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和的花園城市如何再生?──和市幣:社區碳權貨幣的都市實驗宣言

文:林以恆、林彥彰、邱宇軒、沈俊成

都市計畫設計典範需要與時俱進,回應不同時空脈絡的都市處境。
被視為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都市烏托邦及規畫概念「花園都市」(Garden City),
曾經在台灣留下深刻的空間烙印。
中部的中興新村、光復新村和北部的永和,都受其規劃圖像及土地使用配置的啟蒙,
但卻難以落實其中社會主義的理想。永和尤其在失控的人口容受及土地產權的高度私有狀態下,
演變成一個理念與實踐嚴重脫鉤的「走鐘」版花園城市。

2021選修台大建築與城鄉所都市設計課程的四名跨哲學(林彥彰)、社工(邱宇軒)、
及地理(林以恆、沈俊成)領域的大學生,決定重返永和花園城市,面對新的都市現實,
提出當代的實驗性操作,並期待以此與永和在地居民、市民團體、及社區大學展開對話,
共同探索形式以外的都市經濟、社會、和政治能動性
                                 — 主授老師 康旻杰                                                                                               

沒有花園的花園城市

綠化永和近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每平方公里3.85萬的人口密度(全台人口密度最高的市轄區)、人均綠地比0.4平方公尺(小於一張報紙)。永和彷彿從來沒有過都市計畫法,囊底路與曲折巷弄組成雜亂的道路體系; 預定綠地空間被鋪成水泥地面的收費停車場;建物滿是俗稱「頂樓加蓋」的非正式營造,隔成劏房出租給負擔不起台北市的移工、工人、大學生,每隔一段時間會傳出火災帶走這些過客的性命。

許多人忽略了永和本來是一座「花園城市」,規劃者希望當地有廣大的公園、蜿蜒的道路、有著田園步調的生活空間[1]。最初,花園城市是英國的Ebenezer Howard 《明日的花園城市》於1898年提出的一套都市體系,工業化革命後,工人住在環境惡劣的貧民窟,Howard 認為這等都市空間是不健康的,他希望建置一座充滿農場與綠地的田園城市安置勞動階級(見圖二)。花園城市內部有著土地利用限制、道路的規劃以及區域內人口數量。1903年Howard 在英國建立第一個實驗性質的花園城市Letchworth , 他想像土地的所有權歸眾人所有;「由下而上」的無政府制度。然而,Letchworth以及後續出現的花園城市大多土地仍回歸私人所有,永和正是如此。

圖一、 Ebenezer Howard對於花園城市的想像(圖片來源:明日的花園城市書中插圖[2]
圖二&圖三、永和都市規劃今昔對照(圖片來源:圖二:全國土地使用使用資料分區查詢系統、圖三:地圖會說話:幻滅的花園城市[3] 附圖)

1955年,國民政府在美軍顧問團協助之下,要在中永和打造人口總數3萬人、綠地佔總面積的九分之一的花園城市,並於1958年著手將永和自中和鎮析出,規劃中和作為工業區,永和則是商業與住宅區。花園城市很快面臨到都市現實,新置的永和鎮安置大批遷台軍眷,當局用簡單、快速的工法興建小單位住宅,永和人口突破3萬,由於永和以商業、居住機能為主,無法提供足夠在地的就業機會,居民來往台北通勤,而中正橋是當時僅有的一座便橋,無法負荷沉重的車流,政府陸續修建永福、福和等橋梁。

1970年代經濟起飛,加速了都市蔓延,由於永和來往北市相當方便,中南部的移民日增,都市計畫的管控力道又薄弱,無力管制房地產的蓬勃發展,私建的住宅佔據本來公園的空間,居住密度大幅攀升,基礎建設嚴重不足,花園城市的綠意盎然成為過去。當初花園城市規劃七個大型公園(見圖三),只殘存4號與1號公園的局部地區,即今日的八二三公園與仁愛公園。2021年的永和住了21萬8千的居民,當中有7萬通勤人口[4],也就是說永和是台北的臥房城市;乃缺乏主體性的都市邊陲。

「和市幣」構想的誕生

若回顧Howard的著作,一座花園城市該具備以下性質:一、鄰里間互動十分密切;二、經濟上自給自足;三、充足的綠色環境;四、健全的社福體制,若要讓永和重返花園城市的烏托邦,發行社區貨幣是一個充滿潛力的選項,貨幣能做為綠化的獎勵,活絡在地經濟、分散既有經濟體制的風險。我們研究了國內小琉球的「海灘貨幣」、新店花園新城的「花幣」、「高雄幣」,與英國的「布里斯托磅」(Bristol pound)、阿根廷的社區信用制度 (Crédito)。這些社區貨幣發行初衷是為了提供主權貨幣外的另類選擇,使地區免於經濟動盪,不過它們大多數沒有達成目標,因為流通有諸多不便,這些貨幣違反市場機制,全球金融風暴尚未出現,體系便已崩解。大致上,過往貨幣案例有以下的缺陷:

  1. 第一種社區貨幣如花園新城的花幣,貨幣與單位時間的勞動等價,其缺點是貨幣仰賴社群之間緊密連結,流通範圍難以擴展到社群之外,換取的商品、服務有限[5]。第二類社區貨幣如高雄幣及布里斯托磅則與法定貨幣掛勾只能發揮兌換券的功能,非獨立的的貨幣。這二類社區貨幣進行交易將造成市場失靈。
  2. 許多社區貨幣違背初衷,若要在金融風暴中發揮保護在地經濟的功能,則社區貨幣不應該與主權貨幣聯繫。永和的貨幣若與台幣之間維持固定的匯率,一來會被有心人士投機炒作,二來,當全球性的金融動盪造成惡性通貨膨脹,新台幣為了維持與美金的匯率將大幅度的貶值,若社區貨幣與台幣的匯率是固定的,台幣貶值,社區貨幣跟著貶值,便無法平衡主權貨幣的風險。相反地,若社區貨幣若與主權貨幣的匯率是浮動的,當經濟風暴中主權貨幣不受到民間信任,在地會尋求替代的價值儲存媒介,好比社區貨幣,額外的需求讓社區貨幣對法定貨幣升值,從而發揮保護在地經濟的作用[6]
  3. 社區貨幣發行牽涉到財富再分配,方式必須明確、公正且公開。好比小琉球的海灘貨幣,每名志工參與一次淨灘活動可獲得一枚海灘貨幣[7]。然而大多數社區貨幣發行方式有待商議,好比高雄幣,將社區貨幣做紅利回饋,民眾在該區域內特約商家消費,可獲取支付金額一定比例的回饋以折抵下次消費[8],其政治意涵上大過其經濟效益。

若冀望社區貨幣能帶領地區渡過全球性的金融風暴,永和新發行的貨幣就不該只是短期遊戲,要是長期、永續且是不造成地方政府財政負擔的。欲達成目標,就需尋求開創性的概念彌補前述社區貨幣的缺陷。

圖四、小琉球的海灘貨幣[9]

如何取得和市幣?

發行和市幣的第一步為成立類似中央銀行的機構。和市幣的發行與監管機構是永和中央銀行(Central Bank of Yonghe,簡稱CBY),若情況允許,也將開辦儲匯等業務。

居民可以透過在陽台、巷弄、屋頂等私人空間栽種植物,CBY每半年計算一次這些場址的植物固碳量:每從大氣中固定10公斤二氧化碳,即可獲得一單位的和市幣,居民可以選擇將和市幣匯入數位帳戶或郵寄實體貨幣。

CBY屆時將成立一網路平台,確保發行過程的公正、公開,居民可以在平台開立帳戶,並將自己栽種範圍在匡列在地圖上,專人實地審查範圍無誤後,會根據植物的固碳量面積自動劃撥和市幣到居民的帳戶。後續CBY將推行存款利率的政策工具,居民可以將和市幣存入CBY來謀取利息,CBY會視情況設定一個存款準備率,準備率外的資金可以進行投資,如營建更多的綠地以發行和市幣,民眾可以借貸和市幣投資自家的綠化建設,還款方式為檢視是否有在還款期限內達到其貸款量須達成的固碳量為主,若未達標再以和市幣補齊。

為方便計算,居民栽種的植物採計面積要以1*1的正方形為單位(植物小於一平方米植栽面積,或範圍長、寬小於一米的,不予採計)。貨幣發行時,CBY將利用無人機拍攝影像,經由遙測技術計算出植物的「NDVI植生指數」[10],推算每平方米綠地的固碳量[11]。每固10公斤居民可獲得一單位和市幣。平時,CBY會透過衛星影像(如Quickbird、Geoeye-2等解析度小於三十公分的商業衛星)即時觀測植物生長狀態(見圖四)[12]

下方表一可讓居民粗估其植物可換到多少和市幣量。假設種植一平方米的闊葉喬木,每半年約可獲得獲得45單位的和市幣,多年生藤蔓固碳量可以獲得25單位。

表一、單位面積植栽的每年二氧化碳固定量。資料來源,「綠建築解說與評估手冊」(內政部建築研究所,2007更新版)
圖五、永和的的土地使用現況。(特別感謝沈俊成透過Arcgic繪製此圖。)

原則上,和市幣計畫將分成四階段執行:

圖六、和市幣施行的四個階段

和市幣將在小範圍的試點後,推行到永和及中和的全區。透過可控的小規模試驗,找出和市幣制度運行會遇到的困難,並徵詢當地的反饋意見。由於貨幣得在社區取得信任, CBY 便需要在地社群密切的溝通並主動積極的介入貨幣市場,直到取得居民的信任後,才會放開控管的力道。

花園城市綠地的取得

1955年永和花園城市規劃時,道路是針對行人與公眾運輸設計,規劃者刻意安排了蜿蜒的道路或囊底路等營造田園的情調、強化鄰里交流,以至於日後私人汽車成為主要的交通工具時,永和道路對車輛及行人皆不友善,缺乏停車位與人行空間。為了將不適合通行的道路還給行人及綠地,道路用地是可以被減少的,諸如前面提到的蜿蜒道路以及囊底路都可以被歸還給綠化後的人行空間,同時,為節省公家維護植物成本以及提升民眾養護綠地的意願,採取綠地以及街道的地權歸公家所有;地上物權劃歸私人所有是一是一個解決方案。屆時居民可以向CBY申請認養三平方米的公有土地,而固碳量帶來的和市幣收益將歸居民所有,若社區的需求超過能供給的綠地面積,則優先同意弱勢族群申請,屆時公家可透過發放綠地使弱勢族群獲得穩定的經濟來源。

除此之外,將綠地的地上物權歸於民眾還可以避免居民疏於照護導致綠地荒廢,若居民缺乏時間照顧綠地或離開永和,CBY鼓勵他們以和市幣出售綠地。綠地買賣[13]可以帶來綠地的規模化。交易者預期綠地遠期的收益的行為可能帶來金融化的現象,但至少可以肯定一件事:綠地的炒作至少帶來好的生活環境與乾淨的空氣品質而非過高的房價。

花園城市的再生 Garden City Redux

永和花園城市的錯誤不該解讀成Horward的失敗,而該理解成台灣都市盲目追隨西方理論帶來的災難,國內外已有無數的研究說明若將西方的理論帶入不同脈絡的東亞空間產生的後果,台灣需要的是大膽的城市實驗。筆者縱然無法保證「花園城市再生」百分之百的成功,但確信都市實驗的實踐足以增進大眾對於都市空間的感知,有了這些感知,我們才有能力涵化外來的都市理論,建立本土的理論,有了自己的都市理論,台灣才有在都市設計領域追趕他國的底氣。

以下是花園城市再生達成後的景象:

永和目前人口數量有約22萬人居住在5.7平方公里的土地,根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城市人均綠地為8平方公尺[14],也就是說,永和境內需要1.76平方公里的綠地才能滿足標準。花園城市再生計畫期望每人能領養至少三平方公尺大的綠地面積,若以參與人數到達到達總人口的60% 計算,將多出約0.4平方公里大的綠地空間,相當於永和境內土地的6%。現行河濱公園在內等永和現有的綠地約占14%的總面積,若是加上領養的公有範圍,公共綠地將佔土地面積的20%,大約1.14平方公里。CBY也鼓勵居民改建屋頂等方式增加綠地面積來取得和市幣,我們希望這樣可以帶給當地0.6平方公里的私人綠地空間,即永和每三面屋頂就有一面是綠化屋頂,綠化屋頂將佔永和面積的8%。包含公共及私人的綠地在綠地,永和地表將有1.74平方公里、大約是28%綠地,便達成了聯合國建議人均的綠地水平,28%的綠地甚至足以改變永和悶熱的微氣候[15]

屆時,佔永和總面積20%的公有綠地中,希望至少有一半地上權私有化,也就是10%的面積,加上8%的綠化屋頂,大約佔一百萬平方公尺,若以平均每年平方公尺固碳量100公斤計,每平方公尺大約可以獲得10和市幣,每年和市幣的發行額大約市一千萬單位,假設每單位等於2021年7月的新台幣10元的物價水平[16],和市幣每年發行額大約等同於此刻的一億新台幣的價值。新北市景觀處每年有五億預算[17],CBY只需要一億支撐社區貨幣體制。

同時,CBY期望與新北市政府合作,確保每單位的和市幣可以兌換一定水平的準公共財的市政服務,譬如大眾捷運搭乘、共享自行車的租借,付一單位的和市幣以騎行YouBike一小時,或永和運動中心的設施。不同時間點,CBY與新北市要保證同單位和市幣能換取到準公共財的服務是一樣的,從而確保貨幣不至於隨著台幣波動,由於準公共財的非獨享性,使用人次增加不影響營業成本,不至於造成市府沉重的財政負荷。

CBY也期望與私人企業簽定合約,好比 Goshare、Wemo,以台幣支付企業權利金,確保在一定時限內只要支付三十單位的和市幣,可以享受24小時內無限趟次的共享機車騎乘服務。由於和市幣與準公共財聯繫,新北市只要挹注一億補貼大眾交通運輸、共享經濟的使用,就可以確保和市幣在全球經濟災難時教在地經濟可受到較少的波及。

至於CBY的運營經費則可以從環保署即將成立的碳權交易平台獲得經費,目前環保署預估每公噸的碳排放價格預計是117元的新台幣[18],永和花園城市再生計畫將每年固定10萬噸二氧化碳。如以一來,CBY的營運經費可從環保署獲得1170萬新台幣的碳交易收入取得。

花園城市再生提出的社區碳權貨幣是一個嶄新的概念,足以讓台灣的都市、環境領域走在全球的最前線。策略上,藉由奪回台灣中央銀行貨幣剝削人民的生產剩餘;收回汽車佔據的空間;改造既有的鐵皮屋頂來等來支持綠化的建設,並借助市場機制、金融手段,讓綠地不只是綠地,創造一種新型態的資本,藉由綠地的投資將讓居民意識到綠地的價值,自發地擴大綠地範圍。同時藉由密切的在地交易促進鄰里之間的信任關係、強化地方認同。永和的社區貨幣碳權希望透過這樣的計畫修正花園城市理論,讓花園城市不再只是Horward的空想,而是一個真實的自給自足的都市經濟型態。

[1] 廖盈琪. (1999). 昨日的明日花園城市: 永和都市計畫之移植與形構 (Doctoral dissertation,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Building and Planning).
[2]https://www.wikiwand.com/zh-tw/%E7%94%B0%E5%9B%AD%E5%9F%8E%E5%B8%82%E7%90%86%E8%AE%BA
[3]https://mapstalk.blogspot.com/2007/12/blog-post_17.html
[4] 來源為內政部藉由手機信令資料推估。查詢網址: https://semap.moi.gov.tw/STATViewer/Web/Map/STATViewer_Map.aspx
[5] 羅允佳(2014)「社區貨幣對永續發展價值觀的啟發」。碩士論文,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https://hdl.handle.net/11296/6eqpct
[6]阿根廷的社區信用制度 (Crédito)是少數成功幫助社區渡過國家金融危機的例子。2002年阿根廷發生嚴重的通貨膨脹,全國7%人口加入了社區信用制度,以減少官方發行的阿根廷比索之依賴。 DeMeulenaere, S. (2000). Reinventing the market: Alternative currencies and community development in Argentin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ty Currency Research, 4(3), 1-4.
[7] 根據筆者參訪小琉球的經驗,淨灘活動每月舉辦一次,每次最多發行50枚,筆者認為海灘貨幣的弊端是發行量不足,即通貨緊縮,貨幣收藏價值大於交易價值。讀者若對海灘貨幣的通貨緊縮有興趣,可以參見聯合報2021年3月19號的「小琉球海灘貨幣夯回本島 發起人拜託別捨不得花」的報導。
[8] 參見中央銀行「『高雄幣』與『臺東金幣』皆非法償貨幣」新聞稿。
[9]https://www.triptaiwan.com/2018/09/06/%E5%B0%8F%E7%90%89%E7%90%83%E6%B5%B7%E7%81%98%E8%B2%A8%E5%B9%A3/
[10] NDVI植生指數=(NIR-R)/(NIR+R),NIR是地表反射的紅外光、R地表反射的紅光。NDVI值會介於-1~1之間。建物的NDVI會小於零,而植被大於零,NDVI值越接近1,代表植生狀況愈好。
[11] 利用遙測影像推算固碳量的方法。可以參見林昭遠,吳逸崟,莊智瑋(2010),「利用SPOT衛星影像推估碳存量可行性之研究」,水土保持學報,42(2):199-212。
若未來商業衛星的解析度小於10公分,我們不排除直接利用衛星影象計算永和的固碳量。
[12] 透過即時衛星遙測的的目的,是為了防範居民的植物貨幣發行出現,平時卻消失。
以Geoeye-2的商用衛星為例子,每10.4小時繞地球一周,一天可以產出兩張永和的空照圖。
[13] 惟政府提供給弱勢族群的土地須經審核始可進行買賣。
[14] Alessio Russo and Giuseppe T. Cirella (2018), Modern Compact Cities: How Much Greenery Do We Need?, International Jurnal of Enviro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15]韓文珮, & 黃志弘. (2018). 探討都市綠覆率對微氣候下熱環境舒適度之影響. 第十屆發展研究年會 台灣經驗 2.0: 在地與全球的發展研究與實踐, 794-806.
[16] 特別要強調,這裡指的不是永和與新台幣聯繫,係指文章完成當下新台幣的物價水平。
[17]參見109年度的「新北市政府綠美化環境景觀處單位決算」。
[18] 參見「全球碳權交易一一上路,台灣碳交易制度到哪個階段了?

  • 出生新竹,即將升研究所的台大地理系大四,學的是經濟地理學,平時就喜歡關注城鄉議題。

  • 目前就讀台大哲學系三年級,第一次真正參與都市設計相關的內容,未來希望能夠繼續深入了解都市設計、都市規劃相關的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