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變動中前進:氣候服務與空間規劃

文:P.Lu

近年來發生的極端天氣現象與其所釀成之災害,已使得氣候變遷成為全世界須共同面對的課題。台灣對於氣候變遷相關災害(climate-related disasters)的討論,以環境災害為多,主要可分為淹水災害,坡地災害與乾旱等三類,無論個別或合併性的發生,都會對社會與經濟發展造成重大影響,2009年的莫拉克風災,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環境因子當中,『降雨量』可以被看作是最主要的災害風險驅動因子,科學家已發現過去一百年間台灣的氣候狀態已有明顯的改變,根據經濟部水利署所公布的降雨資料(圖1),年雨量高的越高,低的越低,高雨量與低雨量發生的間距也越來越短,極端化之趨勢明顯,預估未來的氣候可能呈現乾濕季分明,豐越豐,枯越枯的現象。


圖1.近六十年來豐枯水年變化趨勢(修正自水資源領域行動方案102-106年,經濟部,2014)

在極端事件與災害的發生日漸頻繁的當下,除了強化工程與技術上減災,救災的能力之外,在概念上是否也應該發生相對應的轉變?以及,對空間規劃專業來說,既然『極端』的發生已不再少見,有沒有可能打破過往建構在『現況』所做的假設,正視變化發生的可能性與不確定性,引導城市慢慢長出變動中持續發展的能力?在『氣候服務與空間規劃』專題中,我們嘗試以『氣候服務(climate services)』這個概念為核心,就氣候變遷研究,概念發展與都市議題鍵接等議題進行一系列的探索與討論。

  • 氣候服務

氣候服務是一個企圖將氣候知識轉化為服務資源的新興領域,以『決策者』為主要的服務對象,藉由科研知識的產出,傳播與交流,協助決策者來回應氣候變遷與其所帶來在環境,社會與經濟面向上的影響。根據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sation, WMO)所發布之『全球氣候服務綱領

(Global framework of climate services, GFCS) 如圖2』,氣候服務的工作內容可以分為五類:使用者互動平台(user interface platform),氣候服務資訊系統(climate services information system),觀察與監測(observation and monitoring),研究,模式與預測(research, modeling and prediction)以及承受度發展(capacity development)。GFCS同時也就特定議題,如島嶼國家,調適政策等,進行系統性分析與整合性的研究,並公開其研究成果以強化資訊交流1


圖2. GFCS網站 http://www.wmo.int/gfcs/

  • 困境與回應

氣候服務並非第一個建立在氣候變遷決策科學上的概念。有鑒於氣候變遷的地方差異與高度不確定性,聯合國氣候變遷調適政策綱領(UNDP Adaptation Policy Framework) 早在2000年代初期,便將『調適(adaptation)』視為在對應氣候變遷相關議題上,與『減緩(mitigation)』同樣重要的概念(Burton et al., 2002, Lim and Spanger-Siegfried, 2004),『調適』一詞,在概念上肯定了不確定性的事實,企圖以變動為基本假設,提出對應的措施與行動方案。在這個概念之下,歐洲各國陸續發展出許多決策發展構想與執行步驟建議,如英國氣候衝擊計畫的調適精靈(UKCIP Adaptation Wizard),歐洲氣候調適平台的調適支援工具(CLIMATE-ADAPT Adaptation Support Tool)等。在台灣,由行政院科技部補助之專題計畫,氣候變遷調適科技整合計畫(Taiwan Integrated Research Programme on Climate Change Adaptation Technology, TaiCCAT),將調適發展分為問題界定,現況評估,未來風險推估,調適選項設定,調適路徑規劃及監測與修正等六步驟(圖3),以進行跨領域整合研究,也是嘗試將調適概念轉化為空間治理步驟的一例。


圖3. 氣候變遷調適科技整合計畫(TaiCCAT)所界定之決策支援六步驟

儘管調適科技的發展凸顯了決策在回應氣候變遷議題上的重要性,在落實上,調適政策往往因為缺乏科學性的論證分析,而訴諸於抽象性的發展建議,無法提出真正『因地制宜』的策略與行動方案。這樣的現象一部分歸因於空間治理本身的複雜性,一部分歸因於氣候變遷的高度不確定性,一部分則反映出缺乏跨領域對話的傳統科學研究方法以及科研成果與決策管理的低度連結。例如,環境科學研究主要探討自然環境的發展與變化,鮮少針對空間決策,如公部門主導之大型開發計畫,所造成的衍生性環境影響進行討論。而決策科學在調適治理上的討論,主要關心與地方利害關係人之間的公私協力,知識轉移與政策流動 (Ugolini et al., 2015),缺乏對環境議題的回應,如空氣污染,溫度與降雨型態變化及都市熱島效應等。

有鑑於此,氣候服務以『鍵接』科學研究與決策服務支援為主要目標,強調跨領域間的知識共享與經驗交流。van den Hurk et al. (2016) 以『行動性研究(actionable research)』來說明氣候服務範疇下的科學研究。強調科學服務在行動上,藉由量身定做(tailored)的資訊與知識提供決策服務。早期的行動性研究主要關心自然環境變化,如海平面上升,可能對社經發展造成的衝擊與影響(Bosello et al., 2007, Bosello et al., 2012),近年則深耕於社經發展的環境要求與氣候敏感度間的討論,如Rose and Krausmann (2013)探討韌性指標的發展與產業復原,Steininger et al. (2016)利用跨部門均衡模型(a multi-sectoral computable general equilibrium, CGE, model)推估奧地利各經濟部門在氣候變遷條件下,GDP及福祉上的變化,以了解各經濟部門對氣候變異的敏感度及其產業關聯性,作為經濟發展政策規劃之參考依據。Grillakis et al. (2016)界定旅遊氣候指標(Tourism Climate Index),並從區域氣候模式(Regional climate models, RCMs)探討溫度上升對歐洲夏季旅遊的影響,其研究成果具體呈現出特定地區 i.e., 南歐部分觀光熱點,在重新規劃旅遊產業發展上的必要性。

不同於上述以產業為主體的討論,Street (2016)從歐盟Horizon 2020所進行的氣候服務路徑工作營(Workshop of a European roadmap for climate services),談氣候服務在社會與經濟面向上的發展。他認為,氣候服務發展的主要挑戰有三:確保市場成長,建立行銷網絡,並確保氣候服務的品質與相連性。唯有強化氣候服務在社會人文領域,特別是經濟發展上的應用,方能樹立氣候研究的經濟效益與決策價值。荷蘭規劃專業近年來在三角洲都市(Delta cities)2,水患風險(flood risk)與空間規劃(spatial planning)上的討論,除了藉由創新性研究,如飄浮屋等,強化面對淹水風險的能力,具科學研究依據的空間發展規劃策略也成為國際交流與經驗分享的範型,藉此樹立其在面對氣候風險上先行者的地位,連帶提高投資信心與產業發展,可以作為氣候服務深化於經濟發展的一例(Lu and Stead, 2013, Francesch-Huidobro et al.)。

https://youtu.be/ODwIhkyLr1E

  • 誰來決定?

看見氣候變遷在決策上的缺口,氣候服務強調科學研究轉化與在應用面上的實踐,提供客觀資訊作為決策參考建議。而在這一系列的討論之中,『決策者』似乎被當作是一個至關重要,卻均值化的接受者,對其屬性,構成與社會網絡缺乏更細緻的了解。科學家對決策者似乎有著蒼白的想像:決策者=公部門專業者,理所當然的能夠理解,吸收艱澀的科研成果,並作出『正確』的決定。

以公部門專業者為主導的決策過程,也在1990年代開始受到挑戰。事實上,並非所有的『計畫』都能如預期的被實現,許多資源不僅閒置,也在再使用的過程中耗損。此外,隨著自由經濟的發展,私部門在空間發展上的重要性逐漸增加,在供應與需求的壓力之下,可能會使公部門對既有的規劃政策做妥協,以滿足市場機制。市民的參與是另一股由下而上的力量,結合特定環境意識所發展的公民運動,不僅遍地開花,也是推動地方行動,回應氣候變遷議題的關鍵力量。

誰來決定?從空間規劃的角度,我們認為,氣候服務的發展應能對決策者的多元性有更深化的探討,尊重決策專業,並藉以了解其服務對象,才能產出更貼近實務的服務內容。同時也應體認,在決策者多樣化的狀態,所謂的『正確』就更需要花時間討論與琢磨。科學研究所提供的也許不是理論分析得來的解決方案,而是一個藉由資料呈現以認識變動,並相互了解的溝通平台。

註:

1. 相關技術報告如: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SATION, W. & GLOBAL FRAMEWORK FOR CLIMATE SERVICES, G. 2014. Implementation plan of the global framework for climate services. Geneva, Switzerland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WMO)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SATION, W. & GLOBAL FRAMEWORK FOR CLIMATE SERVICES, G. 2016. Climate services for supporting climate change adaptation supplement to the technicalg guidelines for the National Adaptation Plan process. Geneva, Switzerland: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sation, WMO.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W. 2016. Climate prediction for small island nations: managing risks, maximizing opportunities. Geneva, Switzerland: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sation.

2. 請參考 http://www.deltacities.com/


沛文照片
P. Lu
台大地理系,成大建築所,Lund University與TUDelft系友,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地理系菜鳥老師一枚。擅長氣候變遷,韌性城市發展與國際比較研究。相信有愛有溫度就可以一直走下去。
作者的其他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灌溉支持作者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