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碎安全規定神話的遊戲場(Playgrounds that Rip up the Safety Rules)

翻譯:特公盟主要成員 Chiao︱ 編一點點:Christine

英國兒童遊戲權倡議者Tim Gill 的這篇文章,有一個簡單的目的:讓大家重新思考遊戲場的安全。藉由來自世界各地的遊戲場圖片,Tim 希望鼓勵大家放棄對一個安全遊戲場可能預設的先入為主觀念。從近日幾座修繕完畢的新穎設計加特色遊具的遊戲場開放使用後,第一時間大家因為習慣了罐頭且不熟悉發生的意外,就能以管窺見 Tim 在五年前的倡議有其道理。

本文,聚焦在無人看護監督的公共遊戲空間。這幾十萬個為世界各地孩子存在的遊戲空間,每年都會進行例行性的新建和改建。這樣的聚焦是刻意的。是的,一些有人員管理的冒險遊戲場挑戰了我們對遊戲的風險概念,但那是不同的經營模式,有高圍籬、限制的開放時間和留心注意孩童的工作人員。他們對待「安全」的方式是另一個主題。同樣地,學校的遊戲空間有不一樣的問題,也不包含在此。

要明確地說:接下來並不是一連串「好玩遊戲場的收藏」— 有些的確在設計上還令人頗失望的。這是個對重視安全的大眾一個挑釁:請看以下一組挑戰傳統觀念的圖像。在這之前,我想展示一個位在 Newington Green in Islington, London(倫敦市伊斯靈頓區的紐因頓格林)遊戲場(圖二和三)來總結許多人對安全設計的觀念。這個方式可簡單透過縮寫「KFC」(就是速食餐廳肯德基)來描述:模組套件(罐頭遊具)、護欄、地墊。這個詞是由景觀建築師及學者 HelenWoolley 所發明,精準捕捉一個標準化、機械化及毫無想像力的遊戲空間工作模式。而「KFC」速食(肯德基)的隱喻,當然是故意的。

圖二

圖三

首先是兩個自然遊戲場的溜滑梯,位在哥本哈根的瓦爾比公園(Valbyparken)。這個空間是由丹麥景觀設計師 Helle Nebelong 所設計(圖四及五)。Helle 的設計是非常自然的,但也反映了她對安全上細緻的想法。她說:「以另外一種方式來說,我深信標準化遊戲場是危險的:當攀爬網網格或階梯梯階之間距離是完全一樣的,孩子完全沒有必要專注在該把腳放在哪裡。標準化是危險的,因為遊玩變得簡單,孩子因此不用擔心自己任何行動。這樣從遊戲中的學習無法帶入生活中,因為真實生活中所面對的,幾乎都是不平整和不對稱的模式。」

圖四

圖五

下一個遊戲場,是位在紐約市的流目屎公園遊戲場(Teardrop Park,圖六),高陡的滑梯,兩側是危險的巨石。依據美國人愛訴訟的個性,我仍無法確定當時設計師是如何讓客戶答應簽約做出這個溜滑梯。幾年前,紐約市的公園部門員工告訴我,他們每年要處理 500 件遊戲場意外索賠案件。在倫敦,我懷疑這個數字會不會超過 50 呢?

圖六

接下來是荷蘭的遊戲場(圖七),坐落在海牙(Hague)的房屋開發案附近。這個陡坡直接掉入河水卻無人看顧的遊戲場,會誘發出美國或英國巡視員的安全過敏原。但想一想,許多荷蘭小鎮都建在氾濫平原及填海土地上。堤壩、溝渠和運河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最新的發展需求,還包括要有一定比例的洪水管理的開放水域。許多家庭的後花園直接接觸開放的水域。有一次到荷蘭旅行,我訪問了一些家長關於家中後花園底部即是開放水域的安全疑慮。他們的答案是:「當我們的孩子還沒游泳游得夠好時,我們會隨時看著他們。一旦他們學會了游泳,我們就會相信他們能使自己安全。」

圖七

你需要看仔細一點,才有辦法看出下張圖的重點。這也是來自倫敦市伊斯靈頓區的 Spa Fields 遊戲場(圖八)。看通往遊戲高台的階梯,它們是搖晃得且具有不規則的間隔。因此,它直接違反英國(事實上是歐盟)遊樂場設備安全規定(EN1176-1)。規定說明:「階梯的傾斜度應是固定的 […],踏階的間距應該均等一致,且階梯的水平面應在正負3 度以內。」這個有趣例子,正好抓到了世界上許多遊戲場安全標準所引起問題重點(這個主題在由英國政府及我合著的《管理遊戲風險實施指南》有詳細討論)。現在,我要提出一個很明顯但常被忽略的重點:在英國和其它許多國家,符合安全標準並不是法定要求。

圖八

下一張照片是倫敦市卡姆登區的榆樹村公園遊戲場(Elm Village),設計給大孩子有挑戰性攀爬和練習平衡的機會(圖九)。不過,我要大家注意的不是結構設計,而是在照片右側護欄的開口以及停車場外的垂直桿。這個安排看似危險,既不允許孩子爬出且讓孩子有被車撞風險,但事實上它是真正解決安全問題的優雅設計。這個場域若完全用護欄圍住的結果,就是被用來作為寵物廁所或被飼主用來訓練攻擊性強的寵物,因為其他人難以進入這個空間範圍。照片中,柵欄的開口表示寵物便溺不再是問題。至於被車撞也不可能,因為停車場小且空間很窄迫使大家把車開得很慢。那些垂直桿創造出屏障和障礙,讓這遊戲空間明顯就是為了大孩子而設計,因此帶著年幼孩子的家長會察覺這個差距,開始密切看護關注自己的孩子。

圖九

最後,但卻是最具爭議的照片,是淺草東京區的日本遊戲場(圖十)。這設計是平凡的:類似英國 20、30 甚至 40 年前所使用的。但值得注意的是,它完全沒有任何形式上的「安全」地墊。我五年前拜訪日本,看到許多像這樣的鄰里遊戲場,幾乎所有參觀到的公共遊戲場都是泥土地,即使在遊戲器材底下也一樣。對許多人而言,這可能會被視為日本在遊戲場安全上落後的證據。然而,它讓我有相反的疑惑,也許是日本人很明智拒絕衝動地到處安裝「安全」地墊。正如我在《沒有恐懼(No Fear,特公盟翻譯中敬請期待)》第二章所說的,衝擊吸收地墊的安全效益(這邊使用正確的術語)是極具爭議的,很難在現實情況之下證實。其中一個矛盾的原因是,如果孩子和家長認為地面是比較軟的,孩子可能會冒更大的風險,而家長可能對孩子減少關注。這被稱作為「風險補償效應(Risk Compensation)」。自從我寫了《沒有恐懼》這本書,更多的證據已經顯示(可從academia.edu 連接PDF 檔下載,可能需要登入)英國遊戲場愛用的高科技橡膠地墊似乎造成更多的意外傷害,並非減少。

圖十

風險,是無法消滅的。孩子需要挑戰及冒險遊戲的機會。我們必須認知到孩子能處理多種類型的風險,他們學得很快,而且他們從錯誤中經常學得更好。因此,遊戲場安全需要一個平衡及周全的做法。不用說,這是不是意味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我樂於聽到大家意見,以及各位挑戰傳統觀念的遊戲場例子(台灣可以透過特公盟轉達)。

後記:任何有興趣看丹麥、瑞典和德國遊戲空間實體的人,應考慮加入挪威景觀設計師及戶外遊戲倡導者 Frode Svane 的調查研究之旅。個人非常推薦。

原始文章:http://rethinkingchildhood.com/2012/03/07/playground-safety/,以上文字翻譯及隨附照片均獲 Tim Gill 授權使用。轉載請先聯繫特公盟。

 

 


Chiao
演員和客串的英文老師,目前正是自以為畢生最拿手的角色-全職二寶媽
和搏感情的陪產員,堅信人生就是要有很多的「自以為」的信念才會活
得開心。

特公盟其他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灌溉支持作者喔!


2 thoughts on “敲碎安全規定神話的遊戲場(Playgrounds that Rip up the Safety Rules)

  1. 最終問題的根本其實是風險承擔的問題,
    如果台灣家長普遍能認同遊戲活動還是會有一定的風險,
    而且這樣的風險得由孩子和家長共同承擔而非向設計管理單位求償,
    那麼相信很多設計師也會想挑戰設計出更有趣更有挑戰性的遊樂場,
    如果家長的態度不改變,法律缺乏相關免責規範,
    最終都會因為管理單位的顧慮,而對兒童遊戲場之設計有眾多的限制。

    在二十年前,尚無國賠相關法案的時期,
    台灣一些公園和小學的遊樂設施相對現在充滿變化和地方特色,
    如今制式組合塑鋼遊具的普及,起因也是當年許多家長呼籲和提告產生的結果….

  2. 遊戲場好玩多變化,符合現在政府CNS規定,並由專業廠商檢查合格。在這樣有安全規範下而設計的遊戲場,這樣的風險指數,是大多數的家長能接受的範圍,當然不可置否,還是有一些需要被教育的部分。

    但以前的遊具,有許多危險的問題,例如:重金屬漆殘留、鋪面不符合規定…等。想要高一點的遊具,相對就要有合乎這樣墜落高度的鋪面。國外看起來似乎非常危險的遊具設計,其實符合美規或歐規遊戲場的規定,而且設計外觀危險的遊具,孩子其實自己也會小心。

    一個真正有趣的遊戲場設計,其實除管理者和設計者,其實還有使用者(孩童及親職),需要的是彼此去了解彼此的限制和需求,而不是處於對立,這樣才會有更多友善好玩及有足夠風險評估的遊戲場被設計出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