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走得遠,英國熟齡單身女性合作住宅New Ground Cohousing建成之路

資料整理/林倩如

過去,女子單身或因不婚或事業忙碌或擁抱多元性別,生活各有主張,如今加乘喪偶、離婚、餘命較長等因素,令熟齡女性單身上路的陣容越來越龐大,如何自在又保持一定支援性安全網絡從容老去?大約35歲以上正邁入熟齡期的女性朋友,多少已看到父母長輩遭逢的年老照顧狀況,當沒有選擇以婚姻家庭或伴侶為選項連結親密關係,現實壓迫的焦慮不安跟危機感不免相應而來,財務自主有餘裕者,或可找個安養機構入住,但其中最重要的仍是「關係」。

不如住一起,或住附近有個照應吧,慢慢出現這樣的提議,那麼如何真正實踐呢?且是讓更多人都擁有這樣的機會?《合作住宅指南》如此提醒,「合作住宅不會無中生有──它需要被組織!」2016年,英國第一個熟齡單身女性共居社區「新天地」(New Ground Cohousing)正式入住令人振奮,她們是如何建成的?成就的背後這一趟近20年的探險有熱情有失望有支持有反彈冷暖交錯,能堅持理想直到完成,十足驗證「組織」工作的必要性,其寶貴經驗當有助於志向投入建設合作住宅的女力預前準備功課,期許在台灣也將打開住宅自立的豐富面貌。

據內政部戶政司最新數據顯示單身人口將破1000萬,30-39歲(七年級生)未婚人口占45%;30-34歲未婚占比更高,女性達50%。(圖片來源:截圖自內政部戶政司人口統計資料_人口數按年齡及婚姻狀況(109年底))

故事從1998年說起

根據《衛報》(2019)報導,1997年起,每6個英國人就有1人為65歲以上,2017年增加到每5人位,至2037年,預計每4人就有1人。發達國家更早迎向超高齡社會,加上女性平均壽命高於男性,重建獨自生活近在眼前。

而老人住宅走得很前的荷蘭,60年代即對社會變遷中的社會及人際關係發展出新的看法,60年代末、70年代初便出現第一批「居住團體」(communal living groups),80年代則融入佔屋運動,城市裡的閒置建築透過合法佔屋行動成為「居住團體」,再透過不同途徑陸續轉成合法的居住空間。此住宅形式並為不同社會團體所用,迄80-90年代催生出老年住宅,以創建尊嚴快樂自主的居住文化聞名。

1990年,New Ground發起人之一、住宅研究者瑪莉亞.布倫頓(Maria Brenton)在威爾斯大學研究高齡化相關社會政策。她發現女性因育兒、照顧家庭等因素較早離開職場,不利其財務及交友圈發展,故使熟齡女性更大比例上易面對老後貧困、獨居無援的可能,且孤獨感亦加深獨居的負面影響。在一次參訪中,Brenton觀察到荷蘭的高齡共居模式,認為老年共享時光能延長健康進而減輕醫療照顧系統的壓力,便醞釀將此概念引進英國。1998年,她在National Council for Voluntary Organisations主辦的住房活動中闡述了這個構想,6位彼此熟識的女性深深受到吸引,決定以荷蘭為師,會後立刻酒吧再聚討論如何在倫敦實現以單身女性為主體的住宅。「熟女共居組職」(Older Women’s Cohousing Community, OWCH)因此而生,這是一切開端的起手式。

開工、興建過程。(圖片來源:(左) photo credit_Pollard, Thomas Edwards Architects,(右) photo credit_Maria Brenton)
過了18年終於入住,我們辦到了!(左一)為New Ground發起人之一瑪莉亞.布倫頓(Maria Brenton)。(圖片來源:photo credit_New Ground Cohousing © Pollard Thomas Edwards

外部支持環環相扣

1998年8月,OWCH第一次會議在創始成員且是組織裡今天唯一實際入住New Ground的雪莉.梅瑞登(Shirley Meredeen)家中舉辦。每月固定一次週日集會維持多年,藉此跟進共居相關事務進度並從中建立起互信基礎和團結情誼。

翌年6月,OWCH與資深慈善團體「為女性爭住宅」(Housing for Women, H4W)結成正式夥伴關係,主要是因為OWCH基於社會包容性,企圖提供住房服務給需要社宅租金補貼的年長女性,但早期該租補需要透過已註冊的住宅協會才能申請。H4W成立於1934年,供應可負擔住房來賦權女性挑戰各種不平等現象,其資源及經驗均有助於促進OWCH運作,兩者至今仍維持著良好合作。

此外,「約瑟夫.羅恩特里基金會」(Joseph Rowntree Foundation, JRF)的資助也相當重要,慈善機構JRF成立於1904年,百年歷史悠久,旨於提供解決貧窮問題相關調查之基金,初期Brenton的研究經費即出自於此。在JRF的支持下,JRF、H4W、OWCH代表再組成管理小組以推動總體進程(至2004年結束)。

以OWCH為核心組織發動計畫,形式上也成立擔保有限公司和銀行帳戶作為對應。2000-2006年,則往外持續尋找志同道合的夥伴加入,前後數百名女性參與聚會接觸此方案。時光流逝,即便老後住房困境更加險峻,即便遭遇各種挫敗打擊,她們依舊繼續前進不退,逐步共同描繪社區藍圖,討論覓地、資金、法規等困難並一一克服。這樣一群人如何call來?又內部如何進行培力呢?

新天地的女力合作願景:打造一個以平等、民主共同對抗寂寞的社區!(圖片來源:photo credit_New Ground Cohousing © Pollard Thomas Edwards
中央草坪多功能使用,是社區最大亮點之一(圖片來源:photo credit_New Ground Cohousing © Pollard Thomas Edwards

組織工作綿密串起

許多OWCH創始成員曾參與The Older Feminist Network、Growing Old Disgracefully、Older Lesbian Network等80、90年代興起之女性主義團體,強調組織追求性別平等之際也應保持水平的非階層結構。為促使每個人都參與到財務、基地、溝通、會員資格等不同工作組別,不時舉辦講習課程或內部研討會來進行培力(包括平等、多樣性、共識決策、衝突協商、支持、失能、阿茲海默症等主題)。經組織文化多重洗禮,新成員亦認同尊重、寬容、相互支持等核心價值觀,且能對老化和保護環境抱持積極正向的態度。

組織培力以建構成員相關能力,紮實地蹲馬步練功,在現實中才能發揮毅力通過層層關卡,尤其在社會氛圍及土地取得兩大課題。OWCH一路走來,最先面對的是年齡歧視和官方權威式文化的質疑,比如官方即使接受合作住宅概念但傾向年輕人優先,再來是當地政府或地方反對與鄰里關係的處理,被懷疑會造成社會福利的支應負擔。她們不斷進行開會、行銷、倡議、遊說、辯論、接觸不同住房協會等等工作來介紹住宅方案並在地方開展友好認識(邀請左鄰右舍喝咖啡也為施工不便致歉),改變當時尚不友善的大環境。

而2006年慈善機構「都鐸信託」(Tudor Trust)注資支持研究基金,2009年「漢諾威住宅協會」(Hanover Housing Association)加入開發案協助買地,在階段性均扮演著重要角色。然合適的地點屢屢卡關,找過數個地點,從錯誤中學習,直到2013年第5個選址才遊說成功,計畫終獲議會許可。最棘手的土地搞定了,接下來速度得以加快,OWCH找到Pollard Thomas Edwards(PTE)建築事務所進行設計,全程成員大量投入參與式規劃,設計過程相對順暢,三方緊密合作亦建立了深厚互動。倒是對營造承包廠商帶來不少挑戰,不過待落成後,此創新建築項目也因此獲得一系列獎項。

New Ground Cohousing手稿設計稿(圖片來源:photo credit_New Ground Cohousing © Pollard Thomas Edwards
參與式設計工作坊(圖片來源:photo credit_Pollard, Thomas Edwards Architects

值得一提的是,在尋求建商和地方政府支持的斡旋協商過程中,不斷碰壁形成長久拉鋸戰的主因乃,OWCH堅持要放入沒有能力購買房產而必須依靠租金補貼的社會住宅弱勢租戶,始終不願意放棄社區要多元共融的初衷,令人佩服。

兼顧公私及老後需求的我們家

New Ground位於北倫敦高巴尼特(High Barnet)地區,占地0.32公頃(約968坪),離地鐵站僅10分鐘,交通便捷,周遭包括(動物)醫院、超市、圖書館、公園、教會等設施,生活機能亦佳。整個社區聯排建築呈L型且內外有別,外向街道的部分,淺色磚砌三層建物和低矮的金字塔型屋頂,旨於低調融入喬治亞/維多利亞風格的寧靜街區。另標榜住房明亮通風、足夠的儲存空間與社交場所;又因英國人著重隱私,緊鄰街道的牆面特別打造堅實,室內像廚房、臥室、書房等個人空間避開面向花園的陽台,安排在靜謐隱蔽處。房型有11間單人、11間雙人、3間三人房,16-31坪面積不等,三人房售價最高約40萬英鎊。

低調設計融入外向街廓,內向則充滿有機的綠意生活(圖片來源:photo credit_New Ground Cohousing © Pollard Thomas Edwards
露台作為過渡性社交場所,可俯瞰開放空間、間接參與社交,同時保有私人領域(圖片來源:photo credit_New Ground Cohousing © Pollard Thomas Edwards

空間設計的巧思可以隨時增添居民日常生活的有機交集,大面積的開放性花園絕對是亮點,住戶細心打理綠意盎然生命力流動奔放,每個單位除了具備獨立門戶及充裕的私人生活空間,也都擁有可眺望中央草坪的露台作為過渡性社交場所。再者,L直角處完整的「共享空間」(common house)則是另一個節點,這兒有廚房、餐廳、客房、會議室等設備引人逗留;通往停車場、垃圾暫存區與洗衣間均十分方便,也是居民回到社區第一眼看到的空間,綻放的笑容吵過的架發生的故事都化為情誼累積;其他共享設施散布於社區由走廊連通。

穿過中央草坪,還有另一處花園,自用兼可供鄰里觀賞,增進彼此情誼(圖片來源:photo credit_New Ground Cohousing © Pollard Thomas Edwards
居民整理花圃,交流分享興趣並生產部分食蔬(圖片來源:New Ground COHOUSING

綜合來說,為確保個人與公共空間的平衡及熟齡生活需求,私人套房到公共空間設計了完善的無障礙設施;除了標配仍可微客製化個人風格,像牆面的油漆顏色或地板鋪料的選擇,若加裝步入式浴缸則須額外收費。機能設計也考慮到居住舒適度,藉由在建築物外層全面包覆隔熱層,兼顧溫控於舒適範圍內並減少空調等耗能設備使用,因此符合倫敦政府可持續住房規範的第四等級。

合作宅一起,共享互助樂無窮

「我們正在創造歷史,且感到非常自豪。我們是獨特的,但不希望是獨一無二的。」

We are making history, and we are extremely proud. We are unique, but we don’t want to be unique。
OWCH成員雪莉.梅瑞登(Shirley Meredeen)

跟不同組織或長或短的合作,跟無數有興趣入住者媒合,OWCH越挫越勇的奮鬥,從頭到尾參與一整套住宅生產模式,18年後裡應外合條件到位,終於誕生新天地。所擘劃期待的共居想像:一個保有獨立尊嚴並互助支持的熟齡自主生活,一處以平等、民主共同對抗寂寞的社區,合作運營落實生活化才要見真功夫。

入住資格只有兩點:必須年滿50歲且是單身狀態的女性,並須為OWCH成員(年繳會費)。現25間公寓套房共有26位居民,年齡介於50-90歲,由最資深成員優先選擇區位,除了人類,還有2隻狗、數隻貓。住宅2/3屬於長期租賃(250年)私人產權,1/3為受社會福利保障租期、由OWCH及H4W共管的社宅租客。組成背景多元,醫師、護士、演員、老師、同志、難民等等,像1930年出生的Meredeen一生精彩,經歷二戰,擔任過記者、出書、創辦Growing Old Disgracefully,2013年更獲選BBC百大女性殊榮,女人走過大半人生在此交會互放的光芒將多麼璀璨。

“We are making history, and we are extremely proud. We are unique, but we don’t want to be unique.” OWCH成員雪莉.梅瑞登(Shirley Meredeen)表示(圖片來源:photo credit_New Ground Cohousing © Pollard Thomas Edwards

而為了營運保有獨立私生活的公共永續社區,她們制定並遵守一套謹慎訂出的生活公約,包含責任制、互相支持、對抗年齡歧視的刻板印象、愛護環境、參與延伸社群等基礎原則。在自治管理面向,定期舉辦住民會議,社區相關規範均由所有成員共識決定,且實施「任務小組」分工制,住戶依各自專長興趣加入,例如:財務管理、客房維護、花園照顧、汽車共享、公共區域維護、家具建議等組別。另有值日生制度,大家輪流清掃、煮飯。

眾人平等承擔社區自我營運管理的勞務之外,調劑生活樂趣的便是共享活動了,每週定期共餐,品嚐他人廚藝同時維繫社交,亦自由分享彼此的嗜好,如畫畫、種花、辦社區派對、享受電影之夜、外出參訪等。沒有強迫參加的束縛,可以一個人豐盛,也可以一群人歡快。至於訪客規定,也不至於不近人情,歡迎住戶交友,最長可共居六周,如果超過就抱歉囉,畢竟單身女性限定。

下廚共餐,最日常卻也不簡單(圖片來源:photo credit_New Ground Cohousing © Pollard Thomas Edwards
疫情時在社交距離的維持下,舉辦復活節找彩蛋活動以凝聚社群感(圖片來源:New Ground COHOUSING

不過,熟齡必然步入下一階段生命週期,New Ground已預先建置一套照顧互助系統。假如有成員生病,至少連續一週內,會有送餐照顧服務;若有失能需要全天候看護需求,則由住戶、社會局及家人三方合力協助;若需要全天候照顧者不只一人,也可2-3人一起分擔長照費用。貫徹合作精神,不只有福同享,更是有難同當。未來一直來,入住以來幸運的是尚未需要啟動長照服務,但這確實也是日後展現社群所能扶助彈性範圍的巨大挑戰。一定會有人先走,新成員的融入、如何保持活力等動態發展,便是另一個課題。

小結:行動的女人開出秀異的花

「我們希望掌管自己的生活,想要生活更好、活得更長,活得更有創造力,也有精力去回饋社區。」

──New Ground Cohousing

最關鍵的是,OWCH這群極具行動力的單身熟齡女性,可以獨居但不想孤獨,目的更非關養老,自信盛大地迎接變老,如常活出自我意志和喜好,她們朝氣蓬勃想得更大並要讓人際關係更強健,以合作住宅作為解方不只是說說,做了就是!前期透過組織工作滾動培力,集體資源有限則與外界協商推動。New Ground作為先鋒,創立熟齡單身女性合作住宅的城市典範,大大鼓舞了其他人效法,大概有10多個熟齡共宅案例正在籌畫發展。不只是一群女人夢想成真,雖然可惜多數創始成員等不到成果,且讓相同處境者獲得啟發、思變改革。

新天地之所以獨特,根本原因不只在於合宜的硬體規劃,更在經營共同理念的「意向型社群」(intentional community),有了人,再合作出住宅到入住後形成社區支持互助系統,長路漫漫風雨,而建造出比血緣更親、比伴侶更有默契的同志連帶。PTE獲獎無數之外,還研發出一套從概念、參與式設計到完工的專業服務,證明了為團體量身打造專案,其時間及金錢成本未必提高。

covid-19大流行期間,透過線上討論小組、遊戲、閱讀等來相互支持,中央草坪也發揮了讓居民仍可保持運動、活動的空間使用(圖片來源:New Ground COHOUSING

提供前期資金的漢諾威房屋協會亦高度肯定OWCH為共同住居的前景帶來突破性發展,英國下議院便曾表態支持這種合作住宅,希望藉此解決當前社會的老後獨居問題。妳,熟齡單身嗎?想追求撐出類家人的網絡嗎?若妳喜歡與人交流共享,也正面臨思考嚴峻的居住不穩定問題,合作住宅是否燃亮妳的眼睛?不如找人談談,開始行動起來吧!

參考文獻

*文內 New Ground CoHousing 及 Pollard Thomas Edwards 圖片均經過授權使用。


OURs都市改革組織成員。唸的是跨領域藝術和社會發展,而仰望著山野、也想奔向大海,書寫、行動、環境、多元差異文化,追求自由的移動,深邃回應這個世界。

OURs是台灣第一個以都市空間改造、政策議題批判為主軸的非營利組織。基於社會公義,協助政府及人民改善都市問題,促進全民公平合理使用都市空間的權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