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之上,以身體語言直面眾人的創作——小事製作《忘情KTV:女伶篇》的多重觀點

文/王秀儒;照片來源/UID Create 桔禾創意整合 提供

面對疫情,人的活動與聚集受到限制,各個文化場域都面臨同樣的難題。以往受到國際觀光客喜愛的故宮博物院,將去年藝術節的目標專注在鼓勵國內民眾走進故宮。2020年12月,小事製作在桔禾創意整合的邀請之下,來到故宮博物院北院的戶外廣場,參與一年一度的故宮藝術節。小事製作也推出了特別版本的《忘情KTV:女伶篇》,與民眾度過一個溫馨而有藝術氣息的冬日午後。

一場表演能夠順利演出,需要透過各種角色共同完成。訪談《忘情KTV:女伶篇》籌備的過程中的重要角色:策展方桔禾創意整合團隊,負責2020故宮藝術節的專案執行窗口劉奕妤;小事製作舞團內部負責活動概念及演出的張雅為、張雅媛;參與本次演出,同時也在公共場域中嘗試各種形式演出的表演藝術工作者李明潔;以及現場參與的多位民眾,從多面向的觀點分享,更深入理解不同角色的經驗與感受,與其中更細膩的所思所想。

打開故宮空間,製造與藝術親近的機會

比起來到故宮匆匆穿越廣場進入室內準備買票看展,故宮這麼大的園區也許應該可以更有趣?更讓人親近?負責2020年故宮藝術節「女子時光」活動策劃執行的奕妤說明,在這次的藝術節中,呼應館內年度的特展「她—女性形象與才藝」,從古典步入當代,邀請藝術家和藝文團體加入碰撞出更多元的觀點之外,也可以看到故宮將展覽主題走出以往的展示空間,舉辦戶外裝置藝術的創作與一系列跨領域的展演活動。對外以強調互動的軟性活動環繞整個故宮園區,走入外部公共空間製造大眾和藝術的親近感,讓喜歡藝術的民眾有了另一種來到故宮的理由,也多了一個更認識故宮的機會。

從策展團隊活動策劃推廣的角度觀察,演出必須抓住民眾的吸引力讓來去的民眾駐足停留,才有下一步溝通的機會。「我覺得小事製作本身是很有感染力的,他們很擅長去設想什麼樣表演是有趣,或是有互動性的。團隊特質加上與民眾互動演出的經驗,他們很熟悉怎麼樣操作會讓大家比較有感覺,這部分是很專業的。」初次與小事製作合作的奕妤這麼描述。每一次與創作者的合作都是為不同的活動特別設定,主題的切合、團隊特質、行銷聲量等等,都必須一併考慮。桔禾創意與小事製作合作,在活動發想階段提供詳盡資料,協助舞團理解活動架構與發想呼應主題的演出內容,最終有了《忘情KTV:女伶篇》的誕生。

小事製作以開場表演營造輕鬆的氛圍,在公共空間裡吸引大家的目光,漸漸聚集人潮後,再接著進入活動的主題
故宮藝術節邀請三位女性藝術家創作戶外裝置藝術,同時也作為展演的舞台背景。圖中為藝術家陳青琳的作品《回溯過往 遙向未來》

《忘情KTV》最初是小事製作以校園推廣為目標的《一日編舞家》[註1]發展而來,由團長乃璇擔任主持人帶領大家認識包括舞蹈風格、身體動作的拆解、表演的編導過程,接著邀請台下觀眾擔任編舞家,在有限的時間內和觀眾共同經歷一支舞的誕生。隨著演出經驗的累積與編排的調整改進,發展出將觀眾群面向社會大眾的《忘情KTV》,更進階濃縮了在台灣受到廣大族群喜愛的KTV場景。想像與朋友相約在KTV包廂小酌、唱唱經典歌曲那樣的輕鬆氛圍中,自願上台分享的編舞家以一個「故事」作為交換,透過即興的編導創作,由小事的舞者們為民眾演出真人版MV,以更有趣且靈活的編制內容適應不同的開放空間[註2]。

而2020故宮藝術節的版本則以專精於舞蹈與歌唱,富有智慧及才藝的女性表演者——「女伶」一詞,將特展的內容延伸,推出《忘情KTV:女伶篇》全女性舞者的編制演出。由舞團內部成員張雅為、張雅媛、沈樂進行活動策劃,展覽中經常成為女性畫筆下主題的花朵,作為編舞家故事與歌曲之間的聯想。舞者們也穿上簡約西裝以中性的姿態出現,不再訴諸故有的女性印象,而是堅毅與柔和的特質並存,融合在這次的表演當中。

編舞家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花,表演者以花朵對應的歌曲與編舞家分享的故事,臨場演出一支舞

教室裡的即興,到大眾的共創

在《忘情KTV》中,即興是表演者與民眾互動的方式,也是這個演出的重點。面對一個題目並直接現場演出,這樣的即興創作時常出現在科班訓練的教室裡,「題目有可能是文字,也有可能是實體。有時候老師會讓你摸一顆冰塊,而你要去詮釋這顆冰塊;或是題目就是一包衛生紙,要『感覺』一下這包衛生紙,跟它互動;又或者是跟一支掃把產生關係,都有。」雅為舉例,從抽象的感受、文字甚至到無生命的物件,即興對於表演者的訓練更像是把感受的開關開到最大,將細膩的感受一一吸收,利用身體語言重新詮釋各式各樣的想像。

身體的表演就像一種語言,能夠表達、訴說,能夠回應,這樣的練習不斷地累積在表演者的身體與思考中。如同小事製作團長兼主持人乃璇不斷強調的「站在這裡不只是跳跳舞而已」,語言要說得流利,來自精準地控制身體;來自表演當下的判斷及選擇;也來自經驗與美感的累積。

離開排練場與劇場的舞台,來到廣場和真正和民眾互動,從觀眾的反應、人的流動和各種不可預期的狀況,不斷地用身體嘗試和觀眾對話的同時,表演者也隨時都在接受挑戰。雅媛笑說,編舞家就在台下,同時又要把作品演繹給所有人看,每一次都覺得好緊張。「也許在站出去那個空間之前,表演者就已經要做好某種心理上的暖身。」雅為形容,舞者在與民眾互動的當下,為表演所做的每一個決定跟選擇,可能成功或不成功,必須仰賴自己的經驗去評估。

走入公共的場域,觀眾、編舞家與表演者之間的給予與回應既是最難以預料,卻也是最珍貴的。雅媛認為,已經不再只是像教室裡那樣的即興練習,《忘情KTV》的演出更像是在公共空間裡與民眾共創出來的作品。

在公共空間中演出,常常與觀眾距離非常地近,對於習慣舞台的表演者來說是一種挑戰
在不知道音樂內容的情況下,臨場演繹編舞家的題目,除了考驗表演者的功力之外,舞者彼此之間的默契也很重要

真誠的互動中尋找彼此的關係

在故宮的廣場上,有了舞台的音樂、風趣的主持人、準備一展身手的舞者們,小事向所有人發出邀請,平時空曠的廣場也開始變得不一樣。大家緩緩在廣場上聚集、駐足觀看,有些人特地為了舞團前來參加;有些人平時就會固定來到故宮看展;也有北上觀光而偶遇這場表演的觀眾,每個人來自不同的地方,有著不同的目的。

當彼此只是一面之緣,縮短了實際的距離之後,要如何讓彼此「更靠近」?雅媛從眼神的投射(eye-contact)來判斷和觀眾的距離感,「如果我們自己都先選擇,沒有eye-contact的時候,就會一直沒有辦法讓大家相信我們想要跟他們互動。」表演者內心的想法,其實觀眾感受得到,雅為接著補充,「但是當我們真的願意去接受,同時把自己放給觀眾看的時候,其實會發現那個隔閡自然而然就像一個神秘力量,就不見了。」

這天來到台上的編舞家,一位先生引用一首詩詞來表達今日的感受;年輕人分享自己最喜愛的電影劇情;女孩描述自己找到人生方向的過程;媽媽談起與兒子的衝突與最後的和解……每個人來到這裡,分享生命中的一件事,由表演者們將現場的氛圍、情緒、感受化為養份,利用身體的語言全心全意地回應在場的每一個人。「我會從他們講故事的方式,去想像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根據他們的情感抒發的方式,去尋找我們跟他們的關係。」明潔覺得,公共場域中的表演特別的地方,在於更能真實地「感覺」到觀眾,意識到這份感覺是彼此共有的當下,一切更顯得珍貴。

創造一個開放與接納的氛圍,與陌生人分享生命中發生的某件事,一個讓人彼此相遇、彼此聆聽的空間,是非常難得的。即便這並非永久,但在當下藝術確實軟化了我們對外在世界的戒心,在這個廣場空間中留下獨一無二的記憶與經驗。

主持人乃璇邀請想要分享故事的民眾來到台前,引導編舞家即興編創

公眾的表演,公共的藝術

人人都擁有一副身體,那以身體的表演作為語言的表演藝術,是不是回到每一個人身上最基本的感受,試圖在公共空間中製造一種跨語言、跨越文化的溝通?《忘情KTV》和小事製作所拋出的是一個以藝術與他人交會的起點,在短短一個下午的體驗當中,每個人都可能有不同的想法,當天在故宮現場的觀眾也是:

「身體作為語言對表演者來說是一個非常自然的事情,但我們很少去把這麼自然的事情逐步地解析讓一般觀眾理解。表演者自己在練習的時候並不會去質疑這件事,但是為什麼一般人不會覺得這是一個自然的事情?無論是觀眾的反應,或是表演者給觀眾們的反饋,在拆解身體語言過程中間的隔閡與轉換,我覺得在這中間就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發生,給我很大的啟發。」——Josh(32歲,踢踏舞者)

「看到表演者在舞台上律動的時候,其實也會有種衝動想跟他們一起搖擺。我覺得語言其實就是互相溝通跟了解,用身體當作語言是一個很直接但是也能夠更讓人感同身受的一件事情。」——馨莉(25歲,活動策劃)

「以前的我對於太抽象的藝術類型比較不喜歡,看到一幅畫,會想要知道裡面到底在畫什麼,想要一個明確的答案。可是像今天的即興編導,編舞家描述一種心情,透過舞者們的身體去表現出來,我發現它是一種不能用言語,或者是一定要有一個明確答案才能體會的。也許不要刻意去追求所謂的標準答案,反而更能夠享受在其中。」——大鈞(26歲,上班族)

就如同這次故宮藝術節將園區空間注入不同的藝術活力一般,藝術與文化時常被認為精緻卻遙遠,也許是因為缺少了理解。這時公共空間就是一個拉近距離的機會,一個走出舒適圈的機會,一個對話和理解的平台。小事製作一次一次地走入不同的空間,不斷地溝通,將自身擅長的藝術與大眾分享。要讓所有人走進藝術多一點,也許要花時間,但是當小事製作成為大眾心裡的一件小事時,藝術就有了萌發茁壯的可能。更靠近藝術的同時,每個人都能從自己的角度找到與它相處的方式。

「讓表演藝術不再為少數觀眾服務,而是與周遭的人們一同成長」以此為信念的小事製作來說,走進公共空間與藝術推廣彼此是緊密連結的。藝術不應該只被視為介入空間的手段,實際的行動讓藝術成為分享關係的媒介,同時也讓藝術以更親和的方式被看見,在開放空間裡與人們激盪、思考,進入大眾的生活裡,緩緩地向外擴散。也許下一次來到故宮不再是同樣的演出,仍然能夠期待在廣場上遇見不一樣的體驗,成為你我日常生活裡的獨特風景。

將表演藝術帶入公共空間裡,為的是接觸到更多的人,與不同族群互動、對話,製造彼此理解的機會






《忘情KTV:女伶篇》編創團隊
藝術總監|楊乃璇、張雅為
概念發想|楊乃璇、張雅為、張雅媛、沈樂
製作人|陳運成
表演者|楊乃璇、張雅為、張雅媛、陳詣芩、陳雅筑、李明潔、洪綺妮
攝影師|張雅為
工作人員|陳運成、高翎恩




註1:《一日編舞家》始於2016年,由小事藝術總監楊乃璇策劃與全體成員們共同執行,是一個60至90分鐘帶領民眾看懂舞蹈的懶人包。一日編舞家的參與不限年齡、族群、地點,從2016至今已受邀至9間國高中、新竹少年感化院、文博會身體博物館(2019)、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C-Lab空總藝術節開幕(2018)、嘉義藝術節(2017)……等不同機構及藝術節慶進行的藝術教育推廣行動。
註2:《忘情KTV》為2020年臺北白晝之夜小事製作受邀演出的節目之一,於夜晚的南港街頭廣場帶領民眾在半小時內看懂舞蹈。而《忘情KTV:女伶篇》則是小事製作受國立故宮博物院及桔禾創意整合委託,邀請7位臺灣女性表演/創作者於故宮北院的戶外廣場,邀請現場觀眾共同參與的互動式展演作品。


王秀儒

生長生活在台北, 喜歡在晴朗午後帶著底片相機走進巷子裡, 挖掘城市裡認真生活的人和空間,和他們的故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