐頭公園/江淑蓉 (親子天下,2015/11/15)
[10] 《天下雜誌》2020幸福城市大調查完整指標下載
文章封面圖片來源:李玉華 Christine Lee


avatar

Check 雀可

成為母親之後才睜開眼觀看世界,發現世界還不完美,關於尊重、關於平等、關於愛。謝謝特公盟開啟這場溫柔的革命,孩子們值得擁有一座友善的城市。也謝謝我的孩子,讓我成為自己喜歡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